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我在印度尼西亚创业:最怕的不是死亡威胁,而是母亲的反对

iwangshang / 倪轶容 / 2019-09-17

摘要:一直希望女儿留在大城市的母亲,发现女儿竟然拒绝了一堆大公司,回到小渔村创业。当下,母女之间就爆发了一场“战争”。

天下网商记者 倪轶容

2015年,乌塔丽(Utari Octavianty)回到自己故乡,一个印尼小渔村。然而,迎接她的,不是热烈的欢迎,而是母亲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

“当初送你去读书,就是为了让你可以离开这里!早知如此,还不如让你早早嫁人……”说着,母亲已泣不成声。

只有乌塔丽明白,母亲为什么如此渴望她留在大城市。

对印尼女性来说,生在小渔村,就意味着一生的宿命已经被写好。不甘女儿和自己一样,终日和船只、渔具、孩子和男人的脏衣服为伍,乌塔丽的母亲希望读书,能改变女儿的命运。

令人欣慰的是,乌塔丽也很争气,从小到大也都一直是同龄人里的“学霸”。终于,一纸大学录取通知书,把乌塔丽带到了大城市万隆。在母亲看来,这就是改变命运的起点。

没想到,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乌塔丽和两位同学一起,创办了一个名叫Aruna的电商平台,希望帮助渔民在互联网上卖鱼。为了在渔民间推广这个网站,乌塔丽回到了小渔村,还打算扎根于此。一场母女间的“战争”,就此爆发。

01

乌塔丽的母亲,在小渔村度过了大半辈子,16岁就嫁为人妇。

只有小学文化的她,日后的每一天,除了抚养孩子,就是料理贩卖渔具的小卖部。

日复一日的琐碎,把母亲从一位天真烂漫的少女,磨成了一位只知道柴米油盐的家庭主妇。但比起那些天天担心丈夫海上安危的渔民妻子,她的境遇,还不算太糟。在一眼可以望到头的日子里,母亲最大的希望,就是乌塔丽。每次,看到乌塔丽从学校拿回来的高分试卷,她就仿佛看到了另一种人生——女儿可以成为一名医生,一位律师,她可以穿着香奈儿的套装,优雅地喷上香水,而不是像这里的女孩子那样,身上总有鱼虾的腥味。

乌塔丽在万隆的每一天,母亲都沉浸在这样对未来的憧憬中,直到她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里,乌塔丽说,自己创业了,要回到渔村。她还说,曾收到很多大公司的录取通知书,但那些工作,她都不太喜欢。

母亲懵了,随即,巨大的失落变成了一种愤怒。她当即给女儿打了电话,两人在电话里大声争吵起来。第二天,母亲的眼睛是肿的,没有人知道,她在夜里流了多少泪水。

02

乌塔丽回来了。除了谈吐之间似乎更成熟一些,和离开时比,她的变化并不大,既没有潮流的衣服,更没有亮闪闪的大牌包包。那些希望看看“大城市回来的人”的渔民们,有些失望。

然而,乌塔丽带来的网站,却让他们兴奋不已。过去,村子里的渔民,一直受着中间商的层层盘剥。在万隆这样的大城市,鱼虾的售价是渔村的10倍以上,然而,巨大的利润基本上都被中间商赚走了,渔民收入的占比,还不到其中的10%。

打渔回来的渔民,睡在船舱里

乌塔丽和同学们联合创立的这个名叫Aruna的网站,则能把渔民,和买家(主要是餐厅、酒店)连接起来。通过直接交易,渔民可以获得更高利润,餐厅、酒店也能以更低的价格,买到鱼虾。

和母亲不同,渔村在乌塔丽心中,却有特别的地位。

大城市里,快节奏的生活让人们显得疏离,渔村却让乌塔丽感觉亲切。在这里,村民叫得出每个人的名字,大家一起劳动、生活,彼此之间有着很深厚的感情。

从小,乌塔丽就常常在叔叔的渔船上玩。收工回来的印尼汉子们,会光着膀子,聚在渔船附近抽烟、喝饮料、吐槽。

年幼的乌塔丽,常常从他们口中听闻打渔的艰辛:暴风雨可能把船掀翻,浅滩的鳄鱼会咬人,而运气不好的时候,劳作整天,也没有什么收获……过去10年间,印尼渔民的数量减少了50%。不少人为了谋生,背井离乡,他们的孩子,也成了留守儿童。

这一切,都成了印尼姑娘最后回来的原因。

印尼渔民

03

Aruna平台并不是小打小闹。自2015年起,已经有超过2万名渔民成为其App的注册用户,他们的收入,增加了3至12倍。

今年,乌塔丽和创业小伙伴们一起参加了支付宝东南亚公益创新挑战赛,并一举夺冠。这是Aruna第一次在国际比赛上得奖,在国内也引发了巨大反响。为此,不少当地媒体报道了Aruna,乌塔丽还和创业伙伴一起,得到了印尼总统的接见。

不过,令她郁闷的是,无论自己怎么兴高采烈地向母亲报喜,她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在手机短信里的回复不超过一句话。

“我知道,妈妈担心我太辛苦,太危险。她不希望我过这样的生活。”因为Aruna触动了一部分人的既得利益,乌塔丽曾被人用刀指着,让他们“滚出渔村去!”

后来,还是闻讯而来的20多位渔民挺身而出,刀下救人。这件事,至今仍让乌塔丽心有余悸,但同时也坚定了Aruna在做的是正确的事情。

然而,有一天,当乌塔丽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时,竟意外发现,自己和总统的合影,被挂在了墙上。父亲告诉她,是母亲把照片打印出来,挂上去的。当时,泪水就溢出了乌塔丽的眼眶。她知道,母亲拉不下脸,而这,就是她表达支持和认可的方式。

“妈妈看到了我为渔民们带来的改变。”乌塔丽说。母亲天天和渔民打交道,她一定从不同人的嘴里,了解到女儿在做什么,而她,也一定偷偷地为她自豪过。想到这里,乌塔丽突然觉得一身轻松。

今年8月,乌塔丽和创业伙伴一起来到杭州,参加支付宝和世界银行旗下IFC(国际金融公司)共同举办的 10X1000科技普惠计划培训班。支付宝还邀请她参加了阿里巴巴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与世界分享Aruna创业的艰辛和喜悦。

在杭州,乌塔丽的创业小伙伴、Aruna的联合创始人Farid指着自己苗条的身材说,Aruna团队里,如今只有他这一个瘦子了,因为乌塔丽的妈妈实在太热情,常常招待他们团队成员去家里吃饭,而每次,她都会做一大桌子菜。“我太忙了,去得比较少,所以至今还没有成为胖子!”Farid笑着说。

乌塔丽则特别真诚地表示,这次杭州之行收获很大。在来之前,她从没想到,一个城市可以如此全面地拥抱电子支付,在这背后,则是“普惠”的价值观和科技的力量。这也是她在培训班上,学习了支付宝等公司的成长历程之后,最为深刻的体会。

乌塔丽希望,能把这种价值观和力量带回印尼去,让更多的渔民的生活,因此而变。她相信,届时,母亲一定会更为她感到自豪,也不会再逼她回大城市了。“毕竟,哪个母亲不希望女儿留在身边呢?”

25岁的印尼姑娘,笑得甜蜜。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