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疫情一步步走向失控的印度,正在苦等500万个中国检测盒

iwangshang / 黄天然 / 2020-04-15

摘要:确诊病例指数级上升后,印度宣布延长全国封锁。

天下网商记者 黄天然

在3月底,我们曾解释过,为什么印度是人类战胜新冠病毒的最大变数。

不幸言中,变数来了。封国三周,印度病例不降反升,而且是指数级上升。

3月24日宣布封国这天,印度只有确诊病例536例。到了4月14日晚间,也就是原定解封这天,这一数字变成了11439例,三周增长了20多倍。

疫情没控制住,印度总理莫迪只能在4月14日宣布,禁令将延长至5月3日,并对印度人迄今所做的牺牲表示感谢。

然而,延长禁令,恐怕已无力阻止印度疫情爆发了。

搞砸检测之后,印度狂买中国检测盒

其实,印度目前到底有多少人感染新冠病毒,谁也说不清楚。

总之,肯定远远不止确诊的这1万多例。

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ICMR)周一表示,由于印度病例数“呈指数级增长”,因此增加检测至关重要,如果有1个新冠患者没有被检测和隔离,那么他将在30天内传染406人。

而印度的检测工作,推进得实在太慢。

根据ICMR公布数据,截至4月14日晚间,印度总检测样本量才刚超过23.1万个,累计确诊11439例。

表面上看,印度新冠阳性检出率还不到5%,但是考虑到分母是印度庞大的人口基数,这点检测量少到几乎没有统计学意义。

印度喀拉拉邦医院的新型步入式病毒检测亭 图片来源:AFP

印度的人均检测量有多低?

截至4月8日,全球人均检测量最高的国家是意大利,该国每1000人中有13.65人接受了检测,其次是韩国,为9.44人,第三是美国,为6.63人。

印度呢?每1000人只有0.17人接受了检测。

如果要达到美国的人均检测量,印度大约还需要进行878万次检测,如果以现在的速度检测,一年都做不完。

印度缺病毒检测试剂盒吗?不缺。

ICMR说了,试剂盒存货至少可以维持六周的测试。

印度缺病毒检测能力吗?也不缺。

印度目前有118个政府实验室和47个私人实验室可以提供新冠病毒测试,检测能力也是足够。

那为什么检测量一直上不去?

这要归咎于印度的防疫政策。

此前,只有去过疫情高发国家、有相关接触史的患者,或者收治过有严重呼吸道疾病患者的医生,才能资格去公立医院免费检测。

普通人想排查症状?对不起,要去私人医院做自费检测,价格为4500卢比(约合人民币417元)。

对于印度广大日薪工作者来讲,这笔钱大约相当于10-30天的收入,可是这些人为了维持生计,几乎都是“日光族”,不到万不得已,没人舍得进私立医院。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印度新冠阳性检出率还不到5%,因为那些更容易被感染的底层人民,多被排除在检测之外了。

为了加快检测速度,填补巨大的检测缺口,据《印度斯坦时报》报道,3月30日,印度已向中国供应商紧急订购了50万套快速检测试剂盒,后来又通过招标采购增订了450万套试剂盒。

这500万套试剂盒,全部是抗体检测试剂盒,可以在25-30分钟内作出诊断,而印度目前普遍采用的核酸检测试剂盒,至少需要5个小时才能得出结果。

与核酸检测旨在确认人体是否感染新冠病毒不同,抗体检测的主要作用,是确认被检测者是否曾经感染病毒。

抗体检测,有助于了解和评估新冠病毒在整个社会的传播范围和渗透程度,正是当下最适合印度的检测技术。

这批中国的试剂盒,原定于4月5日首批到货,所以印度于4月4日就发布了开始快速抗体检测的建议,并于4月9日修订了检测指南,宣布将快速检测重点区域所有有症状的患者, 包括最近一周内出现过症状的人。

不过,试剂盒并未在4月5日准时抵达,后来推迟到了4月10日,再然后又改到了4月15日……

流动的农民工,打破了封锁令

快速抗体检测,对社会底层的印度人来说太重要了。

这些日薪工作者有多容易被感染?看看这张图就知道了。

4月14日,莫迪宣布延长封锁令后不久,近千名失业的农民工聚集在孟买班德拉火车站外,他们大都来自北方邦和西孟加拉邦,听信了一个政府已为他们开通民工返乡专列的谣言。

到了车站却没找到专列,这激怒了急于返乡的人群,他们就地发起抗议,要求国家恢复运输服务,帮助他们返回家园。

两个小时后,人群被孟买警方驱散。

这一天,同样的场景发生在印度各地,几乎每个失业的日薪工作者都急于返乡,因为封锁已持续三周,他们留在城里根本活不下去。

新德里郊外的垃圾填埋场,已经成了穷人的救命稻草;

