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杭州网红宿管汤阿姨成另类主播:出镜不化妆,直播美食与文化

iwangshang / 王奇一 / 2019-11-27

摘要:一个50岁的网红宿管员,她有多个身份,网络潮人、知心阿姨、斜杠中年。她的故事很励志。

天下网商记者 王奇一

印象中的网络主播V字脸、小年轻,即便是“吃播”也要精心打扮。而汤杏芳在直播里,没有化妆,还有一堆锅碗瓢盆。

而汤杏芳在直播里没有化妆,还有一堆锅碗瓢盆

今年50岁的汤杏芳是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的网红宿管,过去6年时间里写了200万字网络小说而被媒体广为关注,成了这所大学的第一名人。

11月下旬,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的公寓文化节上,汤杏芳带着几十名学生一起包了顿饺子,做了顿酸菜鱼,开了一堂“美食文化课”。

虽是普通食物,在汤阿姨眼中也是对学生的教化:“饺子代表开开合合,这就是人生的常态;酸菜鱼代表游刃有余,表示要自信人生。”

“美食文化课”全程通过网络直播,有几千人观看。

得知自己的这堂课被网络直播,吸引了不少观众后,汤阿姨脸上难掩喜悦,“真的没想到直播这么厉害。”

一堂被直播的美食人生课

在继宿管员、作家、公开课老师等多个身份之后,因为一场直播,汤杏芳又成了一名新晋主播。

网络潮人

汤杏芳今年刚满50岁,不过她的朋友圈和50岁中年人的朋友圈不太一样。

汤杏芳的朋友圈里充满时下流行的网络用语、字母缩写,大量运用emoji表情,还不乏自拍和VLOG,和95后、00后无异。

汤阿姨的朋友圈很少年

汤杏芳说,她蛮喜欢尝试网上的新东西,用这样的语言方式也可以拉近和学生们的距离。

在同年龄层里,汤杏芳绝对称得上是网络“潮人”。

2008年时,她就在杭州当地的论坛19楼开通了博客,后来又开了新浪微博。

汤杏芳网上购物买得很溜。现在,她家里的生活用品基本上通过淘宝、天猫购得,因为买得多而且重,她一般让快递直接送到临平的家里,很少寄到单位。

有时也会网购一些针线用品,主要用来帮学生钉个纽扣、缝补一些开线的衣物等。

汤杏芳以前喜欢把日常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记录在博客或微博里,现在则首发在朋友圈里,通过朋友圈就能看到她的生活。

记录在朋友圈中的那些真实发生的事,成了汤杏芳小说故事的主要来源。

过去6年时间里,她写完了200万字的网络小说。其中《浮萍本无根》、《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是傻瓜》、《都市缠绵遇见你》等在网上累计点击量超过40万次。

最近,汤杏芳发现她朋友圈里玩直播的同学多起来了,她也跟着研究直播。她说等到学会了,也要把直播玩出新花样。

斜杠中年

愿意尝试新生事物,是汤杏芳做一件事能成一件事的主要原因。

如今汤杏芳身上集合了多个身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斜杠中年:宿管员、小说作者、公开课老师、美食课主播。多重身份的叠加毫无违和感,每一个身份都被处理得妥妥帖帖。

汤杏芳管理着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宿舍区南4、北4、2号楼和8号楼四幢宿舍楼,这是她的主业。汤杏芳为她的主业建了四个“楼群”,用“群”来管理四幢楼里不同的事务。

“楼群”主要用来发公告和通知,对于这类通知,汤杏芳以一种轻松及网络化的表达方式撰写,贴近学生们的生活。

宿管员汤阿姨的通知写得很网络化

今年研二的女生张路遥说,汤阿姨在“楼群”里发通知一般都会看,比学校下发的冷冰冰的通知多了不少人情味。

主业之外,汤杏芳还要给学生们上“写作与沟通”的公开课。上课之前,17张讲课PPT,修改了12遍。

有一天,一个女生告诉汤杏芳:“阿姨,你上人民日报了!”接下来的几天里,又连续登上了共青团中央、新华网的微信。人民日报那篇阅读量还达到了10万+。

汤杏芳站上讲台开讲“写作与沟通”公开课

汤阿姨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当时真的有点高兴,又有点紧张。毕竟这么多网友热议!”

人虽红了,汤杏芳心态没变,也不刻意塑造自己的人设。她说斜杠的生活让人生充满可能性。

知心阿姨

不论有几种身份,被多少媒体报道过,小说多受欢迎,自己在网上有多红,汤杏芳说,自己最重要的工作是做学生们的知心阿姨。

“宿管工作是学生、学校对我的信任。这个工作是不能随便对付的,虽然还在写作,但我不能懈怠,我要在二者之间找平衡点。”汤杏芳说。

不过,汤杏芳很少主动找学生交流,“如果宿管阿姨主动叫一个同学过来,可能会让学生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会吓到他们。”

汤杏芳也遇到过脾气不好的学生。在一次检查寝室违禁电器时,一名学生与汤阿姨发生争执。学生破口大骂,让汤杏芳“滚”。

“当时真的很生气,感觉不尊重我们。”汤杏芳说,“事后想想对方也只是20岁不到的孩子,我已经50岁了,作为宿管员,应该借此对学生们进行教育。”

汤杏芳以很少年的方式给这名学生写了一封纸信,贴在宿舍楼大厅的公告区里。骂人的学生最终致歉。

在汤杏芳看来,为人处世和写作是相通的,你对人和文字真诚,人和文字定会以真诚回报。

如今她的朋友圈已天涯海角

汤杏芳打开手机,刷着“楼群”里的信息。

五年多宿管工作做下来,送走了上万名学生。此时,她的朋友圈已在天涯海角。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