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为什么印度成了人类战胜新冠病毒的最大变数

iwangshang / 王安忆 黄天然 / 2020-04-01

摘要:棍棒防疫背后,藏着重重危机。

天下网商记者 王安忆 黄天然

要不是印度公民在入境他国时接二连三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世界的目光或许还聚焦在“震中”美国。

13亿人口的印度,目前确诊1251例。

35万人口的冰岛,目前确诊1086例。

这样的反差正常吗?

对于印度的病毒检测能力和疫情防控能力,国际社会表示非常担忧。

世界卫生组织官员甚至发出警告:人类对抗新冠疫情能否取得决定性胜利,未来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印度控制病毒的能力。

为什么世界卫生组织如此紧张?我们仔细捋完印度这场战疫,发现手心捏出了一把汗。

为什么印度医生会流落街头

新冠疫情爆发后,全世界医护人员普遍赢得了民众的尊敬和超规格的礼遇。

在英国,每天晚上8点,家家户户打开门窗,向下班的医护人员鼓掌致敬,参与者甚至包括英国王室。

法国,每晚8点也上演同样的一幕。

机场旅客为医护人员鼓掌

意大利米兰,52名古巴医护人员乘机抵达时,机场旅客们自发起身鼓掌致敬。

可是很难想象,印度的这场战疫,竟是从医护人员被扫地出门开始的。

3月22日,在总理莫迪的倡议下,也曾有数百万印度人在阳台上鼓掌、敲打花盆,为医护人员加油鼓劲。

印度人在阳台上为医护人员加油

可是到了3月24日,当印度突然宣布施行为期21天的封锁令后,事先毫无心理准备的民众顿时陷入恐慌。

在印度加尔各答一家医院工作的护士,被房东要求在24小时内搬走。

“他只是强调,我的医院周围一定有新冠病毒感染者,这种病毒漂浮在空中,会感染周围每一个人。”

第二天一早,房东带着两个壮汉,要求护士马上离开。她只能带两个孩子来到母亲家里,五个人挤在9平米的单间里。

印度护士躺在长椅上休息片刻

加尔各答医学院医院的护工卡嘉莉·哈尔达尔同样有家不能回,邻居们警告她的丈夫,三个月不会允许她回到小区。

“我下班后,只能在医院里找块空地,铺些塑料板凑合睡会。”

有网友发推特表示愤慨

在首都新德里,封锁令后大街上四处徘徊着拖着行李无家可归的医护人员。

印度医生睡在地上休息

AIIMS(全印度医学科学研究所)紧急发公开信呼吁政府介入,直到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保证,警方将严厉处置那些试图迫使医生离开家中的房东之后,医护人员才有了落脚之处。

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发文保证

可是,多名印度医护人员吐槽,自己的工作甚至影响到出行,一位医生表示自己先后被7名出租车司机拒载。

“人们不接受他们,医护人员的士气因此下降,造成这种偏见的原因,是民众缺乏对新冠病毒的认识。” AIIMS协会主席阿达什·普拉塔普·辛格说。

警察殴打医生背后的混乱

除了偏见和驱逐,印度医护人员甚至还遭到了警察的殴打。

3月23日晚,印度中南部特伦甘纳邦的H医生收到紧急通知,和另一位医生骑着摩托车赶往医院,中途却被警察拦下盘问。

两人说明职业并出示身份证后,警察仍表示怀疑。

当H医生试图打电话向医院求救时,警察抢走手机还扇了她一巴掌。

路人拍下H医生遭到警察殴打的视频

出于本能反应,H医生出手反抗,那个警察顿时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拖进了一辆吉普车里,有警察用警棍打她,甚至有人摸遍了她的全身。

