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火爆60年的泰国色情业,这次彻底凉凉了

iwangshang / 王安忆 / 2020-05-30

分享:
摘要:全民宅家成就P站,30万性工作者却丢了饭碗。

天下网商记者 王安忆

最近,泰国网友因为打不开全球第二大视频网站P站暴走了,群情激愤的人们迅速把相关话题推上了推特热搜,矛头直指泰国最大通信运营商TrueOnline。

迫于压力,TrueOnline发布一份声明,承认确实限制了用户对P站的访问,并解释是因“该网站含有不合适的内容”。

紧接着泰国网友又发现,另一家运营商AIS也无法登录P站了。

用户不干了,无数人拥到线上,直接与运营商开杠,并以转网威胁运营商恢复访问。

最终,TrueOnline选择认怂,撤回了声明,恢复了网页访问。

泰国网民是P站最深度用户

因为疫情,P站最近在全球大火。

当数以亿计的人被迫宅家,P站突然宣布为全世界提供1个月免费会员,P站访问量随之暴涨,平均每天约有1.2亿访问者。

P站还把logo改成“待在家里”

3月10日,意大利宣布封国,12日就获得P站的免费会员福利,这一天该国“观影量”飙升57%。

3月16日,P站又向法国人和西班牙人提供了免费会员,当日注册会员增长数百万,次日来自法国和西班牙的访问量分别增长38.2%和61.3%。

P站还分别给法国和西班牙制作了应援海报

3月25日,P站宣布全球免费这天,访问流量多出近三千万人。

印度刚好在这天宣布“封国”,当天来自印度的访问量增长55%,第三天更是增长95%,创下当月峰值。

P站全球大火,泰国人自然也不例外。

泰国10大最受欢迎网站中,P站就在其中。

2019年P站年度报告中,泰国人以11分21秒的平均停留时间,勇夺全球第一。

同一份报告中,泰国还拿到了该网站年度搜索量的世界冠军。

2016年,P站推出VR成人视频业务,一年后的用户统计发现,最火爆的地区排行榜中,泰国又是列为榜首。

显然,泰国有大量P站忠实拥趸,而泰国运营商屏蔽P站的做法,等于捅了一个大马蜂窝,难怪会被挂到推特上批得狗血淋头狼狈不堪。

在无数网友的转网威胁下,泰国运营商不仅认怂,还被迫道歉。

TrueOnline回应说,“在此为错误的信息道歉。前面提到的网站不受限制,如果您在使用时遇到任何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而AIS泰国的回应耐人寻味,“AIS是一个通信服务提供商,允许客户访问所有的网站,没有限制,除非有政府机构的命令。”

这显然是要甩锅了,封P站可不是我们运营商没事找事,而是出于政府的授意和命令。

色情业是泰国重要灰色产业

泰国政府为什么要封P站?人们不得而知,考虑到泰国政府对色情业一贯以来的暧昧态度,这样的举措就更反常了。

和许多人的认知相反,卖淫在泰国其实是违法的。

芭提雅红灯区

1960年,泰国就通过了《禁止卖淫法案》。1996年废除该法,转而实行《禁止和惩治卖淫法》。

问题在于,法律偏重处罚色情企业和拉皮条的中介,因为这些人侵犯了妇女的权利和自由,损害了她们的尊严。

妇女们坐在曼谷红灯区的酒吧里外(图源路透社)

而对性工作者本身,法律却非常宽容。

比如《禁止和惩治卖淫法》规定,对站街招嫖的妇女,只能处以不超过1000泰铢的罚款。而在妓院提供色情服务的女性,则要增加一个月的监禁。

如果严格按照法律裁量,泰国很多酒吧、卡拉OK、泰式按摩店、桑拿按摩浴场都是非法色情场所。

曼谷街边的按摩店

然而,法律留下的弹性空间,让色情业钻了空子,成为打着“擦边球”营业的灰色产业,甚至愈发壮大起来。

政府明禁暗放,也实属无奈,泰国色情业一步步走到今天,是历史、经济、文化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越战期间,作为美国大兵后方基地,泰国常驻美军超过五万人,这些人开销全部由美国政府买单,因此最爱待在带有游泳池的旅馆,享受着全天营业的咖啡厅、泰国浴和酒吧。

