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成都,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互联网之都?

iwangshang / 徐艺婷 / 2020-01-08

摘要:吃着火锅,打着游戏,刷着短视频。

天下网商记者 徐艺婷

1990年,成都七中从1700名的考生中选出了54位数学成绩拔尖的学生,组成了综合数学实验班。

班里的第一名叫王小川,后来上了清华,成了搜狗公司的CEO。

第二名是一位叫庄莉的姑娘,她的上一份公开职务是蔚来汽车的软件负责人。

王小川的同桌叫陈睿,从金山软件和猎豹移动走出后,成了bilibili弹幕网的董事长。对,就是最近因跨年晚会而大火的那个B站。

他们还有一位叫任宇昕的同学,现在是腾讯公司的首席运营官。

当年的少年一个个长成了互联网界的大腕,当年的成都也融入了互联网之中。

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12月,成都市网民规模达1142万人,互联网普及率达69.9%。

2019年1至11月,成都市电子商务交易额达到了20022.11亿元,同比增长18.21%。网络零售额3292.40亿元,同比增长21.95%。

这个西南门户城市,在火锅之外,正在烙上一张“互联网”的名片。

满城尽网红:从游击队到正规军

在抖音2018年度榜单上,成都获赞23.7亿次,仅次于北京。以全国人口计算,平均每个人给成都点了1.7次赞。

网红城市的背后,是一群网红人。

2019年的一天,采耳师傅朱军接到了来自亲戚的电话:“我在抖音里看到你了噻!”

在那条爆火的15秒的视频里,他头戴探照灯,瞪大了眼睛给客人掏着耳朵。网友纷纷表示看得不过瘾,不断催促更新。

 

朱军给客人采耳

采耳起于成都,也流行于成都。十几种工具轮番上阵伺候一双耳朵,既是清理污垢,也是一种享受。

朱军已经在这行做了11年,他没想到,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手艺,借着互联网成了香饽饽。

在抖音、快手和B站上相继火了之后,本是地域性的采耳走出成都,成了令人向往的打卡项目。与此同时,朱军和身边同行的生意增加了三成以上,收入从一天三百元涨到五百元,多的时候能有上千元。

即便如此,要论成都野蛮生长的网红们,朱军还不是最拔尖的。

人民公园的小广场上,郑伦发不时中断跳得起劲的舞蹈,和远道而来的粉丝合影。

 

郑伦发

86岁,花白的头发,多姿的舞步,一时兴起的一字劈叉,让他迅速走红。他的舞蹈视频,单条点赞数超60万,评论数超一万。他干脆自己注册起了账号,拍起了短视频。

网友们赞美他年轻的心态,这位成都老爷子身上也的确散发着本城人的独特气质:乐天知命,珍惜当下。

成都红人,不只朱军和郑伦发般的散兵游勇。

2017年,“办公室小野”横空出世。

齐肩长发的白领小野,经常在办公室DIY美食:用饮水机煮火锅,用电脑机箱摊煎饼果子。

短短两个月,她发布16条视频,全网点击量超5亿。

小野背后,是国内排名第一的短视频机构洋葱集团。目前,洋葱旗下还有舞蹈达人代谷拉K、段子高手七舅脑爷等IP,全网粉丝均已超4000万。

2018年,美食垂直类MCN机构“瘾食文化”在成都成立。“大胃王朵一”、“大胃王余多多”以及 “饲养员谈鹏”等20多个网红IP,掀起了一阵吃播浪潮。

一年后,短视频公司、MCN机构以平均一天一家的速度落户成都。一名机构负责人表示,休闲的成都可以造出发达的游戏业,也适用于极富创造力且同样具有娱乐功能的短视频。

第五大人口城市:互联网必争之地

2018年,成都常住人口已达1644万,仅次于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四大直辖市,位列第五。

同一年,成都实现社会消费品总额6801.8亿元,同比增长10%,在副省级城市中增速排名第二。

去年,成都旅游总收入4650亿元,同比增长超20%。

数据背后,短视频、新零售、外卖、网约车等行业巨头摩拳擦掌,抢夺市场。

2018年6月底,成都人民发现,街头多了一群身着橙色工服的滴滴骑手,日常点单也有了三种选择:饿了么、美团和滴滴。原来继无锡、南京和泰州后,滴滴出行旗下的外卖平台将第四城选在了成都。

对此,饿了么美团大力发放优惠券回馈消费者。当时正值优酷世界杯期间,饿了么还推出了24小时送餐,准时达Plus服务时段也从高峰期拓展为24小时。

三个月后,成都人上街购物又发现了一个新奇现象:以往结账排队的高峰期,红旗连锁超市里至少等上五六分钟才能买单,现在却基本不需要等待。

原来,红旗超市成为四川首批上线支付宝刷脸支付的连锁超市,消费者在自助收银设备进行人脸识别和手机验证,10秒就能完成交易。

2019年,新零售生鲜打响了卡位战,成都成为重点城市。

当年四月,盒马在成都开出第12家店,至此覆盖75%的主城区,覆盖9000多个小区。成都超越北京、上海,成为全国“盒区房”覆盖第一的城市。

几乎同一时间,网约车硝烟四起。随着高德、美团等聚合平台的入局,滴滴巨头地位有松动之势。

2019年6月,滴滴试水聚合平台,接入第三方打车服务——同城艺龙旗下的秒走打车。用户除了使用快车、专车之外,还可以通过滴滴呼叫第三方服务商的车辆。成都,正是滴滴这项业务的全国首个试点城市。

成都离“互联网新一极”还有多远?

互联网集体抢占成都,抢的是市场;成都也在奋力争夺互联网公司,争的是未来。

2005年和2006年,马云两次走访成都。

2009年,阿里巴巴进入成都,宣布在此建立研发中心,投资1亿美元。这成了当时四川互联网行业最大的投资项目。

马云说:“不仅阿里巴巴要来,淘宝要来,支付宝要来,阿里软件要来,阿里投资也要来。”

十年后,阿里巴巴在成都的业务已涵盖了蚂蚁金服、1688、零售通、阿里云等诸多方面。

天府软件园

在成都城南的天府软件园内,除了阿里巴巴,还有腾讯、新浪、陌陌等公司。

早在2007年,腾讯就在这里买下了两栋楼,建立成都分公司。七年后,这里有了腾讯游戏的天美L1工作室。2015年,这个一度快被解散的工作室创造出了风靡全国的《王者荣耀》,成为腾讯的营收支柱。

在力争成为大型互联网公司的“第二总部”之外,成都也希望引进中型明星企业。2016年,锤子科技的10亿元融资中,有6亿元来自成都时政府。2018年,成都市政府又引入了人人车。

与此同时,成都本土也长出了一批互联网企业。

酒水新零售1919曾获得阿里巴巴20亿元战略投资,估值达70亿元。去年,360旗下的系统工具软件鲁大师成功上市,股价首日上涨超200%。此外,极米科技、百词斩、咕咚运动、货车帮等公司也快速发展,不少企业成了所在领域的隐形冠军。

近年来,成都市政府已经陆续发布了关于“大数据产业发展”、“促进5G产业发展”、“加快人工智能发展”等多项政策。

成为互联网的“新一极”,成都还在努力攀登。

编辑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