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低调了20年,终于憋不住了!阿里巴巴首次发布公益财报

iwangshang / 毛晓琼 刘俏言 / 2019-05-16

摘要:“我们不是因为赚了钱才想做公益,而是一开始就把公益放在了我们的商业模式里。”


天下网商记者 毛晓琼 实习记者 刘俏言

“这是阿里巴巴第一次发布公益财报,其实这件事情我们想了很久,之前我们一直在说,公益还是要低调一点,不像财报,你是上市公司必须要向公众披露,我们做的好事,不需要到处去说。但今年是阿里巴巴成立二十周年,在这个特殊的节点,我们觉得过去做过的公益,还是应该站出来讲一讲。”

阿里巴巴集团秘书长邵晓峰致辞

5月16日,杭州西溪园区,面对近百家媒体的长枪短炮,阿里巴巴集团秘书长邵晓峰登台的第一句话里就透着真诚。这是阿里巴巴成立以来,在公益这件事上为数不多的高调时刻。两天前,同样在西溪园区,阿里巴巴年度公益颁奖盛典,700多名员工到场,6个直播平台齐发,单平台点击量超过160万。

“我们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公益不是自己埋头做就行,公益更多的是一种唤醒,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才能聚沙成塔。”邵晓峰如是说。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天前,阿里巴巴发布2019年财年四季度财报,没有对任何媒体发出邀约。如此看来,阿里巴巴或许是最重视公益的互联网公司。用马云的话说,“我们不是因为赚了钱才想做公益,而是一开始就把公益放在了我们的商业模式里。”

事实也确实如此,从2006年的魔豆宝宝小屋,到2008年汶川地震后阿里参与灾后重建,再到“公益3小时”理念的提出、蚂蚁森林每天几亿人次的参与,公益已经根植于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之中。 员工、商家、消费者,三者共同构成了阿里巴巴的公益生态体系。

截取2019财年阿里经济体公益财报重点摘要的第一段话,借以佐证:

上个财年,阿里巴巴员工公益时长累计26.9万小时,带动了208万商家、4.4亿消费者在阿里巴巴及支付宝平台上做公益。多年来,阿里巴巴经济体内已经孵化出公益项目上百个,平台上入驻各类公益机构上千家,一套完整的阿里巴巴公益生态已经形成。

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孙利军发布公益财报

阿里巴巴副总裁:给100名重刑犯上课,史上最奇葩的KPI

当2015年9月10日,阿里巴巴1号志愿者马云提出“阿里人每人每年完成3小时公益服务”的倡议时,远在大洋彼岸的彼得·斯登一定不会想到,自己会和100名重刑犯扯上什么关系。

彼得·斯登,阿里巴巴副总裁,服务于阿里设立在美国加州的国际战略投资部,是办公室有名的“空中飞人”,一年中,斯登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各大洲间飞行,以确保每项海外投资的回报达到最大化。

但无论多忙,每个月,他都必须去一趟圣昆丁监狱——加州最古老的监狱,曾负责执行全加州的死刑,是一个足以让亡命徒们胆寒的所在。两年前,被公司“3小时公益”文化推着走的斯登,走进了这座死亡监狱,面对100个重刑犯学生,他介绍阿里巴巴,分享电商模式,宣传遥远的中国。

“加州当地把这个活动叫做‘最后一里路’,目的是给囚犯们提供包括编程在内的技术技能培训,让他们在出狱后能够有一技之长,重新开始人生。”

和想象中的暴力、血腥、阴森恐怖不同,圣昆丁监狱的彪形大汉们不仅文质彬彬,勤奋好学,甚至还对知识充满了渴望。

杰森·琼斯是斯登的一名学生,11岁加入帮派,在此之前,他已经在监狱中服刑了13年。从一开始,他就对斯登的编程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除了课堂上认真听讲,踊跃发言外,他还会在课后缠着斯登给他开个小灶补补课。

“现在琼斯至少能够熟练掌握Java, PHP,ruby,react,JAQL五种编程技术,在旧金山的一家公司做程序员,我为他感到骄傲。”

根据美国司法统计局的报告,从州立监狱出狱后有68%的人会在3年内重新被捕,6年和9年内这个数字会飙升到79%和83%。斯登的出现改写了这一系列数据,由他教授的100名学生中,已经有26人拿着毕业证,在硅谷找到了工作。并且,没有一人重返监狱。

“如果一家公司所有人都只知道赚钱,那么这家公司越大就越可怕。”在马云的力推下,2019财年,阿里巴巴员工累计付出公益时长近27万个小时,相当于提供了超过1163万元的志愿服务价值。更值得一提的是,在阿里内部,职位越高的人,公益时效反而越长。马云个人公益时长74.5小时,合伙人平均完成12.85个小时。

208万商家主动示爱,缅甸10岁女孩终于不用再吃“垃圾”

