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我,90后,做美发12年,年薪一百万

iwangshang / 王诗琪 / 2019-11-10

摘要:“互联网是窗口,让别人能看到我们。”

两年前,Oby给一个帅哥做完造型,双方都很满意,于是合影留念。两年后,Oby在电视上看到了那张似曾相识的脸,一问才知,竟然是香港TVB明星黄宗泽。

这些年,Oby服务了不少明星,熊黛林、黄宗泽、黑人陈建州等等。

剪个头发,价格千差万别。天桥下剃头匠,只要5块钱,剃头还附赠刮脸;超市里时兴的10元快剪店,是直男们的最爱;而找Oby这样的顶级发型师,做造型680元起。

1、剃头匠

剃头匠

20年前,人们看美发行业,是“非主流”,上不了台面。现在呢,有人为了烫个头发,连夜坐飞机,奔赴千里找发型师;还有人豪掷3万多元接发,就为了让自己显得年轻一些。

拿着发剪的人也在悄然转变,他们抓住互联网的风口炼成行走的时尚icon,客流、金钱滚滚而来。

下面,是头牌理发师的故事。

1、 680元洗剪吹,“除了便宜没毛病”

在广州高端购物中心“太古汇”附近,用口碑搜“美发”,一眼就能看到Oby。

Oby来了;麦色的皮肤、蒲扇般的睫毛、红唇,Burberry西装,巨大的耳环。虽然身材瘦小,但气场全开,商场走廊俨然她的T台。

2、广州芭曲头牌发型师Oby

广州芭曲头牌发型师Oby

这是Oby作为一个发型师的“职业素养”,她希望客人第一眼就看到时尚和美,然后放心地把头发交给她。

Oby工作的理发店藏在太古汇二层,门头毫不起眼,却是广州最高档的发廊之一。消费水平与它四周的LV、Prada、爱马仕保持一致,堪称“奢侈品级别”。

Oby是这家店的“头牌”,在口碑上最多预约、最多好评,收费也最高——洗剪吹680元,做过最贵的发型3万多。她做头发要预约,时间全看心情,她开心了当天就能安排;不开心了,排到一周后也有可能。

一人的业绩撑起一家店20%的收入,这就是头牌理发师的“上班自由”。

3、正在给顾客理发的Oby

正在给顾客理发的Oby

对于680元的价位,Oby说,除了便宜没啥毛病。“我问过很多客人,以我的技术,剪1500块左右他们都能接受。”

去年,Oby是480元档,今年她花了20万去日本进修,“花20万涨200块,我觉得很值。”

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姐点名要找Oby老师剪发,我问她:680元的价位你怎么看?

大姐瞥瞥眼:你这个问题不该问,问就是对我国服务行业不自信。

在美发界,天价理发师也不少。同是洗剪吹,香港明星郑秀文的御用发型师Billy Choi4000多元一个头,杭州的李久东是2680元。不过,一般人很难请得动他们。驻店理发师,做到Oby这样,已是金字塔尖的10%了。

亚洲发型师协会董事长助理张火炬说,广州高端连锁发廊的发型师,月收入3万起步,像Oby这样的“头牌”,一个月收入大概10万元。

2、沙龙里的名媛

在美发这个行业,“客随人走”,人就是最大的招牌。

Amie很帅,像台湾明星张震和张孝全的结合体。他1990年出生,年纪不大,入行已近12年。两年前,他从杭州城西店搬到滨江新店后,很多人开十几公里的车,跨越半个杭州城,也要找Amie做头发。

4、杭州WAKEUP头牌发型师Amie

杭州WAKEUP头牌发型师Amie

Amie是杭州WAKEUP发型机构里最“贵”的发型师之一,年收入大约100多万。

名媛们爱Oby、Amie这样的发型师。

Amie的客户,有开着劳斯莱斯来理发的,也有包场做造型的“贵妇团”。有一次,Amie偶然瞥到顾客手机里弹出的银行账户信息,下意识地数了数,到弹窗消失前,数到七位数还没数完。

Oby有一位顾客,“巧合地”每次都预约到休息日,她的要求不少:专属VIP室;绝不接受“轧客”,在她做完头发前,发型师、助理们不能接待其他的客人。

这名顾客做的是“大生意”,公司业务跨越中、日两国。她找Oby做头发,接发、烫、染,六七个小时、一次刷3万多元,眼都不眨。

“大姐大”60多岁了,但看起来只有40岁出头,她不能忍受自己的白头发,宁愿戴着假发,也绝不愿显露衰老的痕迹。

5、Oby和她的客户

Oby和她的客户

不过,就算是Oby、Amie这样的发型师,也难以避免客户找茬。

有人做完发型后大哭,嚷嚷着要砸店;有人头天染完发很开心地发了自拍,结果第二天带着5个小姐妹上门吵架……怎么办呢,只能心平气和地解释、补救,有些人从此江湖不见,有些人又回心转意,照样遥赴千里理个发。

3、“头牌”理发师炼成记

下午2点44分,Oby开始吃中饭。在美发行业,能按时吃饭是个奢望,胃病、腰椎病、颈椎病、腱鞘炎、皮肤灼伤……职业病没放过他们。

美发业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潜规则”,门店分为A类、B类、C类,工种等级分为洗发妹、助理、高级、首席、总监……等级对应着收入。同一家店,总监级发型师的收入可能是助理的十倍还多。

