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研究性学的、搞导弹的、种菜的都来了,阿里到底有多少“跨界神人”?

iwangshang / 章航英 / 2020-07-29

摘要:选专业时,最重要的是什么?

天下网商记者 章航英

2020年,中国有1071万人参加高考。对这千万人而言,高考结束了,人生却才刚刚开始。

随着多地高考成绩出炉,他们到了又一重要抉择时刻——报什么专业?

社畜们常常调侃,现在工作时候流的泪,是当时选专业时候脑子进的水。

不过,专业固然重要,但是远远没有到“一锤定终生”的程度。根据麦可思研究院的调查,全国本科毕业生从事专业相关的工作比例大概只有71%。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学的是英语,不懂技术;阿里云创始人王坚的专业是心理学;阿里“码神”多隆和技术大牛林昊,学的是生物学。

在阿里,除了这些跨界大神,还有不少“职业和专业毫无关联甚至大相径庭”的牛人。比如一位曾经造导弹的同学,现在是淘宝特价版的商家运营;一位曾经的摄影大神,做了产品经理;一位曾经学种菜的,成了支付宝的服务小二……

尽管专业职业不一,但大学时的专业理念和方法,却仍在多年后深刻地影响着他们。

以下是他们的自述,是经历、是经验、也是一些“过来人”的心得。

“不要给自己设限”

张艺思(弋天)

曾经的种蔬菜能手,现在的蚂蚁数字金融服务小二

我来自高考大省河南,念的是南京农业大学,专业是园艺。

有一个误会,我原以为这个专业会跟设计、艺术有关,但事实上这个专业偏向农业类。和它很像的一个专业是园林,它才是偏向设计的。因为一字之差,我其实报错专业了。

大学学的比较多的是理论知识,涉及到一些实操课程,还要下地去种菜。本科毕业后,我觉得学得还是比较浅,就继续学习农业细分专业“蔬菜学”。我开始深入学习蔬菜知识,比如作物本身的生长机理、改良方法、品种培育等。

由于生命科学涉及很多实验,所以快毕业的时候我其实没有太多时间去找工作。

其实在大学的时候,我已经在阿里云客服平台兼职了一两年,也了解到毕业可以内推。所以毕业的时候,我直接投了简历,然后很顺利地应聘上了。

我的专业比较小众,工作的选择性也不多,我当时也没有特别想做的工作。做研究可能不是我的一个规划,还不如进入一个平台,有机会了解一些新兴的知识。我本身对互联网科技和产品感兴趣,专业没有学这个,工作接触也是另一种路。

我刚在阿里待了一年,一些比较难解决的问题会反馈到我这里,由我给出一个最终的解决方案。目前的工作偏向流程的执行,希望将来有机会参与优化流程、改造流程和制定流程。

大学不仅仅是专业知识的学习,而是带给你一段人生的经历。除非你现在有特别热爱的事情,那就一定要选相关专业,这会让你的理想变成现实。如果没有的话,就没必要给自己设定界限。

如果你热爱生命科学研究的话,愿意沉下心来做研究,为中国农业事业做贡献的话,还是很推荐园艺学的。做得好的话,也可以很“伟大”。

你现在做的任何决定,当然会影响你的未来,但都不会是决定性的影响。不要担心未来,因为未来有无限可能。

“走过的路都算数”

君潭

曾经研究导弹的博士,如今的淘工厂小二

我2002年考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九年时间从本科直博读到博士。我的专业是自动控制,比如应用在飞行器控制,让飞机的航行路线哪怕在强风的作用下保证稳定。2011年博士毕业后,加入中国航天,开始研究导弹、航天飞船的控制与仿真,以及2013年开始做一些航天相关的工业互联网的事情。直到去年1月份,我加入阿里巴巴淘工厂。从航天到互联网,无论是专业还是工作经历,听起来都和我现在的工作风马牛不相及。

