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踩上快递行业新风口,95后“快二代”去年净赚超百万

iwangshang / 蒋菲 / 2018-09-28

分享:
摘要:曾经,陈义以为父亲只不过是凑巧赶上快递兴起的好时代,如今,他却深信,在时势造英雄的另一面,英雄也在造时势。

团队_meitu_6

文 / 天下网商记者 蒋菲

编辑 /翁菲

从去年4月算起,陈义赚到很多很多钱,多到足以用百万计数,而他今年只有23岁。

14年前,陈义第一次摆脱留守儿童的身份,跟着承包快递点的父亲走进城市。父亲事业成功之后,他却极度反感被人打上“富二代”的标签,他更希望人家叫他“快二代”、“创二代”,于是背井离乡去做最基层的快递员,期间辗转上饶、南昌、义乌、永康等地,吃过的苦头一言难尽。

陈义_meitu_7

去年,陈义加入中通浙江安吉网点,将大件直发业务做得风生水起,短短一年多,网点市占率提升到40%以上,每天3万票的出港量,帮他挖到人生第一桶金。

入行

陈义从小和爷爷奶奶生活在江西农村。父亲陈子文在温州摆地摊卖衣服,因为天天路过一家中通网点,一来二去结识了网点负责人,在对方引荐之下,他决定改行去干快递。

2004年,陈子文拿着在温州攒下的26万元积蓄,回到老家开办中通江西公司,刚上小学三年级的陈义也被接到南昌,与父母一起生活。

都说风起于青萍之末,但身处当时的环境,谁也无法预料民营快递将驶入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那一年,中国快递业务总量只有1.98亿件,这个数字并不包括民营快递——受政策法规所限,当时民营快递还叫“黑快递”,没有资格被收入统计年鉴。送个包裹都要担惊受怕,倘若这时有人告诉陈子文,十多年后中国一年要送出超过400亿个包裹,陈子文一定会认为他是个疯子。

那一年,刚满1岁的淘宝正在eBay的地盘上攻城略地,可两个竞争对手的用户加在一起也没有达到1000万。

这些事情,离陈义很遥远,他只记得母亲一手牵着他,一手推着推车赶到火车站,将大大小小的包裹清点清楚,再转交给接站的业务员。偶尔,母亲会在火车站附近,买上一袋江西“煌上煌”鸭脖,啃着鸭脖,陈义就无法抱怨,只能老老实实跟去菜场,帮忙往家推回一车蔬菜。

那时候,常有针对民营快递的多部门联合执法,看着执法人员没收包裹,还是个孩子的陈义又气又急,想挥着拳头抢回包裹,却被身后的父亲一把抱住。

2009年,新《邮政法》实施,确定了民营快递的合法地位。陈义那年刚上初二,这天回家,他看到快递包裹从父亲的站点满了出来,一路堆到马路上,他赶紧跑回学校,找来两个同学帮忙,为了看件,大家一整夜都睡在马路边的快件堆里,这样的场景,以后每年双11都会遇上一次。

陈子文名片上的头衔,变成了中通江西公司总经理,生意越做越大,陪伴陈义的时间却越来越少。儿子开始厌学,偏离父母规划好的人生路径,没有读完高中就走上了社会。

听父亲说江西上饶网点经营不善,陈义便毛遂自荐,去上饶网点做了一名普通快递员,那一天是2012年9月1日。

捷豹

快递员并不只是跑腿的角色,更要善于和人交流,陈子文觉得儿子年纪太轻性格太烈,并不怎么看好儿子的选择。

一天,陈义开着铁皮三轮车送件,车站里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小男孩正在嬉戏打闹,女孩突然冲上马路,一头撞上铁皮车厢,额头刮开一道口子。

陈义正陪小女孩在原地等救护车,女孩的父亲开着一辆大众途锐匆匆赶来,一下车便气冲冲地质问“是谁撞的”,陈义刚示意是自己,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连扇了两个耳光。

到了医院,男孩承认是女孩自己撞上了快递车,可女孩一家人仍揪着陈义不放。陈子文赶到医院时,刚好见到儿子被人围攻,他以为儿子又冲动了,没想到陈义二话不说,拿出手机,开始播放录音,里面既有男孩的证言,也有对方家长辱骂的言语。

陈子文开始重新打量儿子,觉得他不再是那个只会冲动打架的孩子,遇事能够理性处理。

2013年,恰逢南昌六部网点要转让,陈义心想别的快递网点一年能赚二三十万,自己再不济也能赚个十几万吧,便向父亲申请66万元创业资金,想买下网点经营权。陈子文起初并不同意,直到儿子说“干不好是我的事情,不给机会就是你的问题”,他才勉强答应。

