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为什么印度人上树隔离这事一点都不好笑

iwangshang / 贡晓丽 张超 / 2020-03-31

摘要:疫情如何挤压社会底层的生存空间。

天下网商记者 贡晓丽 张超

印度村民住树上隔离的新闻,上了今天的微博热搜。

评论里,有人说这是责任感的体现,有人说看了觉得有点心酸,但也有些人幸灾乐祸,把上树隔离当成段子调侃。

乍一看,新冠病毒是公平的,无论贫富,每个人似乎都面临同样的危险,甚至连首相王储也无法幸免。

而且据彭博社报道,截至2月29日,全球最富有的500人已经损失了4440亿美元。

然而,你不知道的是,疫情带来的一系列影响,正在挤压着社会底层的生存空间,那些最贫穷的人,正在为努力活下去经历着一些世间最悲惨的事。

失业潮正在席卷全世界

上周二,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全国进入为期21天的“封锁”状态。

莫迪向国民请求宽恕,因为此举会伤害到数百万穷人的利益。

印度总理莫迪

然而,道歉无法解决穷人的生计。

民众纷纷发出哀叹,“我们可能会在染上病毒前饿死”。

德里,拉梅什·库玛每天都去已经停工的工地碰运气,过去他靠这份工作每天赚到600卢比(约合60元人民币),一个人养活一家五口。

拉梅什·库马尔在劳工市场茫然等待

“如果我还找不到工作,几天之后,我们就没有任何食物了。虽然我知道新冠病毒危险,但我总不能让孩子们饿着肚子。”

印度阿拉哈巴德火车站,一位常年在此摆摊的老鞋匠纳闷地说:“我在这擦了几十年鞋,突然没有人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不去旅行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鞋匠不明白人为何都消失了

疫情重创了印度旅游业,也让无数靠游客养活的人力车夫感到绝望。

北部城市阿拉哈巴德,人力车夫基山·拉尔说:“过去四天,我没赚到一分钱。”

在印度,90%的劳动力受雇于非正规企业,从事着清洁工、人力车夫、街头小贩、收集破烂等工作,他们没有养老金、病假、带薪休假或任何形式的保险。

印度人力车夫

同样的灾难也发生在秘鲁。

自3月15日起,秘鲁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要求人们留在家里自我隔离,随着紧急状态延长到4月12日,建筑工人何塞·路易斯失去了工作,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泣不成声,说自己是一名父亲,没有了工作,都没办法养家糊口。

图片来源:地平线

哪怕在世界第一强国美国,底层民众同样受到了疫情的强烈冲击。

随着大量餐馆和酒吧关闭营业,美国失业人口已经超过300万,很多人被迫依靠GoFundMe平台来众筹生活费。

为保饭碗只能冒险工作

为了防止接触和感染,硅谷科技公司的精英们纷纷开启在家办公。

可是酒店清洁工、清道夫、送货司机、服务员、售货员、市场摊贩们却无法在家赚钱。

无论是在芝加哥还是在开罗,Uber司机如果想养家糊口,就只能继续上班,特别是在食品和其他必需品的价格开始上涨的情况下。

在印度孟买,每天早上8点,49岁的家政女工曼尼沙·卡丹都要搭乘拥挤的火车,去22公里外的雇主家上班,下午6点再坐车回家。她必须养活5口之家。

“我曾尝试寻找口罩,但哪里都没有。”卡丹只能按照自认为有效的方式防疫,例如避免在孟买拥挤的早晨触摸任何人,用杜帕塔(dupatta)遮住脸,经常洗手,躲开那些正在咳嗽或是打喷嚏的通勤者。

“前一天,我终于从一位雇主那里得到了口罩,但这仍然令人恐惧。我和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和一个四岁的孙女住在一个公寓单间里。如果我们中的任何一个开始出现症状,我都不知道如何避免彼此接触。”她说。

在英国和美国,政府和大企业呼吁雇员在家办公,但那些打零工的人不在其列。

在英国,地铁和建筑工地并没有受到封城禁令的影响。

大部分建筑工人都是自雇性质,建筑公司连基本的防护措施都没给他们准备。每天挤地铁上班的建筑工人们,甚至没有一只口罩。

一名建筑工人在网上发视频吐槽建筑公司的无良,“为什么这种时期还会有这样的事?公司威胁我们不去上班就会受到处分或领不到工资。”

一边心惊胆战地上班,一边又担心工作没了失去收入,建筑工人内心的挣扎,同样适用于餐饮业和零售业的雇员。

一位沃尔玛雇员哭诉:“我能怎么办?我很害怕,害怕丢掉饭碗,又害怕死于新冠肺炎。谁能救救我?”

