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非洲盒马村:有人变种植大户,有人收入翻5倍

iwangshang / 网商君 / 2020-01-17

分享:
摘要:“如果卢旺达能够成功,那么全世界80%的国家就都能成功”。

网商君

非洲作为世界新兴市场的崛起,是新世纪以来最令人振奋的变化。深处非洲腹地的卢旺达,声名在外的是旅游和咖啡产业。现在,他们有机会写下新的故事。

春节前,盒马自有品牌火山猎人辣椒酱甫一上市,即成热门年货。火山猎人的原料,来自卢旺达一款叫做哈瓦那的辣椒。哈瓦那辣椒位列世界顶级辣椒top 10, 是罕见的果香型辣椒。

卢旺达辣椒辗转飞行3万公里在中国上市,得益于eWTP。过往,卢旺达的辣椒因为太辣缺乏销路,一大半要倒掉。零星种植的同时,零星出口到欧洲。

中国科学院的Herman博士,和中国籍妻子杨红一起在非洲建起了盒马村

首届进博会落幕后,盒马与非洲卢旺达发展委员会(RDB)在eWTP的合作框架下,签署合作备忘录,推动卢旺达当地产品进入中国。

2019年1月和9月,盒马团队两次到访卢旺达考察。10月,盒马的订单,让辣椒有了成为产业的机会,辣椒热潮席卷卢旺达全境。一批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返乡种上了辣椒,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农民。此前,他们像候鸟一样栖身在不同工地,日均收入不足10元人民币。

对未来更深远的变化,在产业的深处。受过良好教育又深谙数字经济时势的创业者,入场了。2018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的Herman博士和中国籍妻子杨红,是他们的代表。在首都基加利附近的Gashora村,Herman用卢旺达语、英语和中文,立了一块“盒马村”的牌子。

“我在Gashora有5公顷土地,不光自己种,还想带动年轻的农民。在非洲,盒马村的普惠价值与eWTP一脉相承,它让卢旺达人,有机会参与新零售。这会是一个改变大多数贫民的机会,也是非洲新农业的机会。” Herman说。

辣椒卖到中国,农民收入翻5倍

卢旺达全境多山地和高原,大部地区属热带高原气候和热带草原气候,温和凉爽。咖啡是当地的主要产业,全国大约有3.3万公顷咖啡种植园,50万人从事咖啡种植业。

较之咖啡,辣椒在卢旺达国内地位尴尬。

“在卢旺达,没有辣椒主产区,全国很多地方都种,零星分布。说它是经济作物,但是效益又不好,只有少量新鲜辣椒出口到欧洲,超过的50%的辣椒卖不出去。”Herman说。

卢旺达辣椒一上市就成今年盒区房热门年货

对哈瓦那辣椒,盒马买手霜惜的第一印象是辣。

“我们在做产品拆解的过程当中还带着橡胶手套、带着口罩。然后到第二天,辣椒是透过了橡胶手套,我们洗手的时候手指还是疼的。因为这个辣度太高,本地人不怎么吃。农民在种的时候是不敢种,种完了以后没人收。”霜惜说。

由于没法直接进口新鲜辣椒,哈瓦那辣椒从卢旺达到中国,会先在卢旺达当地工厂进行粗加工。抵达中国后,再由盒马的合作工厂进行精加工。按照卢旺达现有的生产能力和中卢双方的相关进出口规定,这种方式效率最高,当地农民和加工厂能获得的收益最高。

Herman算了一笔账,按一个农民种1公顷辣椒来算,种植、收获周期8个月,平均日收入可以达到50~60元,这是他们以前打工收入的5~6倍。

“我们想通过订单农业提升当地的辣椒种植规模,让他敢种,种完了有地方收,收完了有通路可以去做销售。将来我们再回到卢旺达进行基建,帮他们做一些附加值更高的产品,带动整个卢旺达地区GDP的增长。”霜惜说。