还有人带着年幼的儿女,在垃圾堆里寻找着任何可以填肚子的东西;

一名男子在垃圾堆里找到了两包饼干

泰姬陵6公里外的阿格拉街头,一辆送奶车在途中意外倾翻,路过的穷人竟与流浪狗争食洒在地面上的牛奶……

在政府当局和非政府组织的安排下,全印度有842.6万贫民吃上了免费饭菜,但毕竟印度有5亿绝对贫困人口,特别是在停工三周之后,许多人甚至无法负担城市的租金,他们并不想流落街头。

于是,又有很多人选择徒步返乡,沿着三周前数百万农民工走过的路开始了长途跋涉,这又让封锁令变得形同虚设。

这些人都知道,留在城里不仅难以解决食宿问题,还要面临病毒的威胁。

印度达拉维,这个全球最大贫民窟的情况目前不容乐观。

达拉维至少生活着100万人,通常是一家五六口人挤在一间10平方米的逼仄铁皮屋里,上千人共用一间厕所,70%的厕所没水,这里的条件很难做到保持社交距离。

拥挤的贫民窟 图片来源:TIME

可怕的是,目前达拉维已经发现了20多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至少3例死亡。

平均每平方公里印度达拉维有28万人,而纽约仅1万人 图片来源:CNN

洗手都困难的国家怎么抗疫

对于大部分印度人来说,别说做病毒检测了,就连洗手这项最基本的防疫要求都是一种奢望。

3月31日,印度水务部敦促各邦政府下发防疫信息,要求民众多洗手,而且每次都要用肥皂和水洗足20秒钟。

这个建议,却让所有人感到荒唐可笑。

洗一次20秒的手,至少要用两升水,一个四口之家,每人每天洗10次,就需要80升水,对于日均用水379升的美国人来说,这自然不是什么问题,可在印度,82%的农村家庭(总共1.46亿家庭)甚至没有自来水。

2019年全国大旱之后,莫迪曾承诺向每个农村家庭提供自来水,目标是在2024年达到每人每天55升。

印度一半以上的地区,受到地下水枯竭或水污染的威胁。

今年还没入夏,就有近33%的印度地区遭受干旱威胁,受灾村庄只能依靠政府的水罐车送水,每天每人的配额只有20至25升。要洗手?除非不要烹饪、饮用或是喂养牲畜。

2019年6月,政府靠水罐车给民众供水,人们排队取水

由于缺水,印度农村人洗手洗得很随意。

根据印度政府调查,大约70%的人餐前不用肥皂洗手,超过30%的人便后在露天洗手,有时会用沙、灰或泥代替肥皂。

在印度,霍乱、痢疾、甲型肝炎和伤寒等21%的传染病通过水传播,勤洗手就能起到很好的预防效果,但是印度人就是没有条件做到。

同样,洗手能够减少43%的腹泻风险,可是在印度,腹泻仍是导致婴儿和儿童死亡的最大原因。

印度警察将“民间智慧”用到极致

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抗疫,印度不得不将各种“民间智慧”用到了极致。

比如,印度各地的警察正在摒弃暴力执法,取而代之的是“新冠病毒头盔”。

始作俑者是印度金奈市警察拉吉什·巴布,当地艺术家古特汉普设计的“新冠病毒头盔”,让他成了印度全网最火的警察。

“我们故意让这顶头盔看上去让人毛骨悚然,因为病毒会夺取人们的生命,我们需要让大家知道这点。”巴布很满意这顶头盔的驱散效果,“我可以看到人们的恐惧表情,尤其是小孩子,他们看到后都会很害怕,希望能快点逃回家。”

这一成功经验被印度各地的警察发扬光大。

在班加罗尔,警察头戴红绿两色的自制新冠头盔,劝阻那些违规出行的人;

在康德拉巴德,警察集体骑马头戴新冠头盔、手拿新冠盾牌做防疫宣传、执行任务;

