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算法美颜过的月亮还是真实的月亮吗?华为P月算法深陷舆论漩涡

iwangshang / 张超 / 2019-04-23

摘要:真实与虚假的界线越来越模糊,人们对善意与恶意的争论也不会止息,只有技术毫不在意这一切,飞奔向前。

天下网商记者 张超

“拍月亮”,本来是小米9用来秒杀其他“友商”的杀手锏,不料才过一个多月,就被华为P30 Pro的50倍变焦斩落马下,拍月亮已经成了国内手机厂商的“军备竞赛”。

王跃琨 微博截图

那边手机厂商在拍月亮道路上厮杀正热,这边就被人揭了老底,知名评测媒体爱否科技主笔王跃琨近日发微博质疑华为P30 Pro拍月亮“好像是P上去的”,尽管爱否科技随后炒了王跃琨鱿鱼撇清关系,但是华为P30 Pro的“月亮门”已经引起了吃瓜网友的探讨,甚至有网友在知乎上进行了实验,力证月亮其实是被算法“美颜”过的。

知乎上关于P月的讨论和证据

有媒体评论:华为对于算法的“暴力开发”也触及到了“算法优化”尺度的问题。对于数十米外、暗光环境中肉眼已经无力分辨的事物,其实很难确认拍出的细节究竟是相机镜头的功劳,还是算法优化的结果。

也有网友在论坛上发出了“直击心灵”的感慨:

“我这里不说P月技术的善恶,我只是感慨这项技术未来会深入到我们每一次按下快门,无论我们拍摄的是什么。这是一场虚假对真实的革命,真实败下阵来只是时间问题。真实与虚假的界线越来越模糊,人们对善意与恶意的争论也不会止息,只有技术毫不在意这一切,飞奔向前。”

分不清真假的好莱坞女明星“下海”

算法背后,是目前越来越火热的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人工智能的概念早在1956年就提出来了,经过50多年的发展,AI已经能够通过深度学习等算法,实现更高层次的应用。

不过随着AI不断通过学习和算法调整图像、产品、搜索内容等方面的结果,越来越能产生让人混淆真实和虚拟的效果。

比如最受人关注的图像和视频领域,最早的胶片时代,画面调整是通过暗房技术实现,而电脑软件PS,并不是凭空出现,也是通过学习暗房技术来实现的。

暗房里用小毛刷手工修整底片或相片(用颜料点掉相片瑕疵),对应PS仿制图章,污点修复,画笔等工具;相片裁剪,拼接,合并技能,则对应ps的图层……

在随后的数码PS时代,经过处理的照片可以完全脱离现实、或者以假乱真、混淆事实。而当AI带来强大的学习能力和图像处理能力之后,特别是DeepFake(基于AI的人体图像合成技术)的出现,彻底打开了人工智能的潘多拉魔盒。

当然苏大强和吴彦祖换脸、黄蓉和杨幂换脸算不上潘多拉魔盒,明星们演技不行、换脸抠图来凑也算不上潘多拉魔盒。

苏大强吴彦祖换脸

黄蓉杨幂换脸

真正的魔盒是DeepFake通过将明星艺人的脸替换到成人电影演员上,包括美国好莱坞女明星比如《神奇女侠》的扮演者盖尔·加朵,《哈利波特》赫敏的扮演者艾玛·沃特森等都有过“下海”的经历。

盖尔·加朵 《神奇女侠》剧照 图来自网络

换脸技术造成了大量足以乱真的成人电影,混淆了人们的判断力,给视频或者图片制作者找到了很多灰色空间,给被换脸的人带来了无穷灾难。

看到的摸到的甚至都不是真的

其次,在阅读体验领域,我们读到的资讯和文章,也越来越受到AI的支配,最典型的就是各类新闻APP的算法技术。

有网友就在网上吐槽:一个女生不小心点进了一个说男人都是渣男的新闻,因为类似的新闻有意思,女生在这类新闻的阅读上花费了多一点的时间,结果这样的新闻推送越来越多,导致女生觉得这个世界不太美好,这样的新闻显然不是有用的新闻。

其实换个角度来看,女生还应该庆幸,看到的新闻并不美好,但起码还是真的。恐怕有一天,AI可以编出小说和新闻让你看,反正你也分辨不出来。

比如早在2016年,日本就有人工智能编写的小说《计算机创作小说的那一天》通过了日本“星新一”文学奖比赛的初审。

而特斯拉CEO马斯克在2015年创立的“开放人工智能研究中心”甚至利用人工智能编写出了细节丰富的假新闻。

其实看到的是假的也就算了,你还能回家跟男朋友、女朋友当作话题聊一聊,只是要是男女朋友都是假的,你可怎么办?

电影《我的机器人女友》剧照 图来自网络

这方面美国、日本已经走在了前列,AI女友、AI男友都出现了,通过升级AI系统不断学习升级过程后,还会精准拿捏到你的各种小癖好,满足你生理和心理的需求。

不知道当你和虚拟伴侣谈情说爱的时候,会不会有对灵魂的拷问:“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到底在干吗”?

人工智能的规范正在进行 支持和警惕要两手抓

基于对以上种种人工智能带来混淆虚拟和现实的影响,各国和社会各界都在想尽办法避免。

今年4月20日,《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二审稿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二审稿作出明确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丑化、污损,或者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肖像权。其他人格权的许可使用和自然人声音的保护,参照适用本章的有关规定。

也就是说,今后未经本人同意,利用AI技术换脸和换声音都将是违法行为。

欧盟最近也公布了新的AI道德准则草案,草案指出可信赖的AI有两个组成要素:

一、应尊重基本权利,适用法规、核心原则和价值观,以确保“道德目的”;

二、兼具技术鲁棒性和可靠性,AI技术必须足够稳健及强大以对抗攻击,以及如果AI出现问题,应该有“应急计划”。

另外,草案中可信赖AI的不可为包括以下几项:不应以任何方式伤害人类,人们不应该被AI驱动的机器征服或强迫,AI应该公平使用,不得有歧视或诬蔑行为,AI应透明地运作,AI应该只为个人和整个社会的福祉而发展等。

此前也有不少业内人士对人工智能的发展做出了提醒,比如马斯克本人,虽然他创立了“开放人工智能研究中心”,但是他一直公开强调人工智能对人类是“可怕的问题和威胁”,呼吁对智能科技提早加以管控,他说人工智能可以比人类更快、更高效地完成任务,更加危险的是,机器人能够“制造假新闻、假电子邮件账号和假信息,以及操纵信息,从而引发战争”。因此,他也于2018年退出了“开放人工智能研究中心”。

霍金在支持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同时也提出过担和警告,人工智能应该在符合伦理道德和安全措施要求的情况下开发。

本文由天下网商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