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代驾制服里不分男女,每一夜都是战场,揭秘女代驾的午夜生活

iwangshang / 王奇一 / 2019-12-11

摘要:她们是午夜的领路人,把醉酒的灵魂带回家。

天下网商记者 王奇一

“这个年纪的女人,谁愿意晚上出来干代驾?”

33岁的湖南人任月华两个月前刚刚在杭州开启自己的代驾生涯。

在代驾行业里,女性比例极低。整个杭州一万多名代驾司机中,仅有30几个女代驾。任月华便是其中之一。

半年前,任月华和前夫离婚后,把10岁的儿子留在老家,自己带着7000块钱来杭州投奔朋友。

到杭州两个月后,任月华通过了滴滴代驾的考核,领到代驾制服。带来杭州的7000多块钱还剩下最后的3000多,全部拿出来自购了一辆折叠电动车。

晚上6点多,女代驾任月华准备开工

任月华第一天开始做代驾时,几乎没钱吃饭。她从晚上6点多开始上线接单,一直到早上5、6点下线回家睡觉。整个夜晚属于她。

她妈知道她在杭州干代驾有些担心,现在每天都要给她打个电话,提醒她开车当心,保护好自己。

自从做了代驾,任月华还没有和儿子视频聊过天。“我开工的时候没法儿视频,我白天睡觉的时候他在上学。”

现在,任月华的生物钟紊乱,用厚厚的粉底掩盖糙裂的皮肤。不过任月华还是对自己现在这份工作很满意,“至少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她见过午夜三点的钱江新城,也见过没有路灯的萧山农村,在瓶窑镇上掉进过没有窨井盖的大坑,也在郊区被横在路中央的树枝绊倒过。

“这个年纪的女人,哪怕再辛苦再不愿意,也会坚持干下去。”任月华说。

女代驾抱团取暖

杭州的女代驾司机们有一个微信群,名叫“靓丽代驾”,群里一共40人。但这40人不全是代驾。有些人做了一阵就转行了,也有一些只是兼职做做。

每到晚上6点多,“靓丽代驾”群里就开始活跃起来。哪个区域“爆单”了,哪个区域单子少,都会有人分享到群里。所谓“爆单”,是指单子特别多,代驾司机接不过来的情况。

杭州女代驾们组建的“靓丽代驾”群

任月华会看群里的每一条消息,并且根据这些信息来调整自己的位置。她觉得有了这个群聊,听到姐妹们说话的声音,在夜晚的街面上就不会感到孤独。

虽然她进群才两个月,但她已经把这个群当作自己的大家庭。

82年出生的江彦柳也是群里的一员,她做代驾7个多月,在杭州女代驾圈里已经算是老司机。做代驾前,江彦柳开了7年大货车。

江彦柳做代驾前开了7年大货车,腰肌劳损没法干重活,只能干代驾

任月华和江彦柳彼此认识。虽然同是女代驾,也算是有竞争关系的同行,但她们之间相互夸赞,都觉得对方“人很好”,做代驾“挺厉害”。

一个月前,女代驾群里的成员相约在杭州半山的虎山公园爬了一次山,这是他们第一次在白天穿着自己日常的衣服见面。

她们对于在白天相约玩乐有些不太适应,“晚上已经很累了,再爬了一次山,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

她们更习惯在漆黑的夜晚,借助路灯昏黄的光线来辨认对方。

被头盔和代驾制服包裹着的女代驾,如果不是露出长发,一般分辨不出性别。她们就像女战士,随时准备出发。

女代驾就像女战士,随时准备出发

任月华离异后来杭州谋生,前些年她在湖南常德老家镇上买了套房,每个月4000多的房贷现在都得从她的代驾收入中出。

江彦柳开了7年大货车后腰肌劳损,现在只能干一些轻体力活儿。在老家的两个儿子即将升初中,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

每个女代驾都有自己的难处,不过她们很少向别人谈及自己的生活。

在“靓丽代驾”群里除了交流代驾心得外,发的最多的还是相互鼓劲的话,她们在暗夜里彼此照亮。

女代驾难在哪?

