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中国姑娘嫁南洋,父亲绝交,当地歧视,靠这门生意翻了身

iwangshang / 蒋菲 / 2020-07-09

摘要:她在马来西亚实现经济独立,赢得当地人尊重。

天下网商记者 蒋菲

广东姑娘巫丽芳,在30岁那年作了一个无法回头的决定,孤身嫁到马来西亚。

为了爱情,她失去了年入15万的工作,爱他的父亲,家人的支持。在陌生的城市,跨国婚姻的挑战无处不在,从嫁过来的那天起,周遭人总将她不怀好意的标签为“依赖男人的中国女性”。无数或轻蔑,或鄙夷,或嘲讽的语气像冰雹一样砸在她身上。

半年后,爷爷离世,她却没钱回国见老人家最后一面。巫丽芳发誓,要靠自己实现经济独立。8年来,她依托电商加物流,买房、开公司、当老板,从被嘲“中国妹”到获尊称“巫女士”。

杭州小伙缪玉杰,在他25岁这年,拿到来自泰国的第一笔订单。

他创立的跨境服装电商平台“Jollybuyer”,打入泰国、马来西亚等市场,他的买手团队活跃在海外和杭州总部,把中国原创的潮流服饰传递到东南亚。

在马来西亚,无数个中国媳妇“巫丽芳们”凭借电商逆袭;在中国,无数个年轻创业者凭借跨境的风口实现梦想。他们的南洋现代启示录正在不断上演。

初到马来

“你们那边的厕所就两块板拼的,人随时会掉下去。”

面对陌生大姐的质疑,巫丽芳只能不厌其烦的解释,中国绝大多数家庭有独立卫生间和马桶,这类厕所已经很少见了。

对方听了,面上更是不屑,提高音量,一脸笃定地说“怎么不是,我去那边旅游都是这样的。”

巫丽芳知道一时无法改变偏见,只能沉默着办理手上的业务,她在马来西亚一家华人社群公司做执行秘书,每天处理访客的业务需求,被嘲讽的情况三天两头发生。

来会馆办业务的一般是马来当地的老年人或者中年妇女,一听到巫丽芳开口说话,立刻能从她的口音里捕捉到重点,“咦,你是中国人哦。”不仅语气瞧不上她,态度也是颐指气使。

巫丽芳要是上个厕所,不在岗位上,她们就会说“中国妹,就是不靠谱”。

巫丽芳

敏感的巫丽芳一回家就红了鼻子,向老公抱怨,“我又没做错什么,就因为嫁给你,还要受这种气!”

她越想越委屈,为了爱情远嫁到马来西亚,不仅放弃了国内拥有的一切,还跟自己的父亲闹翻。

此时是2012年1月,巫丽芳只身一人跟着丈夫来到马来西亚定居。此前,两人在巫丽芳的老家广东惠州相识相恋,丈夫是马来西亚第三代华侨。

巫丽芳与丈夫、婆婆

婚前,巫丽芳拥有稳定的事业,她和朋友合开一家设计公司,在4年多的经营下已经能够盈利,每年底薪加分红有15万左右的收入。

打一开始,巫爸爸就不赞成这段恋情。女儿要是去了国外,山高路远,没人给她撑腰,“你要是突然想吃你妈做的饭怎么办”。热恋中的巫丽芳当然不觉得这是问题,一心要走,为此巫爸爸长达2年不愿主动联系她。

没见到爷爷最后一面

到了马来西亚后,巫丽芳很不适应当地的语言环境,虽说住的地方是华人聚居区,但是出去点菜必须要由丈夫陪着。

当地人对中国媳妇的态度非常标签化,“小龙女”“骗钱的”“中国妹”这样的形容词经常飘进她的耳朵。明明都是东方面孔,说出来的话却不是亲近,而是质疑“你们那边有香蕉吗?”

“你们平时洗澡吗?”