6、普通理发店的收费

普通理发店的收费

Oby性格豪爽,说到有趣的地方,总忍不住拍掌大笑。她的性格里有“硬”的一面,不然也没法从洗头妹一路攀至“头牌发型师”。

别看现在的Oby粤语说得很流利,15年前,她刚从河南洛阳到广州时,连普通话都说不利索。

那是2004年左右,Oby还叫温冰冰,16岁,只身一人到广州打工,身上只有不到500元,下火车买张电话卡报平安,结果一转身,电话卡被偷了。

在有资格拿起剪刀前,Oby做了三四年的洗头妹,冬天洗到两只手皮肤开裂,伤口一条一条,钻心的疼。

借着店里内部的培训机会,她拼命地学。每天晚上10点多下班,回到小小的出租屋后,她都会拿出假人头不断练习,直到东方露出鱼肚白还浑然不觉。

7、发型师用来训练的假人头

发型师用来训练的假人头

当时的老师对Oby说:在美业这条路上,你会越走越好。

人们似乎很难从自信、时尚的Oby身上看到过去的影子。但总会有些印记从缝隙中漏出。

比如,Oby的剪刀只要3000多元,跟其他高级发型师相比很“平价”。以前当助理时,她不小心摔坏了几万块的剪刀,赔了几个月工资,直到现在,她都不用贵重的剪刀。

4、从“手艺人”到“艺术家”

说到底,美发首先是个“技术活”。

2012年,Amie刚进WAKEUP时,剪的是120元档。为了“升级”,他除了上班、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在剪假人头、画发型图。一个看似简单的刘海“一刀齐”,他连着练了3个月。

人的头骨形状不同、五官特色不同,哪怕一个刘海,微妙处也有百般变化,Amie练的这3个月,在不断雕琢手指神经末梢的控制力。

4年后,Amie的价位升至380元,最高档,还成为了WAKEUP培训机构的讲师。

人们心甘情愿为一个发型掏几千甚至几万元,买的不仅仅是技术,还有服务和创意。

亚洲发型师协会董事长赵劲松在美发行业浸淫了几十年,他说,10年前,发型师可以把自己定义为“手艺人”,但现在,定位还要更高,是“艺术家”。

一流的技术+独特的时尚审美,发型师个人的品牌溢价就这么来的。

Amie划拉着iPad里的备忘录,里面有他手绘的发型修剪技术分解图,发型设计的小灵感,关于提高门店服务水平的建议等等。他说,过去一年,围绕如何提升,他足足写了100多个备忘录、50多个提案、十几个PPT。

8、Amie手绘的技术分解图

Amie手绘的技术分解图

在这个行业,你要一刻不停地往前跑。

几个月前,Oby刚结束在日本的“进修”,紧张的培训仿佛让她回到了十多年前刚学习美发时的情景。

“我差点坚持不下来。”Oby说,“早上7点开始上课,晚上10点结束,中午就1个小时吃饭。上厕所老师都不等你。”老师拼命讲,Oby拼命记,回国后就不断消化,家里至少摆了15个假人头,都是用来练习的。

9、Oby在日本进修

Oby在日本进修

5、写字楼里的网红店

Oby、Amie,都是30岁上下,在美发行业,已经算是“老人”了。

Amie“年轻”时经常出去做地推,跑活动、发布会、秀场,做造型、混脸熟,推广自己和公司的品牌。有时,一天接4个通告,从早跑到晚,到家就累散架了。

现在,年轻的发型师有了更多机会,把自己经营成行走的品牌。Oby早早开了淘宝直播,对着全国的网友直播做发型,今年双11,她还将在饿了么口碑上直播。

互联网改变了美发行业的生意模式。人们循着网红的味儿而来,哪怕店开在偏僻的写字楼里,人流也是络绎不绝。

重庆“脸谱造型”创始人全乐,在抖音上发短视频,别人发长发,他只发短发视频,结果上了热门,成了“网红”。全国各地的人争相到此打卡,挤爆了小小的门店。

10、看到全乐的视频后,很多网友询问能否到店理发

看到全乐的视频后,很多网友询问能否到店理发

熟悉全乐的人说,成网红前,全乐的店只是“勉强维持”,走红后再见到全乐,车都换成了保时捷。不过,因为剪发太多,全乐得了腱鞘炎。

行业里还衍生出专门的“网红店”,他们找网红合作,免费做发型,在微博、抖音上推广,店里随便提出一个发型师,都是小几十万粉丝的微博大V。

明星林更新投资的On Hair发廊,就出现过的一长串微博网红:明星张馨予、358万微博粉丝的“温婉”、371万微博粉丝的演员“子望”,甚至还有刚出狱不久的郭美美。

正在On Hair发廊里理发的郭美美

这家店联合创始人俊峰曾在微博上晒出一张业绩表,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On Hair每个月盈利200万,那时,“On Hair Salon”这个品牌成立才5个月。

不过,不论网红店怎么眼花缭乱,行业里的老人们看得很清楚:美发行业,核心还是技术、服务,站稳脚跟的基础还是口碑,不然只是昙花一现。

“我们这个行业的人,技术、服务是核心,互联网是窗口,让别人能看到我们。”Amie说。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