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治疗11名危重病患效果显著,新冠肺炎康复者的血液是救命“神药”吗?

iwangshang / 贡晓丽 / 2020-02-14

摘要:利用治愈者体内产生的抗体来救治新冠肺炎感染者尤其是重症患者,是可行的。

天下网商记者 贡晓丽

伴随着疫情的起起落落,各路专家正在尝试各种治疗方案,从奥司他韦、α-干扰素到抗HIV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克立芝),再到最近在体外细胞实验中显示出一定潜力的阿比多尔(阿比朵尔),以及现如今最为炙手可热的吉利德的在研药品Remdesivir(瑞德西韦)。

抗病毒药物让人目不暇接,直到昨天晚上,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表示,医院正在开展康复病人恢复期血浆的输入,目前已显示出初步效果,康复患者体内有大量综合抗体对抗病毒。

大多数人才开始了解,原来除了种种抗病毒药物,对于传染病的治疗和预防,还有这种传统的方法,即采用恢复期病人血浆的输血疗法(抗血清)。

 

抗疫期间一名爱心人士在医院献血(来源:合肥晚报)

新冠特免血浆治疗效果良好

新冠特免血浆制品是由康复者捐献的含高效价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的血浆,经过病毒灭活处理,并对抗新冠病毒中和抗体、多重病原微生物检测后制备而成,用于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治疗。

此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呼吁:应当从立法层面要求康复者在知情同意、符合伦理、身体情况允许的前提下捐献宝贵的血浆,用于他人的急救。

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医务部主任沈银忠认为,利用血浆进行治疗确实是一个方向,因为患者一旦感染了病毒之后,血浆里面就会产生抗体,大家可以这一部分的患者的血清输入另外一些人的身上,如果血清是相吻合的状况下,简单理解就是,抗体会去中和病毒,根据以前传染病救治的经验,这是治疗传染病比较有效的方法。

事实上,直接给危重症患者注入新冠血清抗体已经产生了良好的效果。

2月8日,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为指南,首期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开展了3名危重患者的新冠特免血浆治疗,目前连同后续医院治疗的危重病人超过了10人。临床反映,患者接受治疗12至24小时后,实验室检测主要炎症指标明显下降,淋巴细胞比例上升,血氧饱和度、病毒载量等重点指标全面向好,临床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

“我们用康复者特异血浆临床治疗11例危重病人,治疗效果显著。”张定宇呼吁恳请康复后的患者积极来到医院,伸出胳膊,捐献血浆,共同拯救还在与病魔作斗争的病人。

新冠特免血浆制品为何有效?

目前对于新冠病毒肺炎没有特效药,而患者在被病毒感染后,自身免疫系统会针对新冠病毒出现免疫应答,产生相应的特异性抗体,当这些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具备足够规模时,就有可能战胜体内的新冠病毒。

而康复患者体内血液中往往就存在着足够规模的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通过对他们的血液抽取,对其血清进行一定的处理,便可以通过输血的方式把康复者血液中的抗体给到临床病人,帮助患者自身免疫系统对抗新冠病毒。

大众所关切的疫苗,以灭活疫苗为例,就是把杀死的病毒做成疫苗,让病毒的外衣仍然存在,进入人体之后,人的免疫系统就会把这种死病毒当正常病毒一样对待,产生出相应的抗体。人一旦产生这样的抗体,就可能一辈子不再受此干扰,比如天花疫苗。有的则是很长时间不会被再侵扰,如一些流感疫苗。

对于健康人群而言,通过注射疫苗可以预防某类病毒感染,但对于已经感染的患者,患病之后注射疫苗就很危险了,有可能加重感染的症状。这个时候,直接注射抗体是更可行的方式。

对于轻症患者而言,完全可以等待他们自己产生抗体来对抗疾病;但对于重症患者而言,注射康复者的血清,实际就是注入他们血清中产生的抗体,来和病毒“真刀实枪”地对抗。

治疗方法早已有之

使用康复期患者的血浆输注进行临床治疗的思路,在抗击SARS疫情时期实际上就已有之。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2003年曾提出用康复者血清治疗SARS患者的建议。当年74岁的老专家姜素椿医生在感染SARS后,在自己身上大胆试验,通过注射SARS康复者的血清成功康复,验证了这个医疗思路。在SARS时期,恢复期患者血清治疗方法对高危暴露人群产生了重要的保护作用。

