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新冠神药排队上市,印度药厂开挂了?

iwangshang / 王安忆 黄天然 / 2020-06-24

摘要:印度不是药神,但有很多大神。

天下网商记者 王安忆 黄天然

“最短只要三天,就能治愈新冠肺炎患者。”

6月23日,印度制药公司帕坦伽利·阿育吠陀宣布推出一种新冠特效药,消息一出,瞬间点燃了印度各大媒体的热情,大肆宣传赞扬。

今日印度报道

令人尴尬的是,只过了几十个小时,这款新冠“神药”的宣传就被印度政府紧急叫停。

眼下,全世界都在努力研发新冠疫苗,寻找新冠特效药物。而在有“世界药房”之誉的印度,却不止一次传出了新冠特效药的好消息。令人困惑的是,印度的新冠确诊人数却在一个劲儿猛增,眼看就要逼近50万了。

50块钱保你百分百转阴

帕坦伽利公司是一家生产草本牙膏、化妆品、面条和果酱的大型公司,该公司最大特色在于广泛应用了印度传统疗法阿育吠陀,在生活用品和食物中加入印度传统草药进行销售。

帕坦伽利公司创始人兰德福是印度瑜伽大师

在帕坦伽利公司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其创始人兰德福手拿两瓶白绿相间的药瓶称,该药已在新冠患者身上做过两次临床试验,结果令人欣喜。

“在印度国立医学机构的帮助下,我们在95名新冠患者身上进行临床试验。试验仅3天后,69%患者的病毒检测转为阴性;7天后,100%的病人病毒检测呈阴性。”兰德福表示,在德里、艾哈迈达巴德等地,已有280名新冠患者接受了临床试验,也全部都被治愈。

这款神药以套装形式出售,包含用多种印度传统草药制成的药物和滴鼻剂,一套价格仅为535卢比(约合人民币50元),可以使用30天,预计一周内就在印度开售。

然而,这款号称“具有100%治愈率和0%死亡率”的新冠神药,并未得到印度官方和医生们的认可。

北阿坎德邦政府负责推广印度传统医学的阿育吠陀部表示,他们确实根据帕坦加利公司的申请颁发了执照,“但是他们没有提到新冠肺炎,我们只批准了增强免疫力、改善咳嗽和发烧症状的疗效许可证。”

印度卫生部则希望帕坦加利公司提交这份神药的细节,包括名称、成分、研究过程详细信息,以及临床试验患者样本量和它所遵循的治疗方案。

不少印度医生也表示,“尽管我们相信印度传统医学,但是任何药物被证明有效前,都必须经受大型临床试验的检验。”

一款神药助推股价飙升30%

遭到质疑的“神药”远不只这一款。

6月20日,总部位于孟买的Glenmark制药公司宣布推出新药FabiFlu,以治疗“轻度至中度”新冠肺炎患者。

Glenmark在一份声明中称,引入该药物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发展”,当地新闻头条称其为“印度第一种口服新冠药物”,而其他人则称其为“好消息!”

FabiFlu是处方药,推荐剂量为第一天早晚各一次,每次9片;第2天及之后早晚各一次,每次4片,最多服药14天。

FabiFlu一盒一板34片,最高零售价为3500卢比(约合人民币327元),最大疗程14天服药总量为122片,成本为14000卢比(约合人民币1310元)。

Glenmark发言人称,“FabiFlu有潜力改变游戏规则,将减轻印度医疗体系的巨大压力。”

消息一出,Glenmark的股价在短短两天内上涨了35%。

然而,关于FabiFlu的大肆宣传,却加大了医学界的压力。

在印度南部城市海得拉巴,医生被患者求着逼着开FabiFlu的处方,“他们在医院大闹,质问为什么不给他们开这药。”

说了这里,FabiFlu到底是什么何方神圣?其实就是印度版的法匹拉韦。

法匹拉韦,中国人基本都知道,这是日本富山化工制药公司研发的抗病毒药,各国治新冠的时候都试过,但只是作为一种实验治疗药物。

日本政府原计划5月底之前批准法匹拉韦用于治疗新冠,但在月底宣布延迟批准,因为现有研究缺乏对照,无法明确证明疗效,而且在动物研究中,法匹拉韦被证实存在出生缺陷风险。

针对Glenmark毫无根据的炒作,印度卫生部副总干事瓦尔马博士发出警告,“是否使用该药物不应由患者决定,必须由医生指导服用,使用前还需要患者签署同意书。”

