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湖畔开学日,他们给马云“上了一课”

iwangshang / 杜博奇 / 2020-05-31

摘要:41岁的武汉创业者当着马云史玉柱哭了。“湖畔值得骄傲的,是培养了什么样的精神”。

天下网商记者 杜博奇

当着马云、冯仑、史玉柱和几十位企业家的面,40多岁的宋迎春几度哽咽,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落下泪来。

是什么让一个大男人当众流泪?

宋迎春是湖畔大学一届学员,在武汉经营着300多家Today便利店。

疫情最灰暗的日子,他把妻儿送回老家,只身返回武汉,一个一个亮起便利店的灯箱。

那时,他每天要喝一瓶酒才能睡觉。“因为根本就睡不着,担心手机一响,哪个人万一被感染了怎么办。”

疫情之后,他很久走不出这种情绪,有一段时间都要抑郁了。

昨天(5月30日)上午,淅淅沥沥的阵雨中,宋迎春在湖畔大学第六届开学典礼上讲述了他的故事。

他不仅把自己讲哭了,也感动得校董冯仑摘掉眼镜,擦起了眼泪。

由于疫情,开学典礼推迟了两个月。而在过去几个月,人们学到了课堂上永远无法学到的刻骨铭心一课。

这是一个特殊时期的开学典礼。湖畔大学校长马云为学员们感到骄傲,“疫情之中,湖畔学员所反映出的这种状态,就是湖畔要的精神,湖畔要的价值。”

“关键的时刻,企业家就是要有企业家的担当。所有人都没有希望和信心的时候,企业家要比谁都相信未来。今天,世界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企业家精神。”马云说。

湖畔大学开学

武汉便利店逆行人

2月9号,正月十六,宋迎春坐上了南宁开往武汉的火车,整辆火车除了他几乎没人。

火车开了七个小时,宋迎春觉得就像过了7年。

武汉一天确诊2000多例,而他要杀回武汉,把停业的300多家today便利店一家家再开出来。

临行前,他烧了一桌子菜,对父母说,“你们不要再留我了,就当儿子不孝吧”。

火车驶入武汉站,望着车门,宋迎春发了一会儿呆。他不知道,火车门打开后,走出去面对的将是什么。

往年春节每天客流五六十万的武汉火车站,此时只有宋迎春一个人跳下火车。

阴雨绵绵,偌大的火车站空空荡荡,他“仿佛进入了电影里被世界遗弃的城市”。

他来不及多想,下了火车径直去走访门店,当天晚上就把所有在武汉的员工召集起来,开电话会议。

“大家能不能一起出来开店,能不能一起抗疫情、保民生。”

最危险的时候,鼓动大家出来,宋迎春说:“做出这个艰难的决定,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但是武汉的员工们响应了起来。

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很多店员甚至直接睡在店里,一个95年的姑娘在便利店睡了半个多月,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

为了补充人手,他把两个亲侄子,一个18岁、一个19岁,还有亲姐夫,甚至也从山东想尽办法接到了武汉。

一边是谈之色变的病毒,一边要把员工一个个推向一线,万一他们出了事,怎么交代?

那段时间,宋迎春几乎在崩溃的边缘了,每天都要喝一瓶酒,他才能睡得着。

就这样,一个人一个人沟通,一家店一家店开出来,到二月底,两百多家门店恢复营业。

他们给周边居民带来日用品和鲜食,还给医护人员免费送了120万份热饭热菜。

宋迎春最无助的时候,一度想放弃参加开学。他在湖畔大学的班主任说:“湖畔就是你来寻找力量的地方。”

那一刻,他被击中了,他说:“我应该让大家看看湖畔培养了六年的学员是什么样子。作为湖畔当时在武汉的学员,我觉得没有给湖畔人丢脸。”

“人肉口罩接力战”