美军常驻泰国

当时,单为美军提供餐饮娱乐等服务业收入,就超过泰国出口收入的40%。

小渔村芭提雅,也是在成为美军基地后发展起来,旺盛的需求外加美元的诱惑,让无数从事色情服务的酒吧生长起来。

当时,芭提雅新开了无数间酒吧

1950年,泰国只有2万名性工作者,但到了1964年,也就是大批美军涌入泰国之后,性工作者已暴增至17万人。

清迈大学历史文献记载,美军驻扎芭提雅后,利用武力及金钱,将红灯区产业辐射到了首都曼谷,甚至直接入股参与盈利指导。

越战结束后,美军撤离泰国,但芭提雅的名声传遍世界,各种娱乐场所转而服务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客。

1998年5月出版的《东南亚研究》指出,上世纪80年代初,泰国超过一半的嫖客来自国外,这些人既是嫖客又是游客。

作为性旅游的新兴目的地,泰国GDP直线上升。到上世纪90年代,泰国色情业与旅游业已紧密融合,各类色情场所与旅行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今,旅游业在泰国GDP占比接近18%,与旅游业挂钩的服务业,GDP占比约为44%,两者撑起泰国经济的半壁江山,仅服务业岗位就占泰国就业人口的37%。

曾有数据统计,色情业及其附属产业,每年为泰国GDP贡献3%-10%,色情业相关从业人员超过290万人。

为什么色情业屡禁不止

每年,泰国色情业吸引着无数游客,但也引发了艾滋病、性病、暴力、人口贩卖、旅游形象不佳等众多负面效应。

因此,泰国不是没有考虑过终结色情业。

2014年,瓦他那朗恭出任泰国首位女性旅游部长,她一直试图终止国内色情业的发展。

2016年,芭提雅一地就有1000多家名为酒吧按摩店实为妓院的色情场所。

瓦他那朗恭称“不想让泰国与色情扯一起”

瓦他那朗恭希望展开试点,重塑芭提雅经济业态,用水上运动取代色情业。

“我们希望泰国旅游是真正优质的旅游。我们不想再和色情扯在一起。”