也有印度医生指出,无论如何,FabiFlu是一种处方药,而且一次需要服用9片,擅自用药可能会影响肝脏健康。

印度人还有大量新冠神药

是药三分毒,任何一种新药,都需要漫长广泛的临床试验以证明其安全性,然而印度人从不缺乏以身试药的勇气。

5月9日,印度一名药剂师自制了一款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服用后当场毒发身亡。

这名药剂师名叫西瓦内桑,现年47岁,生前曾在制药企业苏贾塔生物技术公司工作,研发过多款药品配方,但多为天然药材制作而成。

5月7日上午,西瓦内桑根据网上查阅到的资料,从市场买回一种化学制剂,随后前往67岁的上司拉杰·库马尔家中。

药剂师西瓦内桑

调配好“新冠药物”后,西瓦内桑先让库马尔试服了少量粉末状混合物,随后自己将粉末融于水中饮用。

谁料,两人立即出现中毒症状,西瓦内桑因过量服药当场毒发身亡,库马尔被送往一家私人医院后侥幸救得一命。

在印度总理莫迪的老家古吉拉特邦,也有一款“抗疫神药”进入了临床试验。

印度政客曾鼓吹在牛粪里“泡澡”可防新冠

这款“神药”其实就是阿育吠陀中的传统药物五牛神药,过去被认为可治愈癫痫病、高血糖、关节炎等。

其原料包括牛尿、牛粪、牛奶、酥油、黄油,搅拌均匀后从中提取药物成分,制成药丸,患者需使用牛奶或温水服用。

印度医学专家瓦拉巴表示,五牛神药将在印度10家医院展开临床试验,届时会搭配专门的疗法一起使用,并把治疗进展记录下来,照现代医学临床试验规范进行分析,他还将发表一篇研究论文,供科学和医学界同行评审。

“全球努力研发新冠药物的当下,这很有希望提供一条新的治疗思路。”瓦拉巴说。

除了这些神药,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也坚持继续使用羟氯喹治疗新冠。

世界药房繁荣背后的代价

印度有“世界药房”之称,其制药业市场规模在2018年便已达到310亿美元,印度仿制药畅销全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满足了全球50%的疫苗需求。

印度制药业的繁荣,源于上世纪70年代印度政府出台的《专利法》。依照这项法律,印度取消了药品专利保护制度,并推行药品价格管制。

在政策绿灯庇护下,印度制药企业在第一时间仿制欧美国家的原研新药,而其他国家则要等药品专利期过期(通常要20年)后才能进行仿制。

无需承担高昂的研发成本和专利费用,印度仿制药靠性价比打开全球市场,印度制药企业也从1970年的2000余家发展到如今的2.3万家。

然而,能做仿制药,并不代表能做原研药,在全球顶尖研发药企榜单上,印度榜上无名。

2018全球市场份额排名前20的药企 数据来源:GlobalData

而且,欧美药企之所以能对印度仿制药睁只眼闭只眼,背后其实有一笔和印度政府心照不宣的交易。

多年来,印度政府一直默许欧美药企在印度展开大规模新药人体临床试验。

印度抗议者要求政府给予在药物临床试验中的死者足够的赔偿

近年来,在印度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登记的新药试验数字一直在增加,从2015年的859项试验,增加到2018年的3869项。

而印度中央药品标准监管机构(CDSCO)的官方数据显示,自2015年起,每年都有300多名印度人死于临床试验。

2015-2018年死于临床实验的志愿者人数 图片来源:印度斯坦时报

然而,由于这类死亡数据缺乏透明性,官方披露数字可能远远低于实际数字。

非营利组织SAM获取的数据显示,仅2005年-2017年11月,就有4967名印度人在药物试验和研究过程中死亡。另有2万多人遭受了药物副作用带来的不良反应。

这便是“世界药房”繁荣背后的代价。

参考资料

vice:Why Experts Are Worried About the Hype Around India’s Latest COVID-19 Drug

thehansindia:Hyderabad City doctors tread cautiously on Covid drug FabiFlu efficacy

theprint:Just 45 healthy cases, interim results, no peer review ⁠— how Patanjali found ‘Covid cure’

nature:India expands use of controversial drug for coronavirus despite safety concerns

hindustantimes:88 clinical trial volunteers died in 4 years due to direct side effects: Health ministry data

thenewsminute:‘No violations’: Baba Ramdev defends ‘Coronil’ despite lack of peer review

indiatoday:Coronil trends online after Ramdev launches coronavirus medicine kit. Best memes

Economictimes:Pharma wants a booster fund to push innovation

indiatoday:Coronil: NIMS director hails Patanjali's corona medicine as great breakthrough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