女代驾们建群相互鼓劲,是因为她们开展代驾工作要比男性做代驾难得多,没人在旁加油鼓励,大多数女生坚持不下去。

代驾小哥们也有一些群,在群里分享的都是游戏攻略、搞笑视频、颜色段子等等。

任月华刚做代驾时,遇上一个喝过酒的客人,在定位点见到之后,客人看任月华瘦小,担心她是“马路杀手”,临时取消了订单。

江彦柳也遇到过这种临时退单的情况。江彦柳以前会把自己过去开大货车的工作经历告诉有疑虑的客人,但客人听到她以前开大货车,更加不放心,“货车和轿车开法能一样吗?”现在,江彦柳已经习惯了因为她是女代驾而退单的情况。

对女司机的不信任感无处不在,女代驾们每周都能遇到一两个退单的客人,对这样的客人十分无奈。

江彦柳又接了一单

女代驾最怕遇到醉得睡过去的客人。

江彦柳曾经接过一个客人,一上车就昏睡过去,到了目的地还没醒,推喊都没用。一个女人根本扛不动一个醉酒的男人,情急之下差点打110,最后还是交给了小区保安。

任月华说,遇到醉得睡过去的客人还算好的,最怕的是遇到醉了要打司机的客人,女生也无法对抗,即便对抗也怕客人事后投诉。随着滴滴代驾实时位置保护、行程录音、紧急求助等措施的完善,女代驾夜间出行的风险大大降低,这也成为了任月华能坚持下来的原因。在任月华的包里备着一些防身工具,不过目前一次都没用过。

对于新手女代驾任月华来说,遇上手动挡的车也是一大麻烦。虽然在滴滴代驾的考核时需要熟练操作手动挡,但毕竟手动挡的车平时开得很少,真的遇上,操作起来还是心里没底,脑门冒汗。

行业的变迁也让女代驾感受到难上加难。现在不少宾馆、酒店、KTV都习惯用保安兼职做代驾服务,有些还会免费把距离近的客人送到家。这让本就竞争激烈的代驾行业变得更加残酷。

男代驾不想干了至少还可以去相熟的酒店做保安,女代驾几乎没有退路。

折叠电动车四五十斤,女代驾要放到后备厢不容易

最难的,还有她们在夜晚独自一人等单时的坚守。

女代驾夜晚独自一人的坚守最难

生意不好时,整个后半夜一个单子都没有。在一处酒店门口等不到单子时,任月华会骑上她的那辆折叠电动车,缓慢地游走到另一家酒店门口。如果这里已经有几个代驾司机等着,她会继续前往下一个酒店夜场。

任月华不觉得女代驾有什么难的,她觉得代驾是男女平等的行业,“只要做的多,女代驾也会赚得比代驾小哥多。”

乐观者才能前行

周日到周三是淡季,周四到周六是旺季。任月华和江彦柳都生活在这样的周期里。

淡季等单时间长,任月华喜欢刷刷手机和逛淘宝,把群里的消息看完;江彦柳则怕手机没电,就是站着哆嗦腿。

12月的杭州午夜寒凉,女代驾的灵魂滚烫。

任月华说,她10岁的儿子成绩中等,身体长得挺快,刚买不久的衣服就穿不下了。她会在等单的空闲中,在淘宝上给儿子买一些衣服快递到家。

江彦柳的老公是她在做大货车司机时认识的男人,现在还在做大货司机。大货司机睡得早,江彦柳开工时,她老公已经睡下。“我们一个白天开车,一个晚上开车,平常见不到面。”

女代驾要对抗的是孤独,所以她们都学会了和夜晚成为朋友。

她们都学会了和夜晚成为朋友

后半夜实在没单的时候,任月华会和几个代驾小哥一起吃顿夜宵,几个烤串、一碗拌面下肚,代驾界资深的老司机就开始讲起这个行业里的奇葩事:有一次接到一个单子,开车去北京,连夜上路。1400多公里,狂奔16个小时。然后坐高铁回杭州。这样一单能赚到几千块钱。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单子?

有的人开车来杭州,又懒得开车回去,自己一张机票飞走,车让代驾开回去。

任月华没有接到过这么大的单子,她最远从杭州开到过嘉兴,大概100多公里,第二天乘火车回家。

她也渴望接到那种大单子,一个月只要有那么一单,就可以把儿子下一年的学费交上了。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