王卓伦,中国扶贫基金会国际发展部主管,“国际爱心包裹”项目缅甸片区负责人。

2018年,中国扶贫基金会联合阿里巴巴公益,第一次将爱心包裹项目带出了国门,位于缅甸东北部的敏格拉乌小学是发放试点之一。敏格拉乌小学位于掸邦地区,是一所打工子弟学校。小学仅有27名学生,孩子们基本来自社会底层的外来务工者家庭。

刚到学校的第一天,王卓伦就对一个叫丹妍的10岁姑娘印象深刻。“我们去的时候是6月,气温30度以上,别的孩子都穿着短袖的夏装,只有她,身上是一件绿色的旧毛衣。”

了解丹妍的身世后,王卓伦才知道,这只是丹妍悲惨人生的冰山一角。丹妍来自当地一个贫困家庭,父亲中风卧床,丧失劳动能力,姐姐辍学没有工作,闲赋在家,一家的生计都要靠母亲捡垃圾为生。

母亲捡一天垃圾能有多少钱?答案是500-1000缅币,换算成人民币在2块钱到4块钱之间,而对比成当地的物价,一枚鸡蛋就要3块钱,一杯牛奶8块钱,“你敢相信吗?一个10岁的小女孩,是吃垃圾长大的。”王卓伦双眼闪着泪光。

幸运的是,从去年开始,国际爱心包裹找到了丹妍,把她从苦海中打捞了上来。在丹妍收到的包裹中,有书包、文具、美术用品、益智玩具、生活用品五大类105个单件,基本能够满足她一年的生活和学习所需。因为包裹上印有统一的熊猫图案,它也被称为“来自熊猫国度的礼物。”

现场,王卓伦播放了一段视频,画面中,丹妍把书包紧紧抱在胸口,用缅甸语向中国的叔叔阿姨道谢,天真烂漫的笑容重回脸庞。

去年一年,国际爱心包裹已经在缅甸、柬埔寨、尼泊尔等地发放了5万多个。在它的背后,是每一位淘宝用户在购买“公益宝贝”后自动完成的捐赠积累,也彰显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大国担当”。

2019年财年,共有208万商家主动将店铺内的商品设定为“公益宝贝”。消费者购买此类商品后,平台根据卖家设置的比例,捐赠部分金额划拨给对应的公益项目。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徐晓新将其评价为:第一次让公益变成了有源活水,是对公益捐赠的一次标志性创新。

退伍军人连续281天捐步,从杭州徒步到北京,换回乡村小学的崭新跑道

相比于员工和商家,阿里公益更想唤醒的是无数普通人。

今年41岁的河北人吴彤,是一名退伍军人。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淘宝上注意到了“益起来”捐步活动。由于平时爱好运动,再加上户外工作的性质,连规则都没看全的吴彤,加入了“益起来”。

“第一次捐步应该是在2018年6月20日,从那以后,我每天都会捐步,一天都没断过,刮风下雨都捐,到今年的3月31日,我的捐步总数是284万步。”

284万步,相当于从杭州步行到北京的距离。2018年12月26日,吴彤受邀参加河北赤城云州乡小学001号阳光跑道的建成揭牌仪式。在此之前,他并不知道自己捐出的步数会被用在哪里。那一次,他和学校的孩子们在新修的塑胶跑道上追逐打闹,肆意奔跑,心里充满自豪。

“通过那一次活动,我才知道原来还有上百万的爱心网友跟我一起,在用自己的奔跑,为贫困地区的孩子捐赠修建爱心跑道。所以回来以后,我又拉上了10多个朋友,鼓励他们一起捐步。”

在部队服役时,吴彤就是“学雷锋先进个人”,退伍后,他又自愿参加了河北当地的“聋哑学校爱心救助”、“环卫工人志愿服务”、“为贫困山区孩子捐款”等诸多公益活动。迷上捐步后,他发现阿里为他提供了更宽广的公益平台。

截止目前,他已经在支付宝的蚂蚁森林里种了6棵树,积攒了240多公斤绿色能量,秒杀99.99%的“竞争对手”。在蚂蚁庄园,他捐赠了650颗爱心,在支付宝曾经做过的一个“守护环卫工人的爱心保险公益捐赠”中,他通过小游戏守护了3位环卫师傅的爱心保险,他还是高德地图“小鹰修桥”游戏的资深玩家,四川徐家沟新修的“幸福桥”就有他的一份力。

“我们都是平凡人,但每个平凡人的一点点,都可以让这个世界不平凡”。台上的吴彤依然略显拘谨,却把这句结束语说得无比顺溜。

吴彤只是个例。在阿里巴巴体系内,用户可以通过阿里巴巴公益、支付宝公益等平台的爱心捐赠、消费捐赠、行为公益、志愿者服务等多方式参与公益。2019年财年,阿里巴巴累计帮公益机构募捐12.7亿元,带动参与人次累计高达4.4亿人,参与公益捐赠商家超过208万家,累计产生捐赠超91亿笔。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