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拖欠房租,堂食缩水,许留山还能坚持多久?

iwangshang / 丁波 / 2020-03-13

摘要:许留山还能坚持多久?

天下网商记者 丁波

昨天起,“许留山倒闭”的消息开始广为传播。

多家媒体援引香港媒体的报道:连锁甜品品牌许留山被权记玩具公司入禀香港高等法院申请清盘,案件将于6月3日处理。报道还关联了去年的一则消息——许留山在香港因拖欠店租被状告公堂。

作为最早进入内地的港式甜品之一,怀旧伤感的情绪开始在社交网络上蔓延。有网友评论,“人生早已进入送别模式。”

对此,许留山官方微博在今天中午回应,“感谢大家对许留山的认可和支持,我们一切如常。”

我们致电许留山母公司煌天国际,对方回应称,只是个别许留山门店和房东之间的法律程序没走完。

“香港门店倒闭和内地这边没关系”

许留山有麻烦了。

自去年开始,许留山在香港就因为多家分店就被业主追要租金而上过新闻。

3月11日,位于粉领名都商场的许留山分店被业主告上公堂,称和许留山在2018年1月签订了为期24个月的租赁合同。

但许留山从去年8月开始就开始拖欠租金、冷气费等,金额总计超过了52万港币。租约到期后,许留山也未按期归还商铺。

去年,赴港旅游的人数大幅减少,当地旅游业、餐饮业等受到重创。许留山在香港的生意下滑也相当明显,全年关闭的门店数量超过了10家。

所以当“拖欠租金被告上法院”的消息再次传来,许留山倒闭的消息也随之而出。

今天上午,记者致电许留山西湖文化广场店。一名店员表示,“香港那边倒闭和内地这边没关系的,我们不受影响。会员卡可以继续使用。”

而已经全资收购许留山的煌天国际,对我们独家回应,目前只是香港个别许留山门店和房东之间存在手续没走完的问题。

但关于其他许留山的经营问题,对方表示暂不回应。

最早一批进入内地的港式甜品

许留山的经营现状确实令人堪忧,毕竟香港是其发源地。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香港人许慈玉以父亲许留山之名创办品牌。早期的许留山,只是停在街头巷尾的手推车,售卖古方龟苓膏和各种凉茶。一直到七十年代,许留山才在香港开下了第一家凉茶铺。

到了八十年代,许留山渐渐从传统凉茶铺向甜品小吃店转型,进入了2.0时期,店里才有了椰汁、糖不甩、果冻、萝卜糕等各色小吃。

1992年,许留山推出独创的“芒果西米捞”,以爽口纯西米打底,加入现打的鲜芒果汁,再配上半颗芒果肉,奇异的口感使其在香港日渐风靡,并在港式甜品界竖起了一块金字招牌。

2008年,许留山进军内地。时至今日,许留山的门店已遍布世界各地,数量超过了260家。

许留山甜品的味道,是很多人对港式甜品的第一印象。

难掩品牌老化问题

和十年前的光景相比,许留山已经在走下坡路。

近年来,随着五条人、炖物等新一代连锁甜品店在街头快速扩张,时尚的门头设计、推陈出新的产品、更年轻的营销方式,让古朴的许留山、满记等甜品店显得愈发落寞,客流量不复往昔。

2016年,餐饮企业煌天国际——黄记煌的母公司对外宣布,已完成对许留山的全资收购,交易金额超过了一亿元。

黄记煌董事长黄耕对媒体表示,“就是很普通的商业谈判,我们认为许留山是一家值得收购的公司,报表数据、收购价格看也都比较合适,管理团队也不错,就收购了。有机会将它收归麾下,对我来讲也是一种责任和荣耀。”

收购许留山的初衷,是为了走多业态、多品牌的经营策略。但策略似乎也没奏效,在日新月异的市场环境里,作为煌天国际主力品牌之一的许留山难掩老态。

2017年8月,拥有黄记煌和许留山品牌的煌天国际曾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但最终未能冲击成功。招股书显示,许留山在2015年到2017年期间,直营店、加盟店的收入、翻台率、客流量都在下降。

这两年,许留山仍在尝试转型来挽回颓势。

2018年,许留山推出了新品牌草本凉茶,主打产品也变成了上世纪成立之初的凉茶和龟苓膏,以示回归初心。

但2019年开始,许留山所有门店开始缩水“瘦身”。

杭州西湖文化广场店员表示,从去年九月开始,许留山的甜品业务就停掉了。门店已经从甜品店向饮料店转型,堂食区域大幅减少,仅剩下几张桌子。过去碗装的甜品也被一次性杯装的甜品、饮料代替。目前杭州地区13家许留山门店,仅存3家有碗装甜品出售。不过,许留山的充值会员卡也仅在这3家门店可用。

如今,疫情防控还在继续,实体商场门可罗雀。这对许留山来说,或许又是沉重的一击。

编辑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