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最痛苦记忆的方法,你愿意尝试吗?

iwangshang / 王安忆 / 2019-11-22

摘要:降压药被用来抚平精神创伤。

天下网商记者 王安忆

飞机撞上大楼,腾起滚滚烟尘,火光吞噬一切,人群陷入绝境,有人受不了罪,往楼下纵身一跃,凄厉的警笛声从远处传来……

2001年9月11日,玛格丽特·德绍站在家中阳台上,亲眼目睹了世界末日般的景象,她开始哭泣,从此再也无法脱离这场噩梦。

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最痛苦记忆的方法,你愿意尝试吗?

玛格丽特·德绍患上了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灾难画面一遍遍在脑海里重演,这让她不能入睡、无法集中注意力、一点稍大的声响就会受到惊吓,她感到无助、绝望、内疚,拒绝身边人亲近、甚至再也不敢看一眼摩天大楼……

在亲身经历过“9·11”事件的人群中,至少有一万人像玛格丽特·德绍一样,患上了类似的心理创伤综合症,其中包括消防员、警察和附近的普通市民。

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最痛苦记忆的方法,你愿意尝试吗?

图片来自:theatlantic

为了帮助PTSD人群摆脱噩梦,从2016年至今,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阿兰·布鲁奈特博士,一直和团队在进行一项“记忆操纵”研究,他在60名受试者身上测试普萘洛尔,希望帮助他们清除痛苦记忆。

普萘洛尔是上世纪60年代研制的降压药,经过几十年广泛应用,其安全性和耐受性均已得到验证。

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最痛苦记忆的方法,你愿意尝试吗?

大脑中的记忆可以改变

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是人在经历或目睹悲惨的灾难后,出现的心理状态失调或者精神障碍,表现为长期被无法控制的侵入性记忆和焦虑所笼罩。

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最痛苦记忆的方法,你愿意尝试吗?

PTSD(图片来自:forbes)

研究表明,在经历战争、恐怖袭击、强奸、重大交通事故等生死攸关的事件后,近70%的人会随着时间推移通过自身调节逐步恢复心理状态,但仍有20%-30%的人,会在数周或数月后患上PTSD。

这些人会被迫“重演”灾难性事件,他们抱怨无法睡觉或无法集中注意力,可能会对嘈杂的声音过度反应,变得过分警惕。

大脑记录记忆,是以神经元簇的形式进行存储,即所谓的“记忆印迹”(engrams)。这些脑细胞存在于海马体中,就像一个个小小的记忆单元。

当我们产生某段经历时,它们会先“点亮”一次,之后如果发生了某件事,又激活了这段记忆,它们就会被再次点亮。

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最痛苦记忆的方法,你愿意尝试吗?

PTSD患者的大脑与正常人不同 图片来自:medicalxpress

科研人员曾经认为,记忆一旦稳定,便不再改变,往事就如石刻般印在脑海中。

然而,上世纪90年代末,这个观点被彻底否定。加拿大麦吉大学神经科学家卡里姆·纳德尔的研究小组发现,记忆在被唤起后的数小时内又变得非常脆弱。要保存记忆,就必须借助于新的分子过程使之稳定下来。

于是,研究人员产生了一个想法:用化学药物阻止记忆重新巩固,以干扰甚至完全抹去那些带来痛苦的创伤性记忆。研究人员在动物的试验上证实了此法确实有效,但当时使用的物质对人体有毒,而且需要直接注射进大脑。

研究人员并没有停止研究,他们将目光投向了已经上市的药物。

降压药改善精神创伤症状

在已上市的药物候选名单中,普萘洛尔最被看好。早在20多年前,就有几位神经科学家发现,普萘洛尔对治疗创伤性事件引发的精神创伤症状有效。

该药能够透过保护中枢神经系统的血脑屏障直接作用于大脑,而且可以固定在大脑杏仁核中的去甲肾上腺素受体上。去甲肾上腺素是一种神经递质,而杏仁核是巩固情绪记忆的重要大脑区域。

这个特性一经发现,立刻让精神科医生兴奋起来。因为当强奸、恐怖袭击等事件发生时,受害者大脑充满了去甲肾上腺素,它们固定在杏仁核中的受体上,使杏仁核过度活跃,强化了创伤性记忆的保存。每当受害者回想起创伤性事件,这一机制便会自动运行。

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最痛苦记忆的方法,你愿意尝试吗?

