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都说富不过三代,这群“厂二代”凭啥能助父逆袭?

iwangshang / 网商君 / 2019-07-30

摘要:一群拥抱互联网的“厂二代”,用生产方式和观念的升维,取代单纯的财富继承。300万民企正在面临的接班难题,也在新技术里逐步找到答案。

网商君

300万民企接班潮

2010年,西部某军区,一名年轻战士正在打电话,另一头是他的父亲,两人聊得很不愉快,战士甚至朝电话大吼:“不让我回来,我就跳澜沧江!“

这通激烈的电话背后,是一个时代难题的缩影。

战士名叫梁兴春,来自山东滕州,他的父亲梁家虎在当地经营一家铁锅厂,由于经济周期、行业衰落等因素,梁家虎认为“行业已经完了”,极力反对儿子放弃军队前途回乡接班。

但最终,梁兴春还是固执地回到家乡滕州,撰写出长达17页的计划书,雄心勃勃地准备接手父亲的老工厂。

梁兴春与父亲梁家虎在山东滕州郊外的铁锅厂内

梁家的情况其实算幸运,在这之外,是大量民企的接班难题,现实异常惨淡。

到2017年,中国民企已超2700万,其中绝大多为中小企业,90%以上为家族性质。

在2018年,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企业家,平均年龄已超60岁。2017年新财富500人榜,七成年龄超50岁。

上一辈在衰老,下一辈却不愿接班。

福布斯中文一份调查显示,A股上市民企,完成二代接班的只占7%。另一份包含182个最好民企样本的调查则称,公司二代接班意愿不足两成。浙大关于家族企业的报告更有普遍性,家族企业二代有接班意愿的,仅四成。

青黄不接背后,是紧迫的时代趋势,未来5-10年,中国将有300万民企面临接班换代。

在中国,民企贡献了50%以上财政收入、70%的技术创新和新产品、80%的城镇就业,吸纳新增加就业的占比超过90%。中小民企占九成,作用不可或缺。300万民企接班问题背后,牵涉数千万人的就业,以及经济系统中的各个产业链条。

日本的教训:127万家企业无人接班

中小民企,九成以上为家族性质,所以其接班问题,本质上是家族企业接班问题。

然而在世界范围内,家族企业接班也是一个大难题。据国际家族企业协会分析,只有30%的家族企业能传承至第二代,12%的企业能延续到第三代,仅有3%的公司能发展到第四代或者以上。

从近况来看,日本的问题则尤为突出。2016年,三分之二被调查的中小企业,表示没有接班人。这一年,关停的中小企业,比十年前多三分之一,且半数以上是在盈利情况下停业。据媒体报道,目前127万家日本企业正因无人接班而面临关门。

另一组数据更为触目惊心,日本中小企业经营者平均年龄已接近70岁。媒体称日本政府甚至考虑,帮助外国企业收购、兼并没有接班人的本国企业,避免企业停产,工人失业。

一家经营良好的日本中小制造企业,但却面临接班难题。图/日本新华侨报

纵观全球案例,家族企业顺利传承基业长青,人的因素固然很重要,比如作出周密人才培养安排,甚至在清晰的产权制度下选择职业经理路径。

但另一方面更关键的事实是,那些长青的家族企业,不仅在于人才得力,更重要的是,企业本身保持了持久的活力,工艺技术或者商业模式的创新。总之即是,实现某种意义上的生产力升维。

比如德国著名的家族企业博世集团,是在研发费用占据销售额十分之一的情况下,保持其全球第一大汽车技术供应商地位,成为德国车企背后的“大腿”。

中国的百年酿造家族企业李锦记,传旨四代,历经120年,其重要原因即是“永远创新”的理念。它能一路活下来,不仅因为有持续不断的加班人,更因为它在设备革新、研发新品等方面的持续耕耘。

“富不过三代”现象的反面是,那些最终活下来的家族企业,换掉的不仅是人,实现生产力升维以后,企业本身也不一样了。

大数据下,没有一双袜子卖不掉

中小民企接班问题,之所以在中国呈现得如此焦灼,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上辈传下来的,是烫手山芋。

