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辞去上海老板,放弃百年年薪,他回“中国改革第一村”做淘宝

iwangshang / 王诗琪 / 2019-09-07

摘要:“一个人致富不算富,带领一群人致富才能体现价值。”

天下网商记者 王诗琪

1978年的一个冬夜,安徽凤阳小岗村18个农民在生死契约书摁下手印,开启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帷幕。

安徽凤阳小岗村

严余山,1973年生,小岗村十八位带头人之一严宏昌的长子,是“岗二代”。

小岗村“大包干”18位带头人之一严宏昌长子严余山

他1992年就离开小岗外出打工,两次回乡试图创业,又两次离开。2014年,他当选小岗村党委委员,随即退出其在上海的公司,放弃100多万元的年收入,回到家乡当村官,每月工资1000多元。

严余山为小岗带来了很多变化,开了小岗第一家淘宝店,写出第一份小岗乡村电商项目报告,牵头建立第一个“互联网+大包干”电商平台。他每天忙得像个陀螺,上海、北京、合肥、小岗来回跑,常常晚上一两点睡,第二天凌晨六七点就起。

“我都四十多岁了,再不为小岗做点事就来不及了。”严余山说,父亲过去一直念叨:一个人致富不算致富,通过你的影响带动一帮人致富,才能体现出价值,“我接过的是我父亲的接力棒。”

小岗第一家淘宝店

9月2日,严余山又从安徽凤阳赶到北京,在中央电视台陪五位带头人参加活动彩排。趁着简短的休息时间接受了采访。

严余山个头不高、皮肤黝黑,发际线有些靠后,他自嘲是当年东莞打工时学习太过认真所致。烟瘾颇大,一包黄山红方印,约摸半天就见了底。

约六年前,严余山刚从上海回到小岗时发现,小岗村对互联网很“迟钝”,买电热毯得到三四十公里外的县城商场,拿个快递都得开车到9公里外的镇上。

村民的收入也有限,主要是外出打工、粮食收成,每年奔着“中国改革第一村”而来的80多万游客,以及培训团带来的旅游收入。

严余山19岁外出打工,20多年间,辗转东莞、上海、北京等地,自己开过公司。再回到家乡,他从“迟钝”中看到了机会——小岗村有丰富的土特产,为何不能通过电商卖出去?

严余山在当地收购粉丝放到淘宝店内售卖

2014年正月初五,严余山的淘宝店正式开张了。这也是小岗村的农产品第一次“上网”。到2017年,严余山的淘宝店每年能净赚10多万,甚至还发展了武汉、上海的小岗特产代理商。不少村民上门请教,为此,严余山干脆买了好几台电脑,在自家客厅后的店里开起了电商培训班。

严余山说,现在小岗村里,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出了自己的淘宝店。

村集体收入首破千万元大关

2015年11月11日,当了一年村官的严余山向当时村里的领导提交了一份计划书,100多页,主题是:小岗村如何发展农村电子商务。没想到因为缺乏落地措施,被领导打了回来。

回去后他又憋了一个月,改出了第二份报告。读完报告,领导想了想,问他:小岗没人会做怎么办?严余山回答说,这个简单,专业的事请专业的人来做。

小岗最终找到的是一家电子商务平台运营企业——北京恩源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12月,小岗村创新发展有限公司与恩源科技合资成立凤阳小岗科技有限公司,并在第二年初上线电子商务平台,发动村民们将农特产品放到平台上卖,名字就叫“互联网+大包干”。

“互联网+大包干”体验中心

自打恩源科技来了小岗后,严余山经常和对方的负责人讨论,究竟怎么发展小岗电子商务,有时从上午一直聊到晚上,连饭也忘了吃。

三年过去,小岗村“互联网+大包干”走出了安徽,被复制到山东多个县乡。严余山说,山东那边,一些地区平台一天销售额已能达到35-47万。

今年,小岗村村党委委员班子调整分工后,严余山分管产业发展和招商引资,他又开始全国各地到处飞,寻找发展机会。

在电商之后,严余山又立下新目标:“跳出小岗发展小岗”。他现在是安徽省小岗村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这家公司的主要领域包括新能源、人工智能、现代农业等,小岗村以“小岗”品牌入股。

如今,小岗产业园陆续进驻了十来家企业,盼盼食品、蒸谷米等都已投产。仅小岗盼盼食品一家,今年预计完成完成产值约1000万元。

2018年,小岗村集体经济年收入涨到1020万元,首次突破千万元大关,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1020元。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