Prefrontal Cortex即前额叶皮层,Amygdala即杏仁核

“最初,我们想让患者在创伤性记忆被重新激活时服用此药,以便重新编码,使其淡忘这段记忆。” 神经生物学家帕斯卡尔·吉斯凯·维里耶解释。然而,本世纪00年代末进行的首批人体试验结果不佳,仅靠注射一次普萘洛尔似乎药效不够。

如今,试验方案重新调整,其目的不再是直接抹去创伤性记忆。

“在药物作用下,引导患者重新思考所经历的创伤事件。” 阿兰·布鲁奈特说,通过阻止突触(即信息传递的关键部位)的改变,来避免重新“激活”记忆,以降低记忆的强度,从而逐渐忘却那段记忆。

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最痛苦记忆的方法,你愿意尝试吗?

普萘洛尔

最新的方案是:6次治疗,每周1次,时间为10分钟。

每次治疗前1小时,受试者服用1片普萘洛尔。第一次治疗时,受试者被要求写下引发PTSD的事件发生经过。在接下来的几次治疗中,受试者在服下药后,需要高声朗读自己写下的文字。

6次治疗结束后,三分之二患者的病情有所改善。过度警觉、睡眠不良、记忆闪回等PTSD症状的严重程度下降了50%以上。

一位受试者在重读了自己的创伤性经历后说:“我清楚自己遭遇了什么,但当我重读时,我的感受和以往不同。以前,我只要想到当时的情景,就会非常痛苦,眼泪直流,呼吸困难。”

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最痛苦记忆的方法,你愿意尝试吗?

阿兰·布鲁奈特博士致力于“记忆操纵”的研究

布鲁奈特认为,普萘洛尔可以减轻与记忆相关的情感痛苦,并且可在事件发生后的任何时候服用,而他们记忆中的情节(对事实的记忆)并未受到影响,只是将那段痛苦回忆当作是日常的记忆了。

怯场的人也可以放慢心跳

至于普萘洛尔为什么可以做到阻止记忆巩固,尚未有病理解释。不过,有人猜测:普萘洛尔并非在神经元层面阻止记忆巩固,而是将记忆搬到了更为舒适的背景中。

“怯场的人在上场前服用普萘洛尔,可减慢心跳,减轻出汗等症状。这是一种可放慢心跳的非镇静性抗焦虑药。我认为,它的作用就在于此。”帕斯卡尔·吉斯凯·维里耶指出。

在普萘洛尔的作用下,受试者的创伤性记忆带来的不再是心跳加快和巨大压力,而是一种安全感,使得保存的记忆发生轻微改变。

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最痛苦记忆的方法,你愿意尝试吗?

如此看来,用于放松精神及缓和抑郁作用的药物应同样有效。最近几年,很多药物被试验用于PTSD的治疗,其中吗啡和二亚甲基双氧苯丙胺(即摇头丸)的试验结果表明,可以“催化”心理治疗,可用于治疗一些迄今无药可医的PTSD。

其他如哌唑嗪、米非司酮、D-环丝氨酸、可的松、氯胺酮等药物,在治疗PTSD时同样会发挥一定疗效。但是,患者必须秉持“遵医嘱”的原则,用药前一定要严控药物的使用方式及剂量。哪怕是价格并不昂贵且可以凭处方购买到的普萘洛尔,同样需要在医学监督下才能使用。

科学家找到了“消除”最痛苦记忆的方法,你愿意尝试吗?

电影中的金·凯瑞用高科技手段消除记忆

布鲁内特提到,他们已经成功用普萘洛尔试验了60名受试者。PTSD人群不必像电影《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中的金·凯瑞那样,用高科技手段消除记忆,在普萘洛尔主导的治疗方案下,他们大脑中的痛苦记忆将会逐渐模糊、淡化,直至“忘记”。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