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野蛮生长的电竞酒店,二线城市那些“杀时间”的年轻人

iwangshang / 张文政 / 2019-02-15

摘要:他只是发觉周围的朋友里面,没有人不玩网络游戏。

天下网商记者 张文政

“你一定疯了,放着好好的公务员不干,去创业,搞什么电竞酒店?这是什么鬼?”

这半年,李豪没少听到这样的“调侃”。在河南郑州某市直机关的公务员岗位上干到第四年,他扔掉了这个令人垂涎的“铁饭碗”,开始追逐自己的“电竞酒店”梦。

过去一年,“电竞酒店”有点横空出世的味道,李豪的身后是数不清的跟风者。根据DT财经截至2018年11月27日的统计,郑州云集了121家电竞酒店,位踞全国之首。唯一入选TOP 10的一线城市“电竞之都”上海拥有的电竞酒店数量,仅是郑州的十分之一。

如同一次奇观事件——电子竞技与酒店这两个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行业的结合,在中原腹地结出魔幻主义的果实,也让郑州这个拥有1000万人口的二线城市郑州,变得时髦起来。

把网吧装进酒店里

她把桌上的残羹冷炙归拢进垃圾桶,然后扭过头,感叹了一声:“这儿太脏了。”脸上堆满了愁容。

她是这家酒店的保洁。3个年轻人刚刚离开这间客房,留下了让她发愁的垃圾。

床铺一侧的小圆桌上放着塑料碗、餐巾纸和两堆细碎的鸡骨头,另一侧地砖上散落了10多根烟头、两个空烟盒,空气中还有尚未消散的烟味,靠墙的一排电脑桌上摆着3台27寸的曲面显示器。几十分钟前,那3个青年人还并坐在旁,沉浸于游戏世界中的冲杀。

这是一家“电竞酒店”,位于郑州核心商圈一幢商住两用楼上。这幢楼上至少还有5家规模不大的经济型酒店。不过,跟它们一比,这家“电竞酒店”的特色立马鲜明起来。

空间设计上,一侧是可以容纳五个人的上下床铺、另侧是一排顶配游戏台式电脑,其中不乏Alienware Aurora R7 1080Ti这样上万元的主机,包括游戏鼠标、旋转座椅甚至空调在内,所有这一切设施,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让客人可以安逸地打游戏。

这个房间所在的楼层,还有其他十几个大同小异的客房,里面大多都是面目模糊的青年人,外卖骑手拨通手机那几秒,当中的某一间才会展开一条缝,然后又迅速合上。

“大家在一块儿,都是自己人,比较安逸,”这家名叫”嘿尔”的电竞酒店负责人李豪说,“玩完,比较累的话,可以直接睡觉、洗澡啥的,就等于把网吧装进酒店里了。”

携程上某电竞酒店的评价

实际上,和其他迅猛生长的新事物一样,电竞酒店至今还没有太明确的定义。

从一二百元到七八百元的房价,从单人间、三人间到六人间,从钟点房到包月长租……这些装修和经济型酒店相近的客房,接入了高速宽带、游戏电脑等设施后,就可以都被统称为电竞酒店了。

“都是来玩的”

李豪说不清这个行业的空间到底有多大,他只是发觉周围的朋友里面,没有人不玩网络游戏。

李豪20来岁,是个游戏迷,过去几年出差多,入住酒店以后,周围往往找不到网吧。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台湾有电竞主题的酒店,于是每到一个城市出差,就开始留心当地是否有类似的做法。

起初,他看到一些“网络酒店”,便兴致冲冲地进去,却每每大失所望——它们主打服务商务人士,通常在客房摆放一台电脑,不过无论硬件配置还是网速,都不尽人意。

直到2018年,才有像模像样的电竞酒店出现在郑州。也是在那里,李豪第一次感受到将电竞、住宿二者结合在一起的体验,“比平时上网的网吧好一些……烟味儿啊啥这些都没有。”

电竞酒店的办法虽然老套,但还是制造出了一个差异化的休闲娱乐场景。

离开那儿以后,李豪对两个朋友说,“咱开个这吧。”

没想太多,李豪把毕业3年积攒的十几万块一股脑儿拿出来,又从父母那里要了些赞助。几天之内,每人凑了20万,转到同一张银行卡里,一共60万。就这样,李豪辞了按部就班的公务员职务,就跑去开电竞酒店了。

