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最尴尬知识分子”许知远现身薇娅直播间

iwangshang / 王彦之 / 2019-12-22

摘要:许老师“深入敌营”。

天下网商记者 王彦之

许知远,知名作家,曾在其主持的访谈节目《十三邀》中怀疑技术是否能为时代带来进步,也认为大众文化正一代比一代更庸俗。

薇娅,淘宝第一女主播,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弄潮儿,商业资本、娱乐文化的前沿代表。

这样具有鲜明反差甚至矛盾的人,却于12月18日出现在同一个直播间,推荐日历。有媒体称其为“现代幽默讽刺喜剧”“知识分子向流量低头”。

可实际上,媒介只是一种技术手段,许知远们走向台前,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最令人尴尬的公知”

前段时间,高晓松现身李佳琦直播间引发热议,“矮大紧卖货”显然令人民群众喜闻乐见。但当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许知远身上,就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许知远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微电子专业,在大学就曾为《三联生活周刊》《21世纪经济报道》等知名报刊撰稿,后成为新闻记者,曾任《经济观察报》和《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虽然履历光鲜,但许知远真正“出圈”,要数2017年对话马东事件。在访谈节目《十三邀》第二季第一期中,许知远表达了一个观点:大众文化正走向粗鄙化,而《奇葩说》是粗鄙化的代表之一,不会在历史长河中留下痕迹。此外,他也认为年轻人被技术“欺骗”,产生了莫名的优越感。

“最尴尬知识分子”许知远现身薇娅直播间

许知远对话马东

在每一期节目中,许知远都表现出对这类形而上意义的坚持,有人炮轰他浅薄而狭隘,是“最令人尴尬的公知”,也有人认为他诚挚单纯,是这个时代少有的“理想主义者”。

直播中,许知远变成了李诞

许知远与淘宝直播的联系可以追溯到今年夏天,在十三邀夏日特辑中,吴晓波和许知远在杭州拜访了百草味、片断女装和一家直播运营机构。

“这个月销售额将近1500万了。”运营说。

两人大感震惊:“你一个人做1500万啊!”

“我们俩坐这儿,一天卖两万。”许知远玩笑道。

结束之后,许知远说,自己有一种突然的疲倦感。可以看出,这天他努力拥抱了新时代,但拥抱新时代令他疲惫。

12月18日晚,许知远出现在薇娅直播间。在此之前,他邀请薇娅做客《十三邀》,试图弄清楚淘宝主播究竟是怎样一份职业。

在直播场合中,许知远掌握了分寸,不再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刺儿头”,转而表现得非常“蠢萌”。

许知远说自己从没用过淘宝,上次看薇娅的直播有购买链接,还被震晕了。

日历封面上印着两行数字,薇娅问这些代码是干嘛的,看着有点晕。许知远发挥了他幽默特质,回答道:“晕眩是人生的本质。”

“最尴尬知识分子”许知远现身薇娅直播间

许知远在薇娅直播间

在这里,尴尬的愤世嫉俗者许知远变成了游戏人间的李诞,和蔼可亲,金句频出。此外,由于短短几分钟便卖出了6500本单向历,许老师在直播过程中还说了两三次“卧槽”。

许知远介绍,这次日历销售所得收入,将全部用于资助公益基金会的“水手计划”,支持五六位年轻人周游世界,进行文艺创作。

在拧巴中成长:最好的反抗并非拒绝

2005年底,许知远和几个一起从《经济观察报》辞职的同事创办了单向街图书馆,希望建立一片精神乌托邦。在这个过程中,他又“被迫”学习如何作为创业者与外界沟通,在音频中向听众介绍单向历和手账。

“最尴尬知识分子”许知远现身薇娅直播间

许知远曾在对话新浪专栏创事记时谈到:“我对庸俗的成功还是有需求的,名声也好,个人财富也好。”所以他绝不是活在真空中,只是薇娅的影响力放大了他的一举一动。

从更广泛的层面来说,许知远是文化产业的代表人物之一,是抗拒日新月异时代变化群体的缩影。媒介更新,编辑出版行业弱势,知识分子正逐步失去话语权,其中不少人对大众流行文化持“鄙视”态度,不愿参与,又加剧了这一情况。当越来越多像许知远这样的人,通过淘宝直播进入大众视野,会让大众关注文化产业,在娱乐至死的过分狂热中回归冷静。

在对话马东的后半段,马东说:“许知远你这积极乐观的人不能理解什么叫悲凉,无从反抗才叫悲凉。”许知远相信进步论,浅薄乐观,这样一个人,绝不会“向流量低头”,而是试着以理解、融入来做反抗。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