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盲人挑战马拉松,阿里"跑神"为视障跑者做眼睛

iwangshang / 网商君 / 2019-06-23

摘要:一个人可以跑很快,一群人可以跑很远。

网商君

一根盲绳,一端牵动着盲人,一端握在助盲跑志愿者手中。

6月23日,北京世园会,在阿里巴巴奥林匹克公益跑现场,一对来自延庆的盲人夫妻在两位阿里巴巴志愿者的帮助下,完成了"看不见"的3公里公益跑。

盲人夫妻在阿里志愿者帮助下参加公益跑

爱心志愿者做眼睛,盲人夫妻也能公益跑

33岁的白玉荣来自内蒙古通辽,由于患有先天性小眼球,她的视力极其微弱,近乎于全盲。2003年,白玉荣离开内蒙老家,来到北京盲校学习按摩,此后便靠着在按摩店打工,留在北京闯荡。

四年前,在做按摩的过程中,白玉荣偶然认识了一位爱跑步的盲人——北京市何亚君助盲团的创始人何亚君。渴望走出封闭世界的白玉荣加入盲团,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开始跑步。

与普通人不同,盲人跑步时,需要志愿者陪同。志愿者就像是盲人的眼睛,通过一根小小的盲绳,一端握在手中,一端牵引着盲人,带领他们感知前路的方向。

白玉荣说,由于视力障碍,盲人的活动范围往往很小,常年生活在熟悉的一隅。跑步是他们能打开自己世界的最好方式。

加入何亚君助盲团后,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每周三、周六的清晨总能看到白玉荣跑步的身影。

白玉荣参加盲人长跑节

听说盲人也可以参加马拉松,热爱跑步的她还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参加了两次42.195公里的北京全程马拉松以及一次秦皇岛马拉松,还跑过十几个半程马拉松。虽然看不见,但她用脚步丈量着北京和世界。

因为跑步,白玉荣也体会着帮助他人的快乐。在自己不参赛时,她还成为马拉松赛事或其它跑步活动的志愿者,为跑者提供义务、专业的运动放松服务。

去年,白玉荣结婚了,她随丈夫来到了延庆生活,丈夫郎永旺也是一位盲人,夫妻俩开了一家小小的盲人按摩店。

住到延庆后,离日常跑步的奥森公园远了。每周三、周六,白玉荣会在家人的帮助下,凌晨3:50起床,搭乘919路公交车,坐到德胜门换乘地铁,从2号线转8号线,赶在6:50前到达奥森公园参加晨跑。"在延庆没有伴一起跑,所以我还是喜欢每周去盲团,能跑步。"

丈夫郎永旺也很喜欢跑步,但是为了支持妻子的爱好,他往往留在按摩店,很少能出来参加训练。今年奥林匹克日,在阿里巴巴举办的奥林匹克公益跑现场,夫妻俩在两位阿里巴巴爱心志愿者的帮助下,并肩奔跑,而且他们的步数还将转化成爱心,通过阿里公益平台帮助贫困乡村学校筹建阳光跑道。

阿里"跑神"爱心助盲,带盲人挑战马拉松最佳成绩

今天陪伴白玉荣夫妻俩完成公益跑的,是阿里巴巴的两位志愿者。

袁芳芳是阿里巴巴的一位女工程师,也是阿里巴巴跑步派社团的"派头"。热爱跑步的她曾跑过国内外20多个马拉松,在日常生活中,她会每天早上六点起床,跑完5公里再去上班。

之所以成为"跑神",也和一次盲人参跑马拉松有关。2017年北京马拉松中,袁芳芳无意中发现,原来有盲人朋友在跑马拉松。"那时候我连十公里都没跑过,还没有马拉松参赛资格。看到视障跑者由志愿者引导着跑马拉松,让我很震撼,我也想有一天能够在旁边,帮助这群身残志坚的人。可惜我还是个连个入场券都没资格拿到的人,别提助盲了,盲友的速度比我还快。"

袁芳芳带盲友参加2019密云马拉松

受到震撼的她开始了跑步训练,从每天晨跑开始。这中间,她加入了何亚君助盲团成为一名志愿者。

一年半后,袁芳芳终于拿到了马拉松的入场券。"当我拿到了马拉松入场券的时候,简直是感觉自己要起飞了。各大马拉松赛事挨个报名,赛事一中签,我就赶快通知助盲团,看有没有能匹配上的盲友。"

今年1月,听说助盲团中有位周玲大姐想参加日本名古屋马拉松,袁芳芳二话不说报名了。"见到大姐之前,我还在想,一个陌生人一根绳子,如果换了是我什么都看不见,别说跑了,我可能连走路都不敢。"

袁芳芳说,带盲友跑步,感受到最大的是信任。通过一根小小助盲绳,盲友可以通过志愿者用力拉绳子的方向感觉要前进的方向,而志愿者也可以通过绳子的拉力感受盲友的情绪,"如果绳子拉的特别紧的话,就是她的情绪很紧张。同时,我也把路面上所有的变化都报告给她,就像高德导航里面的郭德纲一样的频度。"

这次名古屋马拉松中,袁芳芳和助盲团的其他两位志愿者一起,用时5小时32分完成赛事,创造了周玲大姐的最佳马拉松成绩。

袁芳芳带周玲跑出马拉松最佳成绩

今天,她带着初识的白玉荣完成了奥林匹克公益跑。"被信任,尤其是在短时间内建立起来的被信任感是很难得的正能量。"

阿里巴巴内部有每人每年完成3小时公益的文化,仅2019年,袁芳芳爱心助盲公益跑已经超过了30小时,而她也因此收获了特别的跑步体验。"每次公益跑的过程中,不仅能享受到跑步带来的快乐,还能从身残志坚的盲友身上得到很多的正能量反馈,也让我坚定了继续跑下去的决心,也希望更多人加入到这样的跑步中来。"

"一个人可以跑很快,一群人可以跑很远。"袁芳芳说。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