2018年7月,生意开张,酒店位置在郑州二七商圈的大上海城附近,仅有10间客房。装修花了不到一个月——没有大堂,也不须装置水晶灯、沙发、艺术品摆件或是建设厨房、吧台及会议室。“(客人)来这里头不是看你的装修的,是来上网的,装修啥的都半差不差。”李豪对这里的客人的描述是:年轻的本地玩家,“都是来玩的,不是来工作的。”

有几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租了一个五人间,平时上完班回来,睡一觉,玩玩电脑,当家一样,还让保洁帮着洗衣服。李豪给他们按包月的价格算,每月8000元左右,平摊下来每个人也就1000多元。

李豪说,“(他们)都是本地人,有时候早上走,换身儿衣服下午就又过来了。”

在二线城市的野蛮生长

2014年开始,国内电子竞技井喷式地增长,游戏直播平台的火爆,让电竞变得更加普及,甚至成为了一部分人的社交和生活方式,而郑州,则是坐拥丰沃电竞发展土壤的城市代表。

此前《第一财经周刊》数据显示,尽管晚上18点到22点观看《英雄联盟》直播的总人数上广上北深排名靠前,但武汉、郑州、西安、成都等城市的高校学生观看数更高。

相比一线城市,这些二线城市的年轻人生活压力较轻、节奏缓慢,也有更多的空余时间。

天下网商记者观察,除主城区外,郑州的电竞酒店主要分布在东、南、北部3个大学城地带。

嘿尔电竞主题酒店的招牌

中国电竞史上的标杆人物Sky李晓峰,去往北京前的最后一站就是郑州“深蓝网吧”。他的故事,也让很多大学生找到了游戏的价值。这股电竞酒店的热潮,正是基于这样的文化氛围。

“尤森特电竞酒店”负责人金先生说,电竞酒店让他有了重返大学寝室的感觉。他碰见了一位想要租住半年的客人,可能是个“辍了学、家里条件不错的小孩儿”。

相对网吧、电竞馆,电竞酒店价格略微偏高,但私密性更好,同时也营造了一个小型社交空间。

入住电竞酒店的客人都是奔着游戏来的,平时和前台没有交流,“客房清洁”几乎是他们唯一可能需要的日常服务。保洁说,客人往往因为沉浸于游戏,很少愿意被打扰。

电竞酒店的迅速生长一度引发了价格战,不过,这个市场何尝不是靠价格战催熟的?

一些电竞酒店面向新客的尝鲜价甚至能打到五折,而熟客或会员,则能在周一到周日享受六到八折不等的折扣力度,还有的在携程、飞猪等App上限时推出“好评再送一晚”的营销套路。

郑州某电竞酒店房间图

“现在做这个的稍微有些多了”

据李豪的说法,内涵段子和抖音都曾助推电竞酒店声名远扬,尤其是抖音上的那些短视频,新奇卖点、神秘感引发了年轻用户来电竞酒店的乐趣,这也在郑州形成了一股风潮。

不过,李豪没有料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现在做这个的有些多了,不是太好做。”

一位客人在携程上抱怨说,酒店里的水龙头生锈了,毛巾是黄的。另一位客人说,楼下有点吵,而且酒店方没有满足他想加一张床的诉求。还有的客人声称客房的气味太大。

李豪把原因归结为一点:进入门槛很低。大家一窝蜂地涌进来,服务参差不齐。

尤森特的金先生说,电竞酒店应该实现酒店的服务理念和标准,而不只是体现游戏电脑等硬件设施。

尤森特有20间客房,金先生与合伙人却投入了四百万人民币,房间的床是在家具厂现打的,大堂、走廊和房间内都装设了富有未来感的灯光,还接入了餐饮服务,定价不菲。

他们的目标是“打造高端、舒适的酒店环境”。这些意味着更长的回本周期,但他似乎很乐观,觉得差不多只要两年。

春节假期,多家电竞酒店满房或接近满房,考虑到其中有不少酒店的营业期都未过半年,倘若折扣恢复正常、人们的新鲜感消褪,或是有更多新店涌现,还能有这么高的入住率吗?

编辑 杜博奇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