在2014-2015年西非埃博拉病毒感染中,也有感染者接受了血浆注入治疗而存活,8例试验性治疗的患者中就有7例存活。

其实,人类早在100多年前,就开始使用血清疗法来对抗细菌引起的传染病了。

1891年12月10日,在柏林大学附属诊疗所的儿科病房,德国医生埃米尔·贝林给一个濒死的白喉病患儿注射了一种血清,这种血清里含有白喉抗毒素。第二天,患儿的病情明显好转。这是医学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开启了人类防治传染病的一条新路。

贝林因在理论上和临床上,成功验证血清疗法防治白喉、破伤风的有效性,从而得到全世界医学界的肯定,于1901年获第一届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目前看来,在缺乏疫苗和特效药的前提下,新冠肺炎康复者恢复期的血浆是临床特异性治疗最可及的资源。

可行性要看实际情况

虽然采用这种特免血浆制品治疗新冠病毒感染可以说是眼下最为有效的方法,有望大幅降低危重患者病死率,但其缺陷是需要采集康复患者血浆,而采血量是有限的。

“输血疗法可以说方法可靠,疗效确切,但这仍是小众治疗法,不可能像药物治疗那样惠及大众。”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全国新冠肺炎康复患者共7000多例,按50%患者献血,每人献血浆560~580ml计,也不过可采集1.5吨左右,临床上全部用上(不考虑可能产生的副作用,后遗症),也只能救治部分病患。

另外,血浆直接用于治疗,还要解决可能的病毒污染问题(艾滋、肝炎等病毒),目前国际上对血浆的病毒灭活/去除尚无可靠的方法。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也表示,虽然血清疗法可以较为有效地用来对抗或预防病毒或细菌引起的疾病,但血清成分复杂,对于是否会引起其他问题还存在不确定性。何况其存在的时间比较短,需要的血清数量也比较大。

针对采血量有限的问题,有人指出,病人痊愈后,在他们的体内会产生抗原特异性的B细胞。这些细胞会少量存在于外周血液中。通过不断的筛选,将这些B细胞捕获,通过序列的扩增和分析,便可以得到有效的全人源单克隆抗体序列,随后便可以在体外制备。

这种方法虽然解释起来很容易,但是实际操作中却存在种种技术难题。

首先,抗原特异性B细胞在外周血液中含量十分稀少。在一项研究中,研究者在外周血中分离到的抗原特异性B细胞比例仅为19/500000。

分离到B细胞后,对其序列扩增和测定的灵敏性,特异性要求也十分高。即使扩增出序列,表达出抗体,抗体的中和效果也需要进一步的鉴定。

因此,看似简单有效的方法,在实际操作中的工作量和困难程度都是巨大的。

康复病人,非常重要

无论如何,目前最可行的办法还是有尽可能多的康复者能够捐出自己的血液。

中国生物表示,目前,由其承担的“2019-nCoV感染恢复期患者特异血浆和特异免疫球蛋白制备”项目,已获得国家科技部组织制定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公共安全风险防控与应急技术装备”重点专项立项,同时得到了湖北省科技厅和卫健委等部门的大力支持。

中国生物也联合武汉发布中心发布倡议书,恳请新冠肺炎康复者捐献血浆,帮助危重患者。

今天上海出院的28例新冠肺炎患者中,有6名愿意捐献血浆。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成员、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表示,今天他们刚刚治愈出院,因此,要再过两周左右,等他们的身体完全康复,再请他们到医院来,献他们的血浆。

张定宇也呼吁这些恢复期的(康复病人)能够伸出自己的胳膊,帮助一下那些危重的病人。据悉张定宇团队将从康复出院的病人中筛选出符合条件的对象,动员他们伸出自己的胳膊,捐献自己的血浆。

“不需要他们专门来医院,我们接下来会筛选出符合条件的对象,主动给他们打电话联系。而且献血对身体影响很小,稍微休息就能恢复。”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