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蹭上李佳琦,这家净利润下滑六成的上市公司两度涨停,它能鲶鱼翻身吗?

iwangshang / 徐艺婷 / 2020-01-17

摘要:李佳琦的影响力放射到了资本市场。

天下网商记者 徐艺婷

蹭上李子柒的鞋企星期六正在冲向它的第17个涨停,一家名叫新文化的公司也因为李佳琦冲上了暴涨的道路。

1月16日,上海新文化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迎来一字涨停。

1月17日,同样的场景再次出现。

经历两轮涨停后,新文化的股价为6.37元,总市值为51.36亿元。

过去几年中,这家上市公司业绩不佳,股价跌跌不休或者持续低迷是常态,而接连两天一字涨停是绝无仅有。

此番奇象,起于一则公告。

1月15日傍晚,新文化发布了一则公告,称已经与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为后者旗下的艺人李佳琦提供客户及整合营销方案,以提升李佳琦的曝光度及预算收入。

搭上网红李佳琦的快车之后,新文化在资本的眼里也从一个“差等生”变成了“优等生”。

新文化需要李佳琦

对新文化来说,此次与李佳琦的合作至关重要,几乎等同于救命稻草。

企查查显示,新文化成立于2004年,实控人为杨振华,主营业务有两大方面:第一,影视剧、电影的制作和发行;第二,户外广告投放,主要以自身拥有的LED大屏为基础。

2012年上市后,新文化的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增长。

拐点出现在2017年。当年营收为12.33亿元,同比增长10.8%;净利润却同比下降6.8%,为2.46亿元,首次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势头。到了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同比减少19.05%,仅4.49亿元;净利润同比减少62.46%,仅8424.99万元。

新文化2009-2018年财务数据

如何挽救濒危的业绩?

新文化找到了网红这味解药,迅速谋求与李佳琦的战略合作。

根据公告,在合作期间,李佳琦将被接入新文化的户外LED大屏、机场大屏、车屏等广告资源位,增加线上线下的曝光,最终达到“移动互联网媒体+传统媒体”全媒体整合营销的效果。

绑定李佳琦,一来可以为新文化增加曝光量,二来可以盘活公司旗下的广告资源。而最为重要的是,作为一次尝试,如果新文化和李佳琦的合作可以走通,那么可以大面积复制推广,比如李子柒也好,薇娅也罢,都可以建立这样的关系。

从这个角度看,这次合作无异于新文化对未来业务的一次“打板”。

此前,鞋企星期六“蹭上”网红李子柒,出现连续多日涨停,高管趁机减持,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

深交所关注函

就在新文化公告发布的第二天,深交所也下发了关注函,要求说明四大问题:有没有能力为李佳琦提供营销方案?已签署的四份框架协议有没有进展?是不是想炒作?协议相关人员有没有买股票,是不是想高位套现?

深交所问得犀利,也给了股民足够的风险提醒。

但截止发稿,新文化尚未回复。

李佳琦的崛起,美腕的算盘

新文化需要李佳琦和美腕,李佳琦和美腕需要新文化吗?

也需要。

企查查显示,美腕上海成立于2014年,由贵州美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实控人为戚振波。其主营业务为网红、艺人以及模特的线上服务,包括提供拍摄、表演、主播、电商分销等多种合作机会。

这家公司的一大优势就是独创“BA网红化”。

所谓BA,即指线下专柜销售员。所谓“BA网红化”,即指将普通BA培养成带货千万的淘宝主播。

在这方面,他们打造出的典型案例是李佳琦。

如今的李佳琦,双11一场直播就引导成交超10亿元。

早年,他却只是欧莱雅线下专柜的一名销售员。因服务态度好并且愿意亲自为客户进行口红试色,他屡屡创下佳绩,但行业天花板决定了他的平均月薪只有6000元。

2016年,李佳琦赶上了变化。

欧莱雅牵手美腕的“BA网红化”,让销售试水网络直播,李佳琦也在其中。他连播一个月,病到无力也不放弃。本就有着出众的长相和口才,再加上勤勉,他很快被美腕的老板相中。

李佳琦记得,当时老板是这样说的:有人做淘宝主播直播一年,换了好车好房。于是,动心的李佳琦去了上海发展,成了如今一年带货几十亿元的“网红一哥”。

美腕成就了李佳琦,但也只有一个李佳琦;李佳琦成就了美腕,但也时时处于危机当中。

危机来自两方面:一是网红的快速迭代,二是网红的同代竞争。

网红迭代以张大奕为例,作为1.0时代的网红,年收入一度超范冰冰的张大奕,曾助力如涵在美国上市,如今却面临业绩瓶颈。2.0时代的李佳琦,已经生出了同样的焦虑。

网红竞争以薇娅为例。在天下网商与淘宝官方共同出品的《淘榜单》上,薇娅在粉丝数和内容消费指数上常年占据第一位,李佳琦位列第二。两人常常同台竞技,暗自较劲。

《淘榜单》

美腕与李佳琦相互依存。上海妆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美腕持股51%,李佳琦持股49%。

好则互利共惠,坏则唇亡齿寒。

此番与新文化合作,美腕也是希望借助后者的资源,让李佳琦获得更多的曝光,在网红江湖中奠定更为稳固的地位,从而让公司获得更加丰厚的收入。

里面的想出去,外面的想进来

李佳琦与新文化合作的另一重意义,在于出圈。

2019年11月以来,明星频频做客李佳琦的淘宝直播间:朱一龙在这里卖起了身体乳,高晓松在这里做公益卖起了农产品,胡歌和桂纶镁来这里宣传起了电影……

不只是李佳琦,薇娅也在谋求出圈。

和卡戴珊连线并送她一盒中国麻将,和大鹏、柳岩一起直播,卖起了电影《受益人》的票房,和著名歌手林依轮一起推荐他的拌饭酱……

以前,谁是当红的明星,谁就上《天天大本营》;现在,谁是眼下最火,谁就上李佳琦、薇娅的淘宝直播间。

网红们用自己的方式,希望获得“带货”以外的标签。

李佳琦与新文化合作,也是希望获得淘宝之外的流量,成为明星式的存在。

淘内的网红想出圈,淘外的网红想进门。

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拥有百万以上粉丝的网红几乎都有一颗进军淘宝直播的心。

辛有志是快手签约作者,拥有3716.2万粉丝。2018年底,天猫“辛有志专属店”上线,不到一年,粉丝便超250万。

古风美食网红李子柒,微博粉丝2180万,抖音粉丝3450万。2018年8月,她开了一家天猫旗舰店,年成交额在3.6亿元之上。

2020年,网红朱一旦、韩美娟、李雪琴等纷纷加入淘宝神人计划。“网红的最终归宿是淘宝”,这句话不只是一种趋势,也成为了真实存在。

对于入淘,李雪琴说:“很简单,想挣钱。”

通过内容创作完成粉丝积累之后,网红们挣钱途径有两种:一是广告,二是电商佣金。

但这两者都比不上拥有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淘宝店。相较于广告和电商佣金,这里是离商业更近的地方,更能成为个人品牌的汇集地。

为自己代言,而不是其他,或许是每一个网红的终极梦想。

编辑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