2017年2月21日,泰国总理巴育不满外媒把芭提雅称为“性爱之都”,宣布将彻底铲除芭堤雅的色情业。

一夜之内,芭提雅娱乐场所遭军警包围取缔,时任芭提雅市长也被撤职。

警察突袭芭堤雅一家非法酒吧

然而随着芭提雅红灯区日营业额归零,大批色情业工作者失业,政府不得不重新审视决策。

2018年1月初,曼谷著名娱乐场所“维多利亚的秘密”桑拿大浴场被泰国特案厅清查。

“维多利亚的秘密”桑拿大浴场被清查

当时泰媒Sanook在报道中引用了一篇论文,揭示了泰国色情业背后的数字。

这篇论文的作者也大有来头,名叫朱维特·卡莫韦斯特,他曾是泰国最大的按摩院老板,被称为“浴缸大亨”。

2003年被捕后,他公开声称曾向许多泰国警察行贿。然后,他出售了一些按摩院,成立了自己的政党,并于2004年8月竞选曼谷市长,但未成功。

2008年他他再次竞选曼谷市长,虽名列第三但仍未成功

这篇名为《非正式业务:泰国社会性服务案例研究》的论文,是卡莫韦斯特2008年参加泰国法政大学硕士学位答辩时所作。

论文中提到,当时泰国有超过22.9万性工作者,主要活动场所为酒吧、卡拉OK、泰式按摩店、桑拿按摩浴场等。

卡莫韦斯特曾跑去曼谷帕蓬的红灯区拉选票

这些性工作者,月收入最低在3万泰铢(约合人民币6733元),最高在12.5万泰铢(约28000元)。

泰国色情业每年总创收高达1638.39亿铢 (约367亿元),其中泰式按摩店位居第一,约有364.27亿铢(约81亿元)。

“维多利亚的秘密”桑拿大浴场查出的记录册

而据朱拉隆功大学的统计,泰国色情业从业者中,30%以上是“专职”,其余为兼职者,从事这个行当,为她们赚取绝大部分生活来源。

如果政府一刀切取缔色情业,就意味着要放弃高额经济收入和大量高薪岗位,背上失业人口的沉重负担。

事实上,泰国还存在一些变相的色情服务,比如租妻,这同样是越战遗留的产物。

2018年,180万外国退休人士在泰国生活,很多白人老年男性都会选择租妻。

除了历史和经济因素,泰国社会传统文化对色情业也很开明,人们并不会歧视性工作者。

在泰国传统文化中,女人可以成为一家之主,成为家庭经济的顶梁柱。

在泰国北部,女子可以继承房屋土地,相应也要负责抚养父母,而进入色情业的泰北女子中,60%都是为了帮扶家庭。

尤其是1997年,金融危机冲击泰国,不少女性被迫下海,至1998年上半年,进入色情业的女性猛增近80%。

赚钱养家的女性受人尊重,而性工作者若是为了家庭生计被迫下海,甚至会被视作是一种功德。

疫情对色情业打击最严重

今年,泰国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并不会比1997年轻松太多。

随着疫情蔓延,泰国3月26日下令“封国”,至少持续到6月30日。

泰国旅游局认为,根据最乐观的预测,今年将有1400万至1600万游客到泰国旅游,相比2019年创纪录的3980万名游客,锐减6成以上。

社交隔离,也意味着色情业的崩溃。

从曼谷到芭堤雅,昔日喧闹繁华的红灯陷入一片死寂。

摄于4月4日,泰国最有名的“红灯区”娜娜广场暂停营业(图源法新社)

霓虹灯熄灭之后,超过30万名性工作者失业,一些人为求生计只能走上街头招揽生意。

“我很害怕新冠病毒,但我更需要客人。” 32岁的变性性工作者Pim曾在曼谷一家酒吧工作,已经10多天没有收入。

一名性工作者站在曼谷已关门的红灯区外(图源美联社)

Pim的朋友爱丽丝也在街上游荡,“以前我每周能赚300-600美元,现在却快被房东赶出家门了。”

Nupchan家有外婆和两个哥哥,过去全部靠她养活,“失业后,我当掉了所有的珠宝、项链和戒指。”

4月4日,一名性工作者走在曼谷街头(图源法新社)

泰国政府推出各种措施救济国人,包括在未来3个月向所有因疫情失业的人发放5000泰铢救济金,但色情业从业者们拿不到这笔钱,他们无法证明自己曾有正式工作。

泰国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委员会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泰国GDP较去年同期下降1.8%,预计2020年度GDP将负增长5%-6%。

从5月3日起,泰国已允许商场外的餐馆、路边小吃摊、公园、杂货店和美容院等服务设施重新开放,7月1日将全面解除封锁。

5月5日,在泰国曼谷的一间餐厅,顾客在隔离膜的保护下就餐

卫生部发言人称,“红灯区”将是最后一个重新开放的场所。

即便重新开放,色情业的性质,决定了它很难符合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

“色情产业对旅游业做出了贡献,但一直是‘an elephant in the room’。” 泰国法政大学政治学教授差利达蓬说。

elephant in the room,并不是指房间里的大象,而是隐喻着一个问题虽然非常明显,但因为太过麻烦而没人想去解决它。

差利达蓬呼吁,“如果泰国打算继续依靠色情业来赚取收入,那政府就必须要出手保护这些人(色情业从业者)了。”

参考资料:

sanook:ไม่แพ้ชาติใด คนไทยมีอัตราเข้า Pornhub เพิ่มมากที่สุดในโลกในช่วง COVID-19 ระบาด!

sanook:กางโพยอาณาจักรอาบอบนวดทำเงินเท่าไหร่

coconuts:Thai sex industry has estimated worth of 260 billion baht, according to news site

reuters:Go-go bars gone as coronavirus hits Bangkok's sex district

japantimes:Scared but desperate, Thai sex workers forced to the street

voanews:coronavirus lockdown dims thailands once thriving sex trade

bangkokpost:Sex workers left in cold by outbreak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