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寻龙诀”和“峨眉峰”

iwangshang / 阿俏 / 2019-05-17

摘要:踏踏实实去做了,很多理想主义也就落了地了。

文 | 阿俏

深夜11时,杭州西溪,终于和这位来自湖北宜宾的80后接上头。

聊完了大把的故事,第一感觉,向春笃定熟读“寻龙诀”;第二,他应该代号“峨眉峰”——必须“独照”那种。

什么是“寻龙诀”?

“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若有八重先,不出阴阳八卦险。”一部《吹鬼灯》把中国唐代风水大师杨筱松的《撼龙经》传得家喻户晓,说到底,就是看风看水看地形的口诀。

向春懂这些——这个当过两年兵的汉子,先侦察、勘探、测绘,辅以土建、流体力学、微生物学,一击制敌。

什么是“峨眉峰”?

孙红雷主演的《潜伏》,其最早代号为“峨眉峰”(取自“雪山千古冷,独照峨眉峰”),神出鬼没,深藏不露。对于这位狡猾的老对手,军统天津站长吴敬中一度大骂:“峨眉峰,还TM独照,颇具浪漫主义气质啊。”

向春便是如此,他以民间人士的身份,每年举报上千家污染企业,无一失手。暗访时,车头必须朝着大路,车里必须留人,简直现实版的“龙潭谍枭”。

1

向春,宜宾人,著名民间环保的义士。

他看见污水排水管这种线索总该有情绪,再不济也要愤怒一下吧。和向春见面的路上,我是这样想的。

结果直接被浇了一头冷水,他说:“我不愤怒。”

一次,向春和团队盯守某排污企业整整一年,直到秋天野草枯死、暗管井盖暴露,他们才翻查到了埋在地下的暗管。愤怒?这活早干不成了。

一个阻击手,必须冷静,精准,决绝。

纤细的黄色水流被他一翻弄,就牵扯出主城区埋了60年、440吨废弃农药,这些上世纪80年代就被禁用的玩意儿,如果再埋个10年,谁都不知道会弄死多少人。

一格格地放大看GPS地图,看山形,找水流,确定污染范围,最后,一查,原来病毒源头是工厂,当初的环评呢?再往深里查查,嚯,原来这些“环评师”都是某些官员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挂靠的。再过两年,一封16页的举报信就躺在了某市环保局的信箱里,直到上面正式下达了处罚决定。掀起环保界的腥风血雨的向春却没事儿人似的,接着跑别的案子了。

从高铁上往外偶然看看,一个红色的大渗坑好巧不巧就跑到了他眼睛里。这还能忍?无人机照片拍起来,朋友圈刷起来,把声音搞大,上面还能听之任之?果断又端掉一个点。

2

这些事儿环保界高兴了,各路黑心工厂则视他如“毒蛇猛兽”。在无良企业家眼里,向春这帮人就是就是牛虻似的,芒刺在背,骨鲠在喉,除不掉,只能严防死守。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每次出去“捕猎”,向春都会给团队制定一道详尽到极致的方案,车停哪条街,车头朝哪里,车里留几个人,如何取样,如何撤离,第一路线怎么走,第二路线怎么走,撤不走,暂时潜伏何处……带着团队整这些,受过军队训练的他跟玩儿一样。

谁说坏人就是险恶狡诈,谁说好人就要硬桥硬马,站直了生抗?好人必须比坏人更加智慧果决,勇敢细心。

向春的团队如今就是《水浒传》前80回,人才辈出,高手如云,调查记者、法院文员、IT工程师……这些专业人士和他们的boss一样,每天都梦想着失业。

按照向春的逻辑,他们失业意味着污染变少了,这样他就可以和同事一起再去搞生态保护,去关心关心动物的事儿。

咋让污染变少?光靠他们一个点一个点去跑?那可能下下辈子都不会失业了。搞工科的向春老早盯上了互联网和大数据。跑点这么多年,脑子里的环境地图不能光他自己知道啊,要是大家脑子里都有这么个地图,买房子不就不用担心买到些重污染地段,天天跟得慢性病毒一样担惊受怕——人活着得有尊严嘛!

3

这个社会从来就不缺有理想的人,可是像向春这样把一个不靠谱的理想摆在面前,然后还非要较劲去落实的可没几个。毫不怀疑他二年级的儿子如果有一天说要天上的星星,向春也能在脑子里想想,然后给个解决方案。

钱?找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要!数据?高德地图给!搞到这些数据,向春每天做的事情简直可以被所有的愤青大声吐槽一句“so boring!”可人家聊到这些的时候,真真是有表情的,比讲举报企业啥的表情丰富多了,这不,昨天下午阿里巴巴首次发布公益财报,每年受助200万的向春也来露了个脸。感谢的话一句不说,PPT上都是干货,国内民间最大的环境资源数据库——绿网被他做出来了,高德地图上的环境地图也上线了,语速飙到一分钟500字,听着就是个踏实人儿。

所以说理想主义这东西虚无吗?好像也不是,就像向春从来不高谈阔论环保这事儿有多大价值和意义,但是他做的这些东西最终还是被环保部,卫计委看到了,来管他讨要数据。好像踏踏实实去做了,很多理想主义也就落了地了。

“哪里污染严重,哪里就是我们重点开展工作的地方。虽然很辛苦,风险也比较大,但是我不喜欢宣扬惨、苦、累,不然除了想当大侠的,就没有人敢来做这个工作了,这也可以是一份有价值的职业。”向春说。

阿 俏 

一个脑子永远在天上的科幻迷和汉服女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