巫丽芳还发现,中国籍很难在当地找到高薪的工作,这导致中国媳妇在经济基础上会完全依赖男方。幸运的是,她到马来2个月后,就找到了执行秘书的工作。不幸的是,月收入1200马币,才2400元人民币。

巫丽芳

她从没想过父亲的那句“要是想吃妈妈做的菜怎么办”真的成了问题,当地没有几家中餐厅,她想吃川菜,跑到吉隆坡市中心才勉强找到一家店。更别说她是客家人,想吃客家传统菜酿三宝,根本找不到,只能自己买了食材学着做来吃。

离开时这些都不是问题,落实到跨国婚姻的日常,偏偏都成了问题。

最令她难过的是,刚来马来半年,爷爷病重,由于收入低、手头紧,直到爷爷过世,巫丽芳没能成功回家,见老人家最后一面。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暗下决心要实现财务自由。” 巫丽芳回忆到,尽管上班就免不了不怀好意的嘲讽,她还是顶着头皮坚持。庆幸的是,她的家公、家婆、丈夫支撑她,碰到闲言碎语,家公家婆第一时间替她出头“我家媳妇不是你们说的这种人。”

长了绿毛的变质食品

转机出现在第二年,朋友听说巫丽芳嫁去了马来,询问她“马来西亚的燕窝很有名,能不能帮我带点?” 巫丽芳这才意识到,广东人喜食燕窝、海参、花胶,以前朋友们还专门去找香港代购,自己干嘛不做燕窝代购呢。

她兴匆匆跟丈夫说了这事,开始了解清关知识,她发现干品燕窝是初加工禽类产品,需要经过检疫等程序,不允许入境国内,但是罐装即食燕窝可以。

丈夫用自己的人脉帮她联系上几家燕窝加工厂,爱折腾的巫丽芳就去实地走访燕农和燕窝的生产厂家,最后挑选了一家和马来当地大型连锁药店都有合作的加工厂。这样一来,她从燕农处采购的干品燕窝,可以送到加工厂制成罐装燕窝寄回国内。

2013年8月,巫丽芳的第一笔代购发货了。从此,巫丽芳一发不可收拾,开始了自己的代购事业,清单包括燕窝类滋补品,咖啡、千里追风油、榴莲糖、米糕、车仔面等等。

依托着朋友间的口耳相传,巫丽芳的订单纷至沓来,没多久她接到一个食品大订单,100公斤的马来西亚榴莲糕。

然而当国内买家万分欢喜的打开包裹,却是一堆长了绿毛的变质食品,买家追着巫丽芳要说法。巫丽芳复盘这个订单经过,恍然大悟,榴莲糕保质期只有一个月,她找的马来西亚物流公司清关不顺,导致客户3个月后才收到。

这笔订单,反让巫丽芳赔了8万元人民币,对事业刚起步的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件事处理完,她再也不敢碰保质期短的食物。在物流上吃的亏,化成利刺插进她心头。

副业比主业多赚10倍钱

巫丽芳做起跨境电商后,她和父亲的关系才开始破冰。因为当时从马来西亚发回国内的包裹都是集包,得先寄到国内某个地方,再拆出来分成单独的包裹寄给相应的客户。

谁能承担这份工作,还是巫妈妈巫爸爸揽了下来,他们曾担心女儿去了国外无法撑腰,碰上女儿要帮忙用得上他们的,总是默默站出来。

2015年,靠代购挣下的钱,巫丽芳出首期买了房子,跟丈夫搬出了公婆家。到了暑假,她就把父母接过来住一个月,加上丈夫从中调和,父女两人的关系日趋缓和。

经济独立后,她发现周围人的态度变了,以前喊她“中国妹”的大姐称呼她为“巫女士”,还会拉着她热络地问,“我有认识的燕窝加工厂家可以介绍给你,要不要?”甚至有人会明确暗示,想跟她有业务上的资源置换。

到了2016年,表姐联系巫丽芳,让她把生意搬到淘宝上来。表姐有个淘宝店和专门的电商运营团队,主攻美国市场,看到巫丽芳在马来这块有了突破,干脆让巫丽芳把她的商品搬上淘宝。

随着电商平台的成熟,网店的生意越来越好,2017年,巫丽芳辞去了文秘工作,专职做跨境电商,辞职前她的月收入是2000马币,而副业收入是主业的10倍多。

能娶中国媳妇很光荣

2018年,巫丽芳的淘宝店SKU达200余种。也是在这一年,巫丽芳找到了在马来西亚试水快递业务的百世集团。最近几年,中国快递公司出海迅猛,东南亚成了复制中国模式的热土。