跨界的契机是在2018年,当时看到马总提的“新制造”,希望用技术去赋能更多的制造工厂,这个想法一下子把我吸引了。因为我当时已经开始研究如何用云计算、大数据等互联网技术来赋能导弹制造,而这些工业互联网思维和马总提出的用数字技术去颠覆制造业是高度契合的。因为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这些高精尖技术虽然已经在大型工业企业已经开始应用了,但更能代表“中国制造”的千千万万小型制造企业离这些高精尖还很远。所以我想在阿里的平台上更深入到这些中小企业去做一些创新。

之所以选择阿里,是因为这里的文化是不给人设限。记得当时面试的时候,我也问过主管,阿里好比是一支顶尖篮球队,但从航天来的我好比是个足球运动员,到阿里来你期待我像樱木花道一样快速成为优秀的篮球选手还是什么?他回答:我希望你结合篮球和足球的经验搞一支手球队出来。听到这个回答,我毫不犹豫决定来了。

我现在淘工厂直营的供应商管理和商品服务管控,根据消费者需求对源头厂货进行反向定制。虽然对象从导弹变成了牙刷脸盆,但赋能中国制造的大方向并没有变,只不过在领域上从重工业变成了轻工业,从几千万的导弹变成了九块九包邮的电动牙刷。

确实专业内容会有很大变化,但我觉得方法论上没什么变化。以前我的自动化专业作为工程类专业,第一件事就是赋能,而不是管控。在阿里我现在做得最多的,也是赋能商家。比如一个线下加工厂,习惯的是大卡车拉货,反而自己是没办法一天发几千个快递到不同城市不同消费者手中。虽然我负责管供应商和管服务,但我并不是建规则罚商家,而是从赋能角度帮助商家形成更好的物流发货能力。我们去年和菜鸟一起在很多快递转运中心的楼上建立了一套产地仓的体系,把商家的货从工厂拉到了转运中心,不仅让商家的快递费更加便宜,还帮助商家能够依托专业化第三方机构打包和及时发货。

专业上我会建议学习工科,比如我的专业——自动化。因为这个专业覆盖的学科很多,需要学数学、力学、机械、材料等多个课程。本科阶段学的东西越多,未来的可能性越大。我同学从北航自动化专业毕业后不光只有去航空航天的,有的去做空调控制温度,有的做互联网金融控制风险,当然还有像我这样跨家做完全不同的互联网。

走过的路都算数,要在大学里尽可能去经历不同的人生体验,学更多的东西,参加更多的社团,认识更多的朋友。人生就是先苦后甜。要尽可能的博学,为自己的未来去创造可能性和选择空间。

“好奇心比具体做哪个专业更重要”

贾朔

曾经的摄影大神,如今的唱鸭产品经理

我毕业于伦敦艺术大学摄影专业。拍的照片登过报,也在国内获得一些奖。

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新浪的摄影记者。转行比较偶然,当时在新浪有很多机会可以接触到运营和产品一类的工作,慢慢地就对这些领域比较熟悉。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我在新浪转行成为产品经理,后来在2016年来了阿里。

在阿里我做出了唱鸭这个产品,得到很多人的喜欢,也算是对我作为产品经理这一行的正向反馈吧。摄影成就的是个人,但开发一款好的产品,服务的是更多人。我从小学习钢琴,希望通过唱鸭,也能让更多人感受音乐的快乐。

学习摄影对我现在做产品经理有很多深远的影响。因为摄影师的经历,我比较擅长观察人,观察用户,这对于怎么做产品比较重要。

我认为,产品经理最重要的品质,一个是想象力,还有同理心。同时,作为产品经理需要两个方面的积累:一方面是思考问题的逻辑性,另一方面还是需要一些人文情怀,对创造出什么价值、对这个社会、对某一个事情要有自己的看法,还需要有一种内层的驱动力去设计一个产品。目前产品经理的招聘一般不看专业。