上周五,亚马逊证实,在美国至少已经有14座仓库出现了员工确诊病例。亚马逊在北美共运营着110多个仓库,其中大部分仓库依然在运转。

在亚马逊纽约的一个配送中心,工人们正在策划一场罢工以向亚马逊施加压力,他们要求公司关闭该仓库进行清洁和消毒工作,并且在仓库关闭期间为所有工人提供带薪休假。

此次罢工的纽约史丹顿岛配送中心内

可是不要忘记,仓库工人敢于罢工,是因为疫情下亚马逊业务暴增,仓库和配送中心人手本就严重短缺。

疫情之下,绝大部分雇工,根本不可能拥有跟雇主讨价还价的权利。

感染新冠会让穷人破产

这些冒险工作的人,一旦感染上新冠肺炎,哪怕侥幸活命也会陷入破产。

美国卫生政策分析组织KFF发布一项研究显示,没有并发症或合并症的患者,平均治疗费用为9763美元。有重大并发症和合并症的新冠肺炎住院患者,平均治疗费用为20292美元。

而所有入院患者,包括无并发症或合并症的患者,平均自付费用超过1300美元。

1300美元,听上去不算太多,可是截至2016年,40%的美国人拿不出400美元应急,至少有2700万美国人连最基本的医疗保险都没有。

住个院,已足以让底层美国人破产了。

与此同时,那些电影明星甚至Instagram上的网红,可以在毫无症状的情况下进行病毒测试,他们通常都有自己的私人医生。而许多私人医疗公司,已经开始为客户提供病毒检测服务,他们甚至有本事帮一些呼吸窘迫症客户调来呼吸机。

私人医生随叫随到

私人医疗公司Sollis Health的主管施泰因表示,他们公司提供的私人医护服务每年会员费就要8000美元,有专门位于纽约曼哈顿上东区的VIP急诊室,现在很多有钱人都开始咨询他们怎么入会。

Sollis Health内部环境

一位女演员要去日本旅行,旅行前打电话来确认,如果回来时感染病毒,能不能得到相关的会员护理服务。

疫情之下,最贫穷的人,最不可能获得医疗保健和治疗,尤其是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卫生系统主要取决于患者的支付能力,而不是需求。

死在步行回乡路上的人

失业有风险,工作也有风险,对于那些在疫情下挣扎的穷人来说,甚至回家隔离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因为找不到工作,很多在城市打零工的印度人纷纷返乡躲避疫情。

印度人返乡

可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封锁,城市交通陷入瘫痪,城乡班车减少、返乡人流过大,外加存款不足等原因,一些人连拥挤的返乡巴士都没有坐上。

成千上万的农民工,被迫步行数百公里回到他们的家乡。

印度人徒步回家

35岁的建筑工人辛格,带着老婆和两个孩子从德里出发徒步返乡。

一家人沿着高速公路走了14个小时,却只走出40公里,而家乡远在300公里之外。

一路上,辛格还遇到了很多徒步返乡的农民工。有志愿者在马路边,为这些返乡的工人发放水和饼干,志愿者萨米提说,他们在5个小时内就为2000人提供了水和饼干。

志愿者为徒步回家的人发放水和饼干

返乡途中时有悲剧发生。

一位警官告诉路透社,一名农民工在试图走168英里(270公里)回家后于上周六死亡。因为各种意外,至少已经有22名印度人在徒步回家的路上丧生。

印度人徒步回家

为了降低感染风险,全球各地的富豪们却正在通过公务包机出行。

欧洲私人飞机公司Luna Jets的销售负责人表示,现在公务包机的咨询较上年同期增长了45%。

在美国,一个人搭乘公务包机从佛罗里达到纽约需要支付20000美元,但因为公务包机可以使用单独的航站楼,且接触人员更少更为安全,因此颇受上层人士欢迎。

私人飞机内部

穷人连隔离都做不到

疫情之下,富人甚至连隔离都有特殊待遇。

在瑞士,一家连锁酒店新推出“新冠隔离套餐”,专门为高端客户群体提供奢华的“隔离住宿+医疗检测一条龙”服务。并确保最低限度的人员接触,包括前台登记都是自助服务。

瑞典Le Bijou酒店的房间

“隔离套房”费用从200瑞士法郎(约1500元人民币)至800瑞士法郎(约6000元人民币)不等,并提供私人主厨、高速无线网等豪华酒店服务。

另外,该酒店与瑞士私营医疗机构合作,为房客提供每日两次上门护理,但会额外收取800瑞士法郎(约6000元人民币);酒店还提供核酸检测服务,收取500瑞士法郎(约3700元人民币)。