封锁令期间,特伦甘纳邦施行的是1897年英国殖民时期制定的《流行病法》。

该法案原本是针对鼠疫,允许地方邦政府采取非常规手段防控,执法人员在此期间可享受法律豁免。

随后,两名医生被带到警察局,期间还遭到了下流的言语侮辱。

直到一名高级警官介入,两名医生才得以返回医院,继续开始12小时的夜班。

根据印度封锁令,在21天的禁闭期间,只有医护人员、媒体人员、警务人员、送货员和外出寻求医疗帮助或购买基本必需品的人才能出门。

问题在于,印度各地警方并未建立统一的甄别系统,而是从一开始就选择了用最简单粗暴的法子执行禁令。

莫迪讲话后不久,印度各邦流传着各种照片和视频,显示人们遭受了残酷的殴打,警察殴打医生、超市员工、送货员或购买基本必需品的民众,此类报道不断出现。

最大的争议发生在西孟加拉邦的豪拉,一名32岁的男子,上周三出门购买牛奶时遭到警察殴打,随后不幸死亡。

家人声称男子死于殴打,但警察否认这一指控,称男子有心脏病史,是因心脏骤停去世。

警方的粗暴执法,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送货员和蔬菜摊贩不敢出门送货,基本必需品供应就此中断,人们不得不走出家门去购买食物和药品。店铺里挤满了人,让封锁令形同虚设。

几百万人的徒步回乡路

封锁令颁布后,随着工厂、商场和餐厅相继关闭,在城市打工的农民工突然失去收入来源,别无选择的他们只能背上全部家产,带着孩子和年迈的父母返回家乡。

在印度,常年外出务工人员约有4500万人,除了那些有稳定工作或储蓄,不急着返乡的人,保守估计,因失业而返乡的人群数以百万计。

封国令发出后,印度停运了大部分列车和客运服务,大部分农民工只能徒步开始漫长跋涉。

3月28日,印度民工在新德里郊区公交车站外聚集 图片来源:Reuters

高速公路的两旁,流淌着回乡的人流,大部分人没戴口罩,一些人需要长途跋涉1500多公里才能到达家乡。

高速公路的两旁的回乡人(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据印度媒体报道,回乡人群中,至少已有22人死亡,一些人死于交通事故,一些人死于疾病或饥饿,其中包括6个孩子,最小的只有1岁。

35岁的姆姆塔和丈夫都是古尔冈汽车厂的工人,从上周三开始,一家人已经走了五天五夜,有一天夜里为了赶路,只在路边休息了一个小时。

“这比我想象得可怕太多了,但我们无处可去。”姆姆塔说。

一家人的干粮,是十几只普里油炸面包,是她在启程前用最后剩下的面粉做的。孩子们双腿肿胀,经常因为走得脚疼而流泪不止。

步行回村的打工者们在路上就地休息睡觉 图片来源:Reuters

“即使我们到达了村庄,也没有钱吃饭。我不知道我们将如何活下来,饥饿可能会在病毒来临之前杀死我们。”

选择公共交通的打工者则面临着混乱,在德里的阿南德·维哈尔汽车站,成千上万的人试图赶上一辆仍在行驶的公共汽车。

“100个座位的公共汽车,有200人挤进去,一些人坐在公共汽车的车顶,并悬在窗户外面。所有人都迫切想离开,因为封国令下我们无法在德里生存。”45岁的打工者拉玛说。

3月29日,全国封锁后,印度打工者在新德里郊区加兹阿巴客运站坐在车顶回村 图片来源:Reuters

人口大迁移助疫情扩散

为了帮助这些回家的农民工,比哈尔邦、北方邦等一些地方邦专门建立了救助营,可以为数十万人提供庇护和食物,也可以让农民工选择就地自我隔离。

但也有很多地方邦,选择用最糟糕的方式来应对这些饥饿、恐惧和绝望的人群。

在莫迪的家乡古吉拉特邦,工业城市苏拉特的封锁措施导致了警民冲突。

试图离开城市返乡的农民工遭到阻拦,愤怒的人群向警车投掷了石块,而警察则发射了催泪瓦斯并鸣枪示警,最终还逮捕了其中的90人。

而在印度北方邦的巴雷利,一群带着儿童的农民工蹲坐在地上,卫生人员们大喊着“闭上眼睛、嘴巴”,就用高压水枪一样的工具朝他们喷洒消毒剂,直面高压水枪的冲击,孩子们受到惊吓的哭声夹杂其中。

该事件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迅速发酵,并招致广泛声讨。

印度基层国大党领导人阿赫里什⋅雅达夫发推文质问

巴雷特新冠病毒减灾小组负责人高塔姆承认,确实向农民工喷洒了氯水,但认为该步骤对于遏制病毒传播是必要的。

高塔姆说:“我们试图确保他们的安全,并要求他们闭上眼睛。”“很自然,他们会被淋湿。”