我不会给自己贴上一个固定的标签,而是更多地去追寻一定阶段想完成的一件事。比如说现在,我会专注互联网音乐产品这一领域,继续完善唱鸭。

这个目标需要我成为一个产品经理,我就去做产品经理,如果需要转换成其他角色,那就去做其他的。

我觉得,什么专业其实不太重要,好奇心比具体做哪个专业更重要,要感兴趣,然后尽可能地用好奇心去探索。

“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袁雷(宗布)

曾经的性社会学博士,如今阿里“最拉仇恨”的小二

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专业。当时报考这个专业,是冲着导师潘绥铭去的。他是“中国性学第一人”,从1997年起,进入过中国20多个“红灯区”,访谈过100个“小姐”,最终出版了研究中国地下性产业的《存在与荒谬》等专著。2000年,我也曾跟随他开展调查,了解不同人对性的看法,从中了解时代的变迁。

2014年,我来到阿里,在客户事业体验群工作,专门制定交易纠纷规则,从前期交易到售后赔偿,十分庞大琐碎。违反我们规则的店铺会被关停,所以很多人叫我“最拉仇恨”的小二。

工作和专业看起来没关系,其实有很大的关联。

阿里巴巴用户数接近10亿,互联网也是个社会,而规则是社会两性运转的基石。在淘宝上面,有以买家卖家等为主的各种社会角色,他们其实也是另一种“两性”。我们制定规则,也需要洞察。在这背后,用到的社会学和研究方法是一脉相承的。

在社会学中有一个概念叫“社会安全阀”,讲的是指在不破坏结构的情况下,察觉到敌对情绪,将其提前释放,维护社会稳定。我觉得我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角色,通过洞察商家和消费者双方的需求,在矛盾爆发前,及时通过规则的调整进行引导和纾解。

如果你念社会学,那么还挺适合这份职业的。因为建立规则的过程,也是通过复杂的现象发现不合理的部分、改进并完善它的过程。

关于专业,我想,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不要太投机,踏实学就行。

“未来除了高考之外还有另一条路,会更精彩”

王伟(万北)

曾经的高考落榜生,现在的高德工程师、抖音网红

我叫王伟,但是我喜欢大家叫我王“菜鸟”,因为菜鸟这个词更让我安心。

我来自陕西西安一个农村,初三经常上网、打架,高考很自然地落榜了。我选择了复读。也就是决定复读那一天,我顿悟了。高四差不多算洗心革面,拼命学习,最终考上西安科技大学,一个双非大学。

因为当时我们村有人学通信,听说工作后待遇非常好,于是爸妈让我念了通信。我并不了解,以为是做手机的。

大学里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编程,很快爱上了,后来拿了不少奖。当时的老师说,学编程有机会进入BAT,年薪起步十几万元。

王伟(左)在阿里

对于一个双非学校学生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我记得毕业的时候去应聘,经常听到的一句话是,“双非同学请离场”。我没有离开,我选择了“霸面”。这对于内向的我来说很不容易,但我抓住了机会,听说当天100多个霸面的人中,只有我得到了这个机会。

2019年,我来到阿里,负责高德地图的充电地图和加油等车主服务项目研发,通过大数据算法,帮车主找到附近高性价比的充电桩。

这是我毕业第三年,已经在西安买了房,接下来打算买辆车。

工作之外,我还在抖音发视频,分享自己的经历,现在有79万粉丝。我曾经在别人的故事中得到力量,现在希望把力量传递下去。哪怕粉丝中有一个人看到后改变了,也值了。现在,我已经收到了不少粉丝的反馈。

专业方面,还是听自己的吧。对很多人来说,高考是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很多人会想不清楚自己的未来,有人会因为成绩低于预期而放弃。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坚信未来一定有一条路,高考之外的另一条路。我总是跟自己较劲,因为我相信越努力越幸运,跑下去,天一定会亮。

编辑 徐艺婷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