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超100万人大暴动,20个码头罢工……今年的智利车厘子,还有戏吗?

iwangshang / 倪轶容 / 2019-12-24

摘要:真没想到,给中国吃货选个车厘子,居然要出生入死!

天下网商记者 倪轶容

在和平年代,“出生入死”并不常见,但上海小哥牧轲,却刚刚在智利经历了一场和暴徒、子弹、燃烧的汽油瓶有关的“生死劫”。

牧轲是智利车厘子公司佰兹果(Prize)刚刚入职的中国区总经理,今年11月,他前往智利,为中国吃货们挑选即将上市的车厘子。不想,在首都圣地亚哥刚下飞机,前来接机的智利员工二话不说,直接把他塞进车里,疾驰而去。

直到一片打砸抢后的狼藉映入眼帘,甚至还能看街头巡逻的吉普军车,牧轲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智利的暴动,比想象中的还要夸张,而对车厘子行业来说,这显然是个危险信号。

 

暴乱中的的智利街头

近年来,中国人吃掉的智利车厘子,占该国总产量的85%,而今年,预计有90%的智利车厘子销往中国。每年11月-12月,都是车厘子种植园最忙碌的季节。只有在这时摘下的车厘子,才能赶上中国春节前的“黄金消费期”,一旦赶不上,价格就直接跳水,一年辛苦付诸东流。

今年春节来得早,本来留给智利车厘子的时间就不多,而在这个节骨眼上,当地却爆发了史上最大暴动,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想到车厘子种植园的工人可能都上街闹事去了,牧柯的内心,就充斥着难以名状的恐惧和焦虑。

三毛钱引发的血案

“这看起来像是二战时的场景,只不过它发生在智利首都。”11月,圣地亚哥市中心一座170年历史的教堂在暴乱中被焚烧,一位幸存者如此描述他的感受。

据《金融时报》等外媒报道,10月,一场不断升级的暴乱横扫智利,超过100万人上街,他们烧毁公共汽车,点燃邮政局,投掷催泪弹……近20人在冲突中丧生,1000余人受伤。随后,圣地亚哥进入紧急状态,政府实行宵禁,全副武装的士兵和坦克,出现在了街头巷尾。

无奈之下,智利总统宣布,取消原本打算在圣地亚哥召开的APEC峰会。这件事,实在是有失颜面;而更讽刺的是,就在4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还称智利是拉美“优等生”,认为很多国家都可以向它学习——这脸,打得啪啪的。

而引发智利有史以来最大暴动的原因,也相当奇葩,竟然只是因为地铁票涨了三毛钱。

《纽约时报》的报道提到,10月初,智利地铁公司打算把票价从800比索涨到830比索,折合成人民币,就是从7.97元涨到了8.27元,贵了三毛钱。没想到,这引发了极大不满。人们砸玻璃,往铁轨上扔障碍物,甚至直接一把火,烧了地铁站。

不过,当地人表示,地铁票涨价,只是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无力感”才是驱使他们闹事的真正原因。这种“无力感”包括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不够糊口的最低工资,以及欠缺的医疗、教育体系。

“统治这个国家的人,似乎跟我们生活在不同世界里。”一位49岁的智利人,这样告诉媒体。而他们,只能用极端的方式,为自己发声。

最令牧轲担心的,是暴动的人群中,出现了码头工人的身影。如果他们也闹罢工,那今年的车厘子岂不是真要凉凉?牧轲的心,不由一紧。

令人意外的车厘子种植园

从机场到种植园的两个多小时车程,牧轲感觉像过了一辈子这么久。

不过,真正到达时,他却释然了:一望无际的树林里,嗅不到一丝硝烟和躁动的味道;夏日浓烈的阳光下,人们摘下红宝石般的车厘子,各种口音的西班牙语,此起彼伏。

在和创始人艾利汉州(Alejandro Garcia-Huidobro)的交谈中,牧轲了解到,佰兹果旗下的300多个合作果农的种植园,没有一家的工人参与暴动。事实上,不仅是佰兹果,整个智利车厘子行业里,都鲜有工人参与暴动的传闻。“这会儿,他们忙着赚钱还来不及呢!”艾利汉州笑着说。

 