正面背面都要“消毒”

农民工莫赫德·阿夫扎尔说:“当这些穿着防护服的人过来向我们喷水时,我们大约50个人正坐在公交车站外等着分发食物。他们说来自减灾小组,正在给我们消毒。孩子们开始哭泣……”

阿夫扎尔是一名失业的快递员,他说孩子们抱怨眼睛发痒,有些人则出现皮疹,“我们大多数人选择离开巴雷利,继续我们的旅程。”

回乡中的印度农民工无法避免人群聚集 图片来源:News.abc.net

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25000名来自其他城市的农民工经过了巴雷利。

印度喀拉拉邦也出现“消毒事件”

卫生专家警告说,农民工外逃可能与封锁令的目的背道而驰,他们有可能将感染带入越来越深的内地,那里的医疗设施更为薄弱。

印度政策研究中心已在25日向政府提出请求,必须采取措施制止这一大规模的“返乡潮”。

“逃离城市的恐慌是比病毒更大的问题,这场大迁徙会将病毒带到农村、贫民窟等地区,导致更大范围的蔓延。”印度律政司司长塔莎·梅塔说。

来自一线印度医生的恐慌

印度的医护人员,就是在这样的一片混乱中开始战斗,很多人匆忙上阵,却发现身无片甲。

33岁的新德里医生辛格,面对媒体第一句话便是:“我正在饱受煎熬。”

印度大部分医生没有配备N95口罩和防护服,右为医生辛格 图片来源:Vice

印度于1月30日报告了首例新冠病毒病例,随后新德里数家公立医院便成为定点医院,也包括辛格供职的医院。

辛格每天工作18到20个小时,一周最多处理300个病例,但他却怀疑这样工作的意义何在。

“担心自己患病(新冠)的人都来了,因为公立医院提供免费治疗。”辛格说,“但我无法确认他们到底是不是阳性,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检查患者的体温和出行历史,然后推荐居家隔离。”

“如果我标记了所有体温偏高的患者,那么疑似病例的数量将成倍增加,因为这些患者从发烧到咳嗽、感冒全部都有。我该如何忠于我的职业,并帮患者做出正确的决定?”

每天接触大量疑似病例,辛格时刻面临被感染的风险,所以他一直恳求主管为大家提供PPE(个人防护设备)。

根据WHO建议,治疗新冠病毒所需的PPE包括:手套、医用口罩、护目镜或面罩、防护服,以及符合N95或FFP2标准或等效的呼吸器。

“但是他们只给了我们最普通的口罩,”辛格说的普通口罩,是2层的手术口罩,按规定最多使用4小时后便需丢弃,但即便这样的口罩,医院还限额供给。

“如果我遇到一个阳性患者,这个口罩毫无用处。”辛格说,他看到医院有PPE存货,但上司说只有当新冠患者真正走进医院,他们才会得到装备。

“我知道储备这些装备很重要。但是谁来保障我的健康?我怎么知道哪个走进来的患者是新冠病毒阳性?如何让自己免于感染?”辛格抱怨,医生们也没有资格获得新冠病毒检测,“没有测试套件。辛苦工作一天,我们只能检查彼此的体温,就是这样。”

印度医院新冠肺炎问询处 图片来源:the WEEK

在孟买,至少已有三名医生被诊断出感染新冠病毒,其中一人已经死亡。

此前,世界各地的医护人员在与新冠病毒大流行斗争时已付出了沉重代价,意大利医生协会联合会数据显示已有29名医生死于新冠病毒感染,西班牙近14%的感染发生在医务人员。

而在印度抗疫一线,除了防护设备不足,还存在防护设备的质量问题。

物资短缺印度医生用浴帽、雨衣和摩托车头盔防护 图片来源:aljazeera

3月28日,印度国有航空公司飞行员工会致信民航部长和公司董事长,抱怨在将滞留海外印度人带回家的救援行动中,PPE的质量和数量都是问题。

工会主席拉吉夫·班萨尔的信中特别提到,鞋套几分钟就破了,手套能撑几个小时,这些PPE完全是不合格品。

1440人共用一间厕所怎么隔离

普通民众也面临着防疫物资短缺。

市面上,一个N95口罩价格已飙升至500卢比(约合人民币47元),一个普通医用口罩的价格也上升到了40卢比(约合人民币3.7元),药店洗手液也面临脱销。

在大街上,多数人用头巾、手帕和棉布口罩代替防疫口罩。

3月17日,印度孟买街头行人在医院附近经过 图片来源:Reuters

可是阿南特国立大学可持续发展中心(CFS)主任米妮娅·查特吉和高级研究员穆罕默德·泽山更担心的是,封锁令无法阻止病毒在印度的贫民窟中传播,这项研究成果发表在了《印度斯坦时报》上。