通过百世集团C2C跨境直邮进口业务,巫丽芳的物流成本下降了1/3,时效也得以提升,国内的买家4-8个工作日就能拿到马来西亚直邮空运的包裹,这让她重拾做食品的信心。

去年2月,巫丽芳在马来西亚代理了一家百世快递网点,从快递消费者转变成从业者。

巫丽芳代理了一家百世快递网点

为什么加入中国快递的出海潮,这是她基于马来西亚本土快递服务作出的选择。即使是使用马来西亚当地最大的快递公司,从巫丽芳所在的巴生发到吉隆坡,路上要走一周,件到哪里也查询不到。她在当文秘的时候就发现,寄给会员的信件经常石沉大海。

客户去领快递,司机全把件扔车上,让人自己猫着腰钻进去找。当地大多是排屋,快递员站在铁门口,隔着栅栏往里一扔就算把快递送到了,服务质量难以保障。

“随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发展,马来西亚当地很多华人做起跨境电商,尤其是我这样的中国媳妇,我们靠着电商实现财务自由和经济独立,也让马来西亚燕窝走出去,改变当地人对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女人的印象。”巫丽芳解释道,她代理百世快递帮当地华人做进货渠道,帮更多的华人抓住商机。

巫丽芳的客户中,有一个中国太太的先生是养鱼的,收入微薄,靠妻子做电商反而给家里带来了不错的收入。国内疫情最紧张的时候,她从马来西亚给广东老家的父母、亲戚寄去了口罩等防护用品,并在百世集团的帮助下,将马来西亚华人捐赠的防疫物资对口捐赠到武汉。

经此一疫,她相信,“中国到马来西亚这条商路带给我的,不仅仅是财富,更是尊严。”如今巫丽芳和丈夫出门,当丈夫向别人介绍起太太来自中国,对方会一脸羡慕地说,“你运气真好啊,娶了中国媳妇。”

中国快递物流出海架桥

中国快递物流企业出海,使海外商品进入中国更加便捷的同时,也全力推动中国优质品牌走向国际市场。

25岁的浙江小伙缪玉杰也深有体会,他合伙创办的Jollybuyer快时尚跨境电商平台,专门面向东南亚市场。于2019年4月25日上线,晚上11点32分,“叮咚”一声迎来首笔订单,一位泰国女士购买一件连衣裙、两件T恤,总计550泰铢,换算成人民币约100多元。

缪玉杰兴奋地在公司群里发上550块钱的红包,员工跟他开玩笑,“钱还没赚,已经亏了400!”

线上第一笔订单产生

创业初期的缪玉杰和巫丽芳一样,遭遇代理商物流公司的路由信息更新缓慢,泰国当地的快递公司也无法及时反馈收货信息,导致回款周期被拖长。

“在国内,货到付款,当天就能收款,而货物寄到泰国,回款日最少要30天,其中23天是耽搁在物流上。”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每一笔迟到的回款都有可能是拖垮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缪玉杰同样抓住了中国快递物流企业的出海红利,去年9月中旬,他们开始发现百世集团的快递业务在泰国已经实现了全境覆盖,其中大曼谷、外府地区等核心区能实现次日达,主动找到了百世方达成合作。

依托百世集团在东南亚铺设的物流网络,缪玉杰把国内优质的服饰和潮流输出到东南亚各地,尤其是随着客户签收时效的提升,回款时间也从30天缩短到15天内。

缪玉杰

截至2019年10月,百世已经打通中泰、中越的双向物流,实现跨境直邮。自今年7月2日起,百世在马来西亚、柬埔寨和新加坡的快递业务正式运营,推进在新、马、泰、越、柬五国的物流通路建设,实现与东南亚的海陆空联运。

7月6日,百世又正式上线中国至东南亚B2B、B2C、C2C全场景“门到门”寄递服务,为跨境电商客户提供全链路、一体化跨境物流服务。

新时代的“下南洋”故事,正在被这一代的电商人和物流人书写,他们的沉浮挣扎,他们的光荣与荣耀,也许没有动辄上亿的注脚,却依然值得被记录。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