车厘子加工厂里的艾利汉州

在圣地亚哥,白领每月平均工资大约相当于3500元人民币;但在车厘子种植园,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高达4000-5000元人民币,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收入更高。

车厘子的高货值,是高收入的直接原因。一个货柜(大约20吨)车厘子,货值往往超过100万元,是苹果等其他水果的5倍以上。而从种植、包装、到运输,每一个环节,都能分享到红利。

在包装车间,娇贵的车厘子要用冰水降温,还有“私用”的机器,这养活了一大批运维工人;在码头,人们最喜欢接的单,就是车厘子,因为这意味着比其他水果高好几倍的收入。即使在大罢工期间,码头工人也为车厘子留出了一条“绿色通道”——本来,罢工和暴动,就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劳动回报,谁又会本末倒置,砸掉手里的“金饭碗”呢?

 


艾利汉州的直升机,在车厘子种植园上空巡视

《经济学人》曾刊登过一篇文章,称车厘子行业是智利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样板。文章指出,过去智利曾依赖铜矿出口,但和铜矿比,车厘子显然是个能提供更多附加值,让更多人富裕起来的行业。而大洋彼岸的中国,则是智利车厘子最大的“金主爸爸”。

当暴利时代一去不复返

智利车厘子的“中国奇迹”,背后有着电商的影子。

十年前,艾利汉州刚来中国考察时,就连最专业的水果批发市场里,都很难看到智利车厘子;但短短几年内,其却一跃成为最火爆的网红水果,就连艾利汉州本人,都辞去电信公司高管职务,“下海”成了一位车厘子种植园主。

产于南半球的智利车厘子,上市季节正好是北半球的冬天,不但避开了美国车厘子等强敌,还赶上了中国春节这个消费大旺季。

不过,多年前,实体水果店不敢卖车厘子,因为其太娇贵,货架期又短,销售的风险太大。但掌握了“消费升级”精准需求的电商平台,却敢于“吃螃蟹”,而线上快速、及时的消费者反馈,也极大缩短了进口供应链的反应速度。

通过电商,车厘子甚至还“攻陷”了此前可望不可即的下沉市场——天猫的数据显示,2018-2019季节,车厘子在三四线城市的销量增幅,远高于一二线城市。

在加入佰兹果之前,牧轲曾是阿里巴巴的一位水果小二,“操刀”过三季车厘子销售,亲眼目睹车厘子红遍大江南北。但如今,他却有一种危机感。

 


牧珂和艾利汉州

智利樱桃协会预测,本季智利车厘子出口量达21万吨,增幅超过15%,再次创下历史新高。而此前,智利车厘子在中国,已连续两年经历了高达75%的增长。

一方面是大量的供给,另一方面,是更短的销售期——2020春节在1月(前几年,春节都在2月)。两者叠加,让今年的商家“压力山大”。

智利车厘子品牌San Francisco Lo Garces的负责人赫南(Hernan Garces)表示,11月末,空运车厘子已大量抵达中国,但彼时的市场需求并不强劲;之后,在天猫双12拉动下,市场“开始恢复正常”。然而,今年空运车厘子的量增加了25%,随后,还有大量海运车厘子抵华,中国是否能消化掉如此多的车厘子?对此,赫南表示,“只有当我们为中国消费者提供足够好的车厘子时,他们才会买账。”

 


忙碌在车厘子流水线上的智利工人

牧轲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当暴利时代一去不复返,从“拼量”转向“拼品牌”,是车厘子“中国之战”下半场的重点。如今,中国消费者虽然知道智利车厘子,却说不出任何一个品牌,而只有品牌,才能让自家车厘子在同质化的竞争中“破局”。

为此,曾专注“卖货”的牧轲,如今还当起了编剧,打算给老板艾利汉州写几个直播剧本。2016年,艾利汉州曾直播过自己驾着直升机在果园巡航的一天,“收割”了300万点击量;今年,牧轲想着要不要给老板来个“吃货专辑”。据说,为了了解中国市场,这位大哥在饭局上也是“出生入死”,单挑过鸡爪、鸭舌、牛鞭等各种黑暗料理——此等“壮举”,大概能博得中国吃货的会心一笑吧。

(智利街头暴乱照片来源VOX等外媒)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