在印度,贫民窟是城市经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那里是大多数工人和家政服务人员居住的地方。

印度约占全球贫民窟人口的三分之一,六分之一城市居民住在贫民窟中,而那里的人口密度通常达到每平方公里125000人-277136人。

研究表明,新冠病毒的RO(基本传染数)大约在2-3之间,即一个患者或病毒携带者平均可以传染给2-3个人。

但是CFS的研究发现,在印度贫民窟中,新冠病毒的RO将提高约20%,达到2.4到3.6之间。

CFS以德里贫民窟数据展开模拟分析,发现短短一个月内,每1000个健康人中就出现了121个新病例。

“达拉维每1440名居民只有一间厕所。人们在这种情况下如何隔离?新冠病毒在粪便中可以存活超过三天,厕所周围拥挤和排水不良的生活是当前主要威胁。”

全球最大的贫民窟印度达拉维

印度贫民窟的厕所设施

查特吉和泽山呼吁,印度政府必须将重点转移到人口密度最高传播条件最脆弱的贫民窟,首先对这里人们进行强制性检测,从而尽早隔离病毒携带者。

此外,他们还呼吁为贫民窟安装临时移动厕所,用水车为贫民窟提供干净的水,因为德里贫民窟19.15%的居民没有干净的水源。而在印度全国,有1.6亿人无法获得干净的水源,也绝对无法获得洗手液。

印度达拉维,一名孩子站在一片污染的水源附近

印度医疗卫生体系底气不足

然而,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的数据显示,截至上周日,印度只进行了35000次新冠病毒检测。

虽然已经有113个地方政府实验室和多达47个私人实验室获得测试授权,但是印度全国每天最多只能检测5000份左右。

美国也曾因太晚推行全面病毒检测而饱受诟病,但截至昨天,美国新冠病毒检测数已超过100万次,这种巨变的背后,是以一个国家强大的医疗卫生体系为基础的。

非常不幸的是,印度的医疗卫生体系相当薄弱。

印度医院 图片来源:FT

街头诊所 图片来源:FT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印度2016年医疗保健支出仅占GDP的3.7%,在全球GDP总量排名前25位的国家中垫底。

而在医生、护士和医院病床的数量上,印度则排名倒数第二。

2019年,CIA World Factbook调查公布了各国千人病床数和千人医生数排名。

每一千个印度人,只拥有0.7张病床和0.78名医生。

各国千人病床和医生排名 数据来源:CIA World Factbook

印度中央政府一直声称,至今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已在印度形成“社区传播”,而大规模检测将对资源造成不必要的压力,因为每次检测的成本为4500卢比(约423人民币)。官员们还认为,提高检测量会引发恐慌。

印度车企也开始转产呼吸机

无论如何,度过初期的混乱,印度庞大的国家机器正朝着战胜疫情的目标运转起来。

印度投资局上周说,印度至少需要620万套个人防护设备。

而印度新闻信息局(PIB)则回应,印度在“各家医院”库存有“33.4万套PPE”。

另外,“30万套捐赠的PPE”将在4月4日到货,并已向12个制造商和国防部下属工厂下达290万套PPE订单,还向“新加坡的电商”和“韩国的供应商”另外订购了300万套PPE。

不算库存,不多不少,刚好620万套……

PIB还提到,新加坡的订单中包含100万个N95口罩,两家印度国内口罩制造商,正计划在一周内将日产能从目前的50000片增加到100000片,而且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已与当地生产商合作,“生产了大约20000个N99口罩。”