当宋迎春逆行返回武汉之际,庞升东在新加坡亲自导演了一出“人肉口罩接力战”。

51.com创始人庞升东是湖畔三届学员,他拉来同学胡海泉在机场“刷脸”,人肉搬运80万只口罩回国,又借助居然之家老板汪林朋(湖畔四届)的物流能力运到了疫情重灾区黄冈。

1月23日,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庞升东决定马上采取行动,他派遣新加坡员工迅速采购了56万件物资。为了尽快运回国内,他还想到一个土办法——“人肉搬运”。

当时,奥普家居的吴兴杰(湖畔四届)刚好也在新加坡过年,庞升东就找到他帮忙。

1月28号回国,吴兴杰从新加坡带回去六个行李箱,全部装满了口罩,一路顺利。

庞升东长舒一口气,在朋友圈写道:“感谢湖畔同学亲自当人肉搬运工”。

这条路虽然走通了,但是人肉搬运,需要一个一个去沟通陌生人,效率不高。

一筹莫展之际,庞升东发现湖畔三期的胡海泉也在新加坡,就联系了他。

胡海泉在新加坡机场挨个向经过的中国游客机场“刷脸”:你认识我吗?我是胡海泉,我不是骗子。我们能把一些口罩放你的行李里带回国吗?这些都是准备捐给医护救人的!

胡海泉与庞升东在新加坡樟宜机场

胡海泉的“脸”挺管用,很快找到了三四十人帮忙,把全部物资运回上海。

胡海泉说:“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手机通讯录里面就两个人:人肉。”

一开始,庞升东就判断黄冈会成为疫情最严重的地方。黄冈人口750万,人均GDP只有3万多,“物资肯定奇缺无比”,庞升东说,“我的公司是做传媒的,对人均GDP很敏感,我们在全国有100多家分公司,知道在人均GDP只有3万多的地方,生意是不好做的”。

2月6日,顺风只能发武汉,发不了黄冈。庞升东于是找到居然之家的汪林朋,他是黄冈人,而且在当地有物流公司。通过居然之家武汉子公司,80万只口罩全部运到了黄冈。

马云说:“危机是全球企业家的大考,大家表现出来的这种担当,这就是湖畔要有的精神。”

“有晚上就会有白天”

岳立华17岁就辍学了,摸爬滚打半辈子,在下沉零售市场打出了芙蓉兴盛的招牌。

虽然没有正经上过学,可他是个十足的爱学之人。手机备忘录存了150部历史剧,从王朝兴衰中参悟企业成败之道。他习惯了凌晨四点就起床,把琢磨的事情记到小本子上。

当年做生意失败,把赚得钱一口气赔光,还欠了一屁股债,他蹬着三轮车去收废品还债,尝尽人间冷暖。

被命运逼到墙角,除了放手一搏,还有什么好怕的?

血性的背后,隐藏着成败的辩证法。

“很多人把侥幸当成了自己的能力。过去两三年,很多人不是死在做企业身上,而是死在盲目乱投资上。”

马云说,现在的经济形势、国际形势很复杂。形势越复杂,我们越要简单——看明白世界,想清楚未来。看明白和想清楚是两件事。明这个字,一日一月——有晚上就会有白天。

而刚刚过去的几个月,对所有企业家几乎都是一次痛击。

马云说:这正是湖畔一直强调学习失败的出发点。

研究失败,不是为了让你避免失败,而是当你面对挑战的时候,知道该如何应对。

经历了2013年的非典,这一次新冠疫情发生后,阿里巴巴才能在疫情之下高效动员和运转起来。

“创业者胆子很大,什么都敢干;但是做企业,要知道什么不该干,什么时候该干。”

阿里巴巴创业前几年,马云找了三四十个失败案例,分享给员工,目的是要让大家知道前人死在了哪里,“开阔地上有机枪,千万别去”。

这与孙子兵法说的其实是一回事儿——“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

眼下企业的日子都很困难,但是很多企业不分青红皂白,把原因一律归咎到到大环境,责任甩到疫情上。

这犯了经营的大忌,对弈尚未开始,在气度上就输了。

马云说,“不要埋怨大环境,不要埋怨对手。只有学会反思自己问题的人,才能活下来——花更多的时间思考自己的客户、自己的员工、自己的企业,比什么都重要。”

