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跑腿人”讲述传奇经历:半夜狂奔50公里送狗,过年扮“财神”去拜年

iwangshang / 王奇一 / 2020-01-16

摘要:“跑腿人”是城市里的游侠,他们记录着城市里发生的大小故事。

天下网商记者 王奇一

30岁的江西人石庆明在杭州送了两年多外卖,包括跑腿单在内,他一共送出了12400多单。

石庆明把自己定位成一个“跑腿人”,城市里的游侠。

 

跑腿人石庆明在杭州做跑腿两年多

在韩国电影《治愈者》中,“跑腿人”被称为“22世纪的未来职业”。电影里的跑腿人什么都干,样样全能,还会接到诸如“为雇主取到特定对象的DNA”这样很酷的活儿。

石庆明的跑腿单没有那么酷。他曾给肿瘤医院送过药、给高档别墅区九溪玫瑰园送过猫,也给楼盘开盘当过托,接的最多的是送钥匙、代买日用品等。

在杭州这座近千万人的城市里,活跃着十几万跑腿人,只要下单,他们可以为你干任何合法的事情。每天有几十万人懒得去超市而找跑腿人代买日用品,有好几万人忘记带钥匙,有几千人要当天把文件送到其它公司,有几百人要把猫送到别人家里。还有几场活动要找人排队,甚至有几十个人着急买药。

 

跑腿人送的最多的是药品

像石庆明这样的“跑腿人”就像这个城市的录影机,记录着正在发生的大小故事。如果把跑腿人聚在一起听他们讲故事,就能看到最真实的城市生活。

为人跑腿的乐趣

12月底的一天下午,石庆明接到一个奇怪的跑腿单。他打电话询问:“你这个单子什么意思?到底是要我干什么?”

下单的客户告诉石庆明,之所以在饿了么上下了一个空的跑腿单,是想随机找一个小哥聊聊关于“跑腿”的事。他欣然应允。

下午3点,石庆明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头发和衣服上还挂着雨水,有点狼狈。

石庆明说,奇奇怪怪的跑腿单接过不少,接到采访单还是第一次。

在杭州做跑腿工作两年多来,石庆明每天风雨无阻,“越是下雨天,单价越是高,单子也越多。”家里条件不好,他不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

大多数人不会记得跑腿人的名字,但跑腿人可能记得曾被托付过的事情。

石庆明有一次接到一个跑腿单,雇主要买一种特定的白色水笔,雇主说自己已经跑了好几个商场都没买到,要他全杭州找这种笔。

石庆明觉得既然雇主自己跑了几个商场都没有,自己去找肯定也是浪费时间,他想到了淘宝,结果还真在淘宝上找到了。

 

石庆明的跑腿战绩不错

“其实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石庆明说,“就看有没有用心去解决。”

石庆明相信,自己不是无所不能,但一定竭尽所能。因为能够帮别人解决问题,石庆明觉得跑腿人是一件很酷的工作。

除了酷,跑腿人工作的自由度也很高,没有领导管、时间自由、打开手机就能开始。

不过,在很酷和相对自由之外,跑腿人的工作也并不那么称心,主要来自外界的眼光。

石庆明说,这份工作做了两年多,感觉这个职业还没有被尊重。他比较反感“跑腿小哥”或“跑腿的”这样的称呼,对“跑腿人”的称呼是接受的。

“我们赚的不少,勤奋一点的一个月8、9千少不了,而且没有外界想的那么苦。”

怪单天天有

跑腿替人办事,什么单子都会有。送钥匙、代买日用品等只能算是常规需求,其实每天都会有稀奇古怪的跑腿单子。

在跑腿人的圈子里,一些奇葩单子常常广为流传。

买卫生巾、避孕套,从酒桌上扛回烂醉的男女、去酒吧霸台,甚至开家长会、写小学生作文、帮忙删朋友圈、帮忙跑步,然后拍照发朋友圈等等。

石庆明说,他认识一个刚入行的跑腿人,曾在过半夜两点接单,去萧山接一条50斤重的成年金毛犬,把金毛送到塘栖。这一单全程40多公里,耗费三个多小时,额外加价150元。

有经验的跑腿人一般不接这种单子,一是太晚,二是50斤的金毛狗不容易送,三是钱不多。他们会权衡收益和成本,有时候也会碰上很轻松的活儿。

有些怪单子也意味着不菲的收入。

石庆明说起他的一个同行,去年春节期间,就接了一个奇葩单——扮财神给客户拜年。财神的衣服帽子都是雇主准备好的,只要穿着这身衣服去几个家庭工厂拜年即可。

 

跑腿人的朋友圈

这个跑腿人那天一共跑了两户人家,都是小工厂主,平时住在厂里,春节期间工人放假,厂里冷清,来了一个穿财神拜年的,顿时有了年味儿。

在石庆明的接单后台里,每天都会出现特殊的跑腿单。石庆明向记者展示了他的接单后台:就在刚才,有人下单说自己的车坏了,找一个跑腿人替他接个人。

 

时常在接单后台里看到奇怪的单子

这个单子的价格只有13.5元,又临近晚饭时间,外卖单开始多起来,这种单子估计没有多少跑腿人愿意接。

他曾在接单后台里看到过半夜要代买成人用品的,也看到过午夜要找人聊天的。这种单子跑腿人都不愿意碰,一看就是恶作剧,还容易惹上麻烦。

跑腿人的未来

在成为跑腿人之前,石庆明做过半年多快递小哥。“做快递没什么意思,赚的钱其实差不多。”石庆明说。

不继续做快递小哥的原因,石庆明说是因为送货的工作太单调。他喜欢接受挑战,不喜欢日复一日做重复的工作。

送外卖是和时间赛跑,相比快递送货,挑战大得多;跑腿不仅要和时间赛跑,还要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任务,更像是一场游戏,难度也更大。

石庆明喜欢做跑腿多于送外卖,送外卖能够赚到生活费,而跑腿办事则更有成就感。

他说喜欢跑腿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享受这种受人之托、帮人办事的乐趣——你们办不了的事,我能搞定。

去年春节,石庆明没有回家,今年他打算早点回去看看父母。

越到年节边,平台对春节留守城市送单的小哥还会给予一定的倾斜,单价收益越高。尽管如此,他还是打算只干到腊月廿九,年三十回家吃顿年夜饭。

两年多来,帮别人帮了1万多单,还没有帮父母做过什么。

何时返回杭州他还没想好,他想在老家了解一下那边的外卖跑腿市场。

再过几年,等自己跑不动了,他想用这些年在杭州积累的经验,在老家开一个配送点,让那边的人也能做这份工作。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