事实上,为了把卢旺达辣椒带到中国,盒马并不轻松。

一方面,粗加工涉及配方,比如需要用盐腌制辣椒,盐多了,影响辣椒口味,不利于成品;盐少了,半成品又容易腐烂。

另一方面,交通也难。卢旺达远离海岸线,重重转运的时间和经济成本比空运更高。盒马团队选择了空运。

空运对包装容器要求严格,卢旺达执行严格的“限塑令”,盒马第一批空运回国的半成品,因为包装用的可降解塑料袋在运输过程中破损了,不仅无法再进行深加工,还耽误了研发时间。随后,盒马找了新容器,从头来过。

当医生的父亲提前退休成了3号员工

新晋的种植户之中,最特别的是毕业于中科院的博士Herman。Herman的全名是Uwizeyimana Herman,出身于卢旺达中产家庭的他,准备去种辣椒的时候,家人以为他是不是疯了。

他的父亲是一名医生,母亲是一名护士。家庭的期望里,中科院博士毕业后他应该进入学术圈。

没走寻常路的Herman,2018年学成回国后,和妻子做起了基建生意。2019年,盒马总裁侯毅带队到卢旺达考察,Herman作为志愿者参加了接待。这一次的接触,开始改变他的人生轨迹。

“我们参加跟盒马的合作,前期负责的调查研究,中间安排考察事宜,后期跟进测试生产工艺,运输链路,清关文件以及工艺标准,跟工厂协调的工作,完全没有收益,就是为了推进整个项目落地。盒马是造梦者,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夫妻萌生了种辣椒的想法。”Herman的妻子杨红回忆。

为什么种辣椒,Herman有自己判断。

“我们国家的气候环境跟中国的昆明差不多,但是我们的玉米每年却要大量进口,不是我们没有地,而是我们没有技术,方式很单一。另外,我们作为内陆国家,产品能出去机会不多。优势也有,国家很重视农业的发展,自然环境很好。盒马要做高端辣椒酱,对我们来说,就是进入一个消费升级的超级市场的机遇,这也是一个可以改变大多数贫民的机会。”Herman说。

Herman和他带动的农民一起在地里讨论辣椒种植

为了种好辣椒,Herman在首都基加利远郊的Gashora建起了盒马村,在那里他已经有了5公顷的田地。2019年12月,他亲手种下了自己的第一株辣椒苗。Herman还拉着父亲提早从医生岗位上退休,加入公司,成为他和妻子之后的第三位员工。在卢旺达,这是一份极好的职业。

“盒马给了卢旺达农业希望,未来我希望能在卢旺达完成辣椒酱的所有工艺,有一款卢旺达自己的产品。和咖啡不一样,种辣椒农民也比较容易学,成熟周期短,采摘后不需要加工,可以直接出售,更能惠及大多数人。” Herman说。

这其实也是阿里巴巴的愿景。2018年10月31日,eWTP落地卢旺达,时任阿里巴巴

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和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共同出席了揭牌仪式。

“eWTP不是帮助卢旺达全球化,而是与卢旺达共同建设eWTP改进全球化”,马云说,eWTP是在为未来建立全球贸易新规则,将帮助全球80%的小企业、妇女和年轻人,“如果卢旺达能够成功,那么全世界80%的国家就都能成功”。

眼看着辣椒行情看涨,卢旺达政府也没闲着。

2020年1月15日,卢旺达政府把包括Herman在内的3家辣椒上下游的公司叫到一起,提议大家一起合作,为后面与盒马的深度合作做准备。

政府的干劲感染了Herman。Herman记得,此前盒马总裁侯毅去卢旺达考察的时候,卢旺达的新闻联播做了长时间的报道。

现在,霜惜除了操心商品,有时候也会想起卢旺达的孩子。去考察的时候,她的28寸旅行箱,有半箱装的是糖果。在一个村庄,有的孩子瞬间就塞进嘴里,有的很久也没舍得吃。

“他们吃糖的样子,让人心疼。”霜惜说。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