中国的中小企业,它们大都集中在制造业,问题重重,工厂老化,设备陈旧,渠道萎缩,无品牌基础等。在外部,有金融危机余波、世界性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等因素影响。

衰老的问题表现为双重:不仅人老了,工厂也老了。

然而互联网作为一个划时代变量的出现,将深刻改变了这一趋势。

文章开头处的老兵梁兴春,当他接手父亲的铁锅厂时,正赶上淘宝爆发期。他果断摒弃路径依赖,让老工厂触电,上网开淘宝店,到2015年,网销超50万,下一年爆发至500万,到2018年,已经超过2000万。

爆发增长的数据背后,并非单纯坐享流量红利,决定因素是,梁家的工厂接受了互联网彻底改造。在以往,老人只想造大锅,做批发,梁兴春打破常规,选择相信淘宝的大数据反馈:锅,应该做小更好卖。

梁兴春带领工厂接受互联网改造,把传统大锅做小做文艺,马上受到年轻人的欢迎

还不只这些,他挖空心思将锅做得好看,甚至首开风气,靠淘宝直播卖锅,如今已有十余个直播间。从这里出产的铁锅,还登上央视纪录片《风味人间》。

浙江诸暨天川袜业的杨钢泽,也是成功接班的厂二代,路径与梁兴春类似。他在天猫创立“s你”袜子品牌,双十一期间,曾创造单品第一传奇。

年轻二代接班传统工厂,带来的不只是原路返回式的重振,更是强化升级。

天川袜业已经接受淘宝聚划算C2M计划改造,工厂设备实现数字化,实时监测产销数据,效率大为提高,“原则上没有一双袜子卖不掉”。

杨钢泽在数字化改造过的工厂巡视

强化升级的例子还包括,慈溪市的一家做暖风机起家的家电企业,儿子接班后,也在淘宝上将父辈事业改造为创意家电。

山东青岛一家服装企业,女儿接班后改弦更张,在互联网上推出基于大数据的定制服务,逆转其后继无力、利润低下的颓势。

在互联网势如破竹改造传统产业带的大势下,企业实现赋能升级,中小民企的二代接班,也将成为一个更为从容的事情。

比财富传递更重要的

互联网电商平台加持中小民企接班,上述成功案例并非孤例。

如天川袜业的数字化改造,即是淘宝天天特卖C2M数字化改造计划的一部分。这一计划在2018年开始实施,前期已汇聚数千家工厂加入。

阿里巴巴这一计划的后期目标是,在中国建造100个数字化产业带,比如在成都郫都区,全国首个以地方菜系命名的“川菜产业园”,已经成为数字化改造的先行者。

经过淘宝天天特卖C2M改造后,四川某食品厂生产线数字化程度大幅提高

拥抱互联网后,传统中小企业不再是烫手山芋,而是好吃的香馍馍。

传统制造业的互联网改造,与中小企业二代接班难题,其实是一个问题的两面:互联网的赋能,需要年轻人来承接。

他们接受的,将不再是老旧的工厂、僵化的模式以及暗淡无光的行业前景,而是充满各种可能、具有竞争力和活力的“互联网企业”。

深圳小型精密五金加工企业赣泰兴,加入一个连接着2000多家工厂的“云工厂”平台,将以往两周左右的接单时间,缩短为一个小时左右。

佛山顺德的高力威机械上云后,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它需要的零件供应商。

武汉一家生产烘鞋器的工厂,将移动互联网支付与传统工艺结合,开发出全球第一台投币式烘鞋器,扩展产品运用场景。

自从2015年传统产业互联网深度应用写入国家战略,这一趋势便在加速发展,目前,全国已有超过50家区域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为48.5%;互联网新业态方面,开展服务性制造的企业达到24.7%。大势所趋,只有拥抱互联网,才是传统企业的未来坦途。

在新的时代,厂二代接班难题会有新可能。而未来的中国民营中小企业交班问题,将基本等同于一个变革问题,人的继承当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生产方式、思维、观念的变革和升维。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