湖畔就是车库文化

湖畔大学的设想,萌芽于一架飞往不丹的航班上。

12年前,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经济寒冬中,马云、冯仑等花了五天去不丹这个号称“全世界最幸福的国家”考察,飞机上做了一个决定:“希望建立一个培养面向未来的中国企业家的学校”。

这个想法酝酿了六年,2015年春天,湖畔大学成立。

湖畔二字,取自阿里巴巴创业的那个湖畔花园小区。8亿多月活的淘宝、3亿人都在用的钉钉、估值700多亿美金的阿里云,都曾在此闭关修炼。

马云说:“湖畔大学是我们的车库文化,不管阿里巴巴做得多大,都要记住自己的理想。”

六年酝酿、六年践行,十二年一个轮回。

迄今,将近300位企业家走进湖畔大学,虽谈不上九死一生,却也历经磨难。

小红书瞿芳(湖畔四届)习惯了破圈过程中的争议,她说创业就是跳火圈,“不仅踩坑,每天都在跳火圈”。

经历了泡泡网、汽车之家,正在创办第三家公司的李想(湖畔五届),转变了CEO的“火车头思路”,要打造企业的超级大脑,“串联整个组织的每个人,来分析问题发现问题,再来升级这个组织。”

李想给汽车之家找来的CEO秦致(湖畔一届),创业以后同样碰了一路钉子,终于在汽车直播和短视频赛道闯出名堂:“不是老人做新事不靠谱,而是老人没有忘记过去的做事方式”。

“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车库文化。”从他们身上,马云看到了中国企业家精神的传递。“湖畔不是我们招了什么人进来,而是什么样的精神和素质是湖畔培养的。这是湖畔真正的价值所在”。

“把刀法揉到棍法里”

这一届湖畔新生,49名学员里面,大约四分之一是女性:蜜芽刘楠、宸帆电子朱宸慧(雪梨)、快看动漫陈安妮名声在外,华策影视傅斌星、宝娜斯洪丽莉、安歆公寓徐早霞低调潜行。

马云点出了一个明显的趋势是——女性学员越来越多,中西部学员也越来越多。

比如,芙蓉兴盛老板岳立华与文和友创始人文宾都是湖南人,文宾四岁丧父,吃百家饭长大,初中没毕业就干起个体户,摆地摊在长沙打出一片天地;岳立华兄妹七人,家里穷的吃不饱饭,17岁辍学做生意,从批发一步一步做到零售,创业三十年,在全国5500多个县城和乡镇拓展了30万家小店。

四川新潮传媒董事长张继学也来了,他的联合创始人庞升东比他早来了三年。

岳立华(左)、文宾(右)

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湖畔六届,搜狗王小川和猎豹傅盛在互联网行业享有大名,美菜网刘传军、永辉超市张轩松和岳立华做的都是新零售,新荣记张勇和文宾主攻餐饮,欧亚达徐建刚、圣都装饰颜伟阳也是同行。

完美日记创始人陈宇文说,“就希望能用不同的声音来碰撞一下”。

李想说,“跟我一样的同学,可以相互照镜子”。

湖畔有跨界研习生的传统,前五届招收文艺界人士,今年风格转换,来了三位学者: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徐弃郁、清华大学社会学副教授严飞。

马云说,这些科学界知识界的青年才俊,未来也将成为湖畔大学的老师。“我学习企业的思路,都是从西医、中医、还有听人家说怎么打仗……我看几乎任何东西,都会跟公司连在一起”。

马云把这个心法称为“把刀法揉到棍法里”。

他还说,“湖畔不是圈子,湖畔是一个思想交流的地方。湖畔值得骄傲的不是我们招了什么人进来,而是什么样的素质是湖畔培养的,什么样的精神是湖畔培养的。”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