在安德拉邦,警察甚至把一匹白马画满了红色“新冠病毒”,以向人们普及病毒的危害。

新冠病毒头盔的启发,也彻底打开了印度警察的脑洞。

在赫尔德瓦尔市,警察请人扮成印度教神话中的阎摩(掌管死亡及审判亡灵的神明),手举话筒警告街坊邻里,谁敢出街,抓回地狱。

在岗亭、路面、路障上,也布置了各种惊悚醒目的新冠主题装置和图案。

有的“病毒”长着恐怖的獠牙,还会在夜里发出幽幽绿光,有的“病毒”则哭喊着“如果你出家门、我就进家门”的标语……

一些“民间发明家”也参与到防疫宣传中来。印度海得拉巴市,67岁的雅达夫设计了一部新冠汽车,很快成为当地防疫宣传的新道具。

印度官方不承认有社区传播

不得不说,印度警察和有识之士的大力宣传,还是唤醒了大部分人的防疫意识。

印度的小卖部里,出现了新型的“无接触”服务。

门缝里递出手抓饭,餐厅老板用卷闸门硬核防疫。

银行里交易现金,柜员用铁钳收款,电熨斗高温杀菌。

此外,印度政府还启动了疾病管控计划(IDSP),在各邦的农村地区派驻了专门的公共卫生人员,用人盯人的方式,密切追踪感染者接触人员的隔离情况。

目前,IDSP已经监控到了4000多个新增病例,与病例有接触史、需居家隔离的观察人数已经达到数十万人。

这一计划的缺点在于,无法迅速隔离无症状感染者,只有当病人发病时才能拉响警报,难以在第一时间遏制疾病传染。

更令人担忧的是,虽然病例都过万了,印度政府至今不承认疫情已发展到严重阶段。

世卫组织将所有国家和地区的疫情状况分为四类:无病例、零星病例、集体感染,以及出现社区传播。

社区传播,是指更大范围的,不受控制的本地传播爆发,通常无法追踪到个人疾病的起源。

但是印度卫生部联席秘书拉夫·阿加瓦尔在周一坚称:“印度还没有社区传播。如果真有,没什么可隐瞒的。实际上,声明它更有意义,以便人们采取额外的预防措施来防止被感染。”

印度卫生部认为疫情尚未进入社区传播阶段 图片来源:HT

对此,印度韦洛尔基督教医学院病毒学系主任雅各布·约翰博士嘲笑道:“这似乎是一种精神分裂症,您只说出让听众满意的内容,而没有说出您真正相信的内容。当然,人们并没有传播,也许是外星人在传播。”

印度疫情崩盘全球都要遭殃

可以说,印度第一阶段为期三周的封锁并未奏效,不但病例指数级上升,检测工作推进迟缓,更是在重复美国的错误路线,这也为该国疫情发展蒙上阴影。

局势发展至今,似乎正在印证着雅各布·约翰的预判,他此前便认为印度的疫情可能比意大利更严重,病毒最多可以传播10%的人口,也就是1.3亿人。

而美国密歇根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则预测,到5月中旬,印度可能会有91.5万人感染新冠病毒。

不久前,张文宏医生在分析中国输入性疫情时,也再次点名印度。

他指出,目前欧美仍是全球疫情主战场,但印度病例出现指数级上升,可能成为下一个全球防疫难点。

“印度防疫措施准备不充足,一旦武汉、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情况在印度重演,将会为当地防疫带来很大挑战。”

好在,中国游客很少选择去印度旅游,每年大约只有30万人次,不过据印度旅游局2018年数据,印度来中国旅客数是中国去印度的近5倍……

而且,印度还是全球最大的劳务输出国家,2017年全球约有1700万印度人生活在海外。

一旦印度疫情爆发,全世界将承受巨大压力。

正如世界卫生组织紧急情况计划主任迈克·莱恩所说,人类对抗新冠疫情能否取得决定性胜利,未来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印度控制该病毒的能力。

张文宏认为,若全球不能同步把疫情控制好,仅仅中国、欧洲或美国把内部疫情控制住,事实上并不能解决问题,最终还是要通过全球携手,一起将疫情控制住。

问题是,一些印度人恐怕没那么高的思想觉悟。

4月4日,印度国际司法协会和全印律师协会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诉讼,要求中国赔偿国际社会因疫情造成的损失,总价值约20万亿美元,这个金额大约是印度去年GDP的7倍。

狮子大开口,谜一样的自信。

只是疫情如火,但愿中国的第一批试剂盒,今天已按时抵达印度。

参考资料:Hindustantimes:Covid-19 cases rising exponentially, it’s critical to test more: ICMRNational Geographic:Handwashing helps stop COVID-19. But in India, water is scarceBloomberg:Doctors Say It’s Only a Matter of Time Before Virus Sweeps IndiaVICE:Please Take a Moment to Enjoy the Unusual Coronavirus-Themed Art Indian Cops Are UsingNYT:India to Extend Lockdown Against Coronavirus, While Spain Eases Work Rules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