目前,印度的医院共有119.5万个N95口罩。

印度口罩生产线

也有卫生专家,指出印度可能面临的呼吸机短缺。

PIB则声明说,目前只有约20名新冠肺炎患者在使用呼吸机,而公立和私立医院已为新冠疫情专门准备了14000台呼吸机。

印度已于3月22日禁止出口呼吸机,并向国内制造商Agva Healthcare下达了10000台呼吸机的订单,该公司有望在4月2日之前交付这些设备。另外,印度国防部下属的一家公司也获得了30000台呼吸机的订单。

此外,印度的马恒达和玛鲁蒂铃木等汽车制造商也表示,他们正在准备生产呼吸机。

马恒达已经造好了第一台呼吸机原型机,设计方案来自合作伙伴福特汽车,他们的目标是在一周制造500台,然后再逐渐增加。

此外,为了充分照顾那些被禁止返乡的农民工,德里已经在政府学校中建立了238个夜间庇护所,未来还将11所学校改建为夜间庇护所。

在Ghazipur学校设立的庇护所中,人员已经从周日的3人增加到周一下午的135名。庇护所负责人苏达达汗恳求大家不要离开庇护所,“除了午餐和晚餐,我们还将为住在这里的人们提供茶水和小吃。”

在这间庇护所中,21个教室都配备了床褥和毯子,官员们还要求监测所有人的体温,但庇护所暂时还找不到额温计这样的设备。

大部分医生持悲观态度

为了战胜疫情,印度采取了众多举措,但是流行病学家认为,如果这些措施最终未能奏效,那感染人数可能会相当惊人。

美国密歇根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预测,到5月中旬,印度可能有915000个病例,超过目前全世界的病例总数。

彭博新闻社采访了印度各地的十几位一线医生,虽然没人报告说有迹象表明新冠病毒已经开始肆虐,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时间问题——并且,印度还没有准备好。

一位在德里郊区一家医院工作的放射科医生说,他永远记得2015年印度北部爆发的那场猪流感。

当时,那次暴发最终感染了31000多人,造成近2000人死亡,许多人在等待治疗时死亡。这位医生悲观地认为,这次情况只会更糟。

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病毒学高级研究中心前负责人T.雅各布·约翰表示,印度的疫情可能比意大利更严重,病毒最多可以传播10%的人口,也就是1.3亿人。

穆利伊是印度最著名的流行病学家之一,在传染病研究方面拥有数十年的经验。

他甚至估计印度多达55%的人口可能受到感染。而且,他告诫政府不应该采取封锁令。

“我认为封锁隔离在印度行不通。”穆利伊认为,“在一个组织(力很强)的社会,可以为每间房子运送食物,封锁令是可行的,但那个社会绝对不是在印度……”

穆利伊还专门举了个例子,说印度各地每天大约有80000名稳婆在为人接生,“您知道他们在乡村旅行的方式吗?没有机动三轮车,没有公共汽车,请想一想,我们下达封锁令时有想过这群人吗?”

图片来自:biovoice news

穆利伊的极度悲观,是因为他觉得在过去的甲型H1N1和猪流感疫情中,印度并没有成功经验可以总结。

“我们对H1N1爆发没做任何事情,国家所做的就是检查机场人员的体温,为了防止H1N1病毒进入印度。可笑的是,即使在第一波疫情安定下来之后,政府仍然在机场配备了测温仪和工作人员。甲型H1N1病毒的消失,并不是因为我们做了任何事情,更不是因为政府的禁令。”

在宣布“封国令”时,莫迪曾苦口婆心地劝说,“如果印度不能很好地处理这21天,那么我们的国家将会倒退21年。”

在这21天的关键开局,我们看见了被歧视的医生、被泛用的暴力、还有那些消失在回家路上的生命。

印度,这次能挺住吗?开挂也要挺住啊!

参考资料:

Buzzfeednews:A Doctor Was Assaulted On Her Way To The Hospital. She’s Not The Only Medic Being Attacked

Vice:Indian Doctors Are Being Thrown Out of Their Homes Over Fears They'll Spread Coronavirus

bloomberg:Doctors Say It’s Only a Matter of Time Before Virus Sweeps India

hindustantimes:Covid-19 update: Migrants given ‘chemical bath’ in Bareilly; probe on

scroll.in:The Indian Police must understand that coronavirus cannot be beaten with a lathi

thehindu:coronavirus in bareilly migrants forced to take bath in the open with sanitiser

Bloomberg:pessimistic indian doctors brace for tsunami of virus cases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