《INSIDER》对于瑞士酒店提供豪华隔离套餐的报道

美国的一位女富豪,甚至在家里建立了独立的医学隔离室,配备了负压系统以防止病毒传入。隔离室包括一间卧室、厨房、里面还配备了盐水、药品、手套、口罩和氧气等。

这样的避难场景,穷人们连想都想不出来。

三名印度医生,讲述了他们在农村诊所经历的悲惨故事。

一位50岁的女人,持续一周出现发烧、咳嗽和呼吸困难等症状。

医生们没有办法给她做新冠病毒检测,考虑到她没有旅行史和新冠病人接触史,就按常规肺炎治疗,并建议她在家隔离。

然后那个女人的女儿回答:“医生,您所说的不切实际。”

“我们四个人住在一个房间,躺下来睡觉,都做不到各自保持1米距离。而且我们家三个人是妇女,在屋外睡觉并不安全。外面也有蝎子和蛇的威胁。”

医生试图说服患者,至少将其活动范围限制在家里,但她的女儿坚持说:“无论风吹雨打,生病还是健康,她都必须出去放牧山羊。”

一整天,医生都在与患者、朋友和家人进行类似的交谈,他们觉得,这些对话本质上都是“在他们的脸上打耳光”。

然而,还有一些印度穷人,连个像样的家都没有。

印度西孟加拉邦普鲁利亚地区的一座村庄里,有7名村民在返回村里后被医生要求居家隔离14天,然而这7人家中没有空间进行隔离。

印度人在树上隔离

为了不给家人和其他村民添麻烦,这7人只能住到树上进行隔离。

为穷人提供更多援助

三位印度医生为此写了一篇论文,结论是“过去几周发布的大多数公共卫生政策,都是以城市上层和中产阶级为中心的。”而对印度穷人来说,甚至连最简单的隔离都做不到。

目前,印度人口超过13亿,其中1.76亿生活在极端贫困中。

乐施会今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去年印度创造财富的73%,属于最富有的那1%。”

当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疫情,袭击已被巨大的贫富差距撕裂的社会时,又会发生什么呢?

《纽约时报》称,新冠病毒“正将更多负担推给当今两极分化的经济体和劳动力市场的失败者”,低收入人群更容易感染这种疾病,“他们也更有可能死于疫情。”

在印度,至少有400万人在城市中无家可归,7000万人居住在非正式定居点(如贫民窟)。

这些人既没有卫生设施,也没有饮用水设施,更没有可能获得诸如消毒剂、手套和口罩这样的保护措施。

印度专家担心,一旦病毒到达贫民窟里人口稠密的地区,将威胁成千上万对这种流行病缺乏认识的穷人。

目前,印度已宣布向穷人提供220亿美元的援助,包括免费食品和现金援助,但有人担心这可能无法满足需求。

阿比吉特·巴纳吉和埃丝特·杜夫洛,这两位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认为,需要为穷人提供更多援助。

“如果不这样做,需求危机将滚滚而来,成为一场经济雪崩。”

曾经有人问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什么是人类文明最早的标志?

米德回答:“治愈的股骨。”

股骨愈合,表明有人照料了受伤的人,米德总结说,对弱者的同情和帮助,才是人类文明的起点。第一根愈合的股骨,出现在15000年前的考古遗址中。

疫情推倒的多米诺骨牌,还在一块接着一块倒下,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请记住米德的这段话。

参考资料:

Al-Monitor:Egyptian lawmaker calls for free COVID-19 tests as Cairo accused of profiteering

TIME:Coronavirus May Disproportionately Hurt the Poor—And That's Bad for Everyone

Business Insider:American bankruptcies could get a coronavirus bump, even among the insured

Bloomberg Quint:For Workers Fleeing Indian Cities On Foot, Covid-19 Is The Least Of Their Worries

Live Mint:A rich man’s disease, a poor man’s burden, and the toll it’s taking on self-esteem

Wbur. org:While Some Wait For COVID-19 Tests, The Wealthy Cut The Line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