陈义接手南昌六部网点的第一天,前老板便带着驾驶员跑了,偌大的网点只剩三个操作员。人不够,只好自己顶上,每天开车拉件派件,陈义一天只睡两个小时。

睡眠不足难免影响行车安全,一次开到拐弯处,陈义没看到视觉盲区的一个大棚,车子避闪不及擦到棚子,虽然没伤到人,却惊扰到了里面的赌徒,四五个赤膊大汉丢下扑克气势汹汹追了出来,陈义只好一边赔着笑脸道歉,一边掏出一千块钱破财消灾。

“没有经验才叫挫折,而困难和挫折总是一拥而上。”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陈义一个人躺在被窝默默流泪。

后来,陈义拉上同学的姐夫帮忙,又逐渐搭起一个团队,终于解决了派件延误问题,网点开始正常运转。

每周五,陈义都会组织公司员工和二级网点相关负责人开会 (2)_meitu_8

2013年下半年,中通开始推广电子面单,陈义成了江西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自掏腰包,为日均超过100票的大客户装上软件和打印机,电子面单每票能省五毛钱,一个月走30万票,就节省了十几万成本。

2014年,陈义以200万元转让了南昌六部网点,其中100万元连本带息还给父亲,剩下的钱给自己买了辆捷豹,“我能看到南昌六部网点的天花板在哪里,没办法继续突破,我要去寻找更大的发展平台。”

大件

2015年,陈义带着团队来到浙江义乌,做起快递外包业务。

义乌是全国小商品集散地,也是全国电商重镇,快递量常年仅次于广、上、深、杭、北之后,位列全国第六位,市场竞争异常激烈。

久而久之,陈义发现义乌快递业虽然发达,可都以小件为主,大家都不怎么待见大件。陈义遇到一个金华的客户,专门卖微波炉炉架,炉架体积不大,重量却不轻,平均一个包裹就有7公斤重,眼看着这位客户在自己的帮助下,短短一年将销量增长十倍,陈义看到了一个机会。

陈义和团队商量后,果断放弃小件市场,主攻大件,陈义团队负责收货,再由第三方车队把货送到直发车网点。

包裹分拣工作对陈义来说并不陌生 (2)_meitu_9

9米6货车里装满哑铃、木板和架子,有时重达十五六吨。陈义的仓库门前有一条避不开的烂路,每次货车进出,一边车轮常会陷入足有半米深的烂泥,眼看着货车要侧翻,陈义只能跟大家一起,先把货物一件一件卸下,等车顺利开出去,再将货物一件一件地码回车上。

2016年开年,由于永康网点直发车队缺乏管理,陈义团队的货物压了几天都发不出去。情急之下,陈义跑去跟网点负责人争论如何管理,对方不咸不淡地回了句:“要不你来弄!”

这句话刺激了陈义,他决定做大件直发,把大件快递的上游环节掌握在自己手中。

3月1日,陈义团队正式进驻永康网点,负责直发车管理。“接手的前一天,我先带着团队把积压数天的漏捡快件及时清场发走,随后又整改了流水线布局,每天带着团队在一线,参与卸车、分拣、装车等工作,加班加点,一星期后,永康网点操作部恢复了正常运营。”陈义回忆。

然而,陈义刚在永康站稳脚跟,便碰上当地快递市场格局大变,陈义觉得没有生存空间,刚好听说中通安吉网点的老板萌生退意,他仔细一问才知道,安吉是“中国椅业之乡”,全国最大的办公椅生产基地,同时又连续多年被评为“中国电商百佳县”,电商创业氛围浓厚。

椅子和沙发,都是最典型的大件快递,可安吉的大件快递市场却被“快递黄牛”霸占,因为安吉没有网点做大件直发,当地的电商客户们只能把货件交给黄牛,靠黄牛找外地快递公司帮忙转运。

每当双十一货物爆棚的时候,外地快递公司就会优先服务自己的客户,黄牛拉来的客户件,他们要么拒收,要么收了不发。2016年,安吉一家企业就吃过大亏,黄牛把货物拉到江西让一家知名快递公司发送,结果却被卡在江西整整一周发不出去,不但收获差评无数,还失去部分忠实客户,可谓损失惨重。

疯长

2017年4月,陈义来到安吉,第一件事是成立市场部,开拓大件直发市场,“如果我们发车去杭州中转,安吉发杭州每公斤运费差不多两三毛钱,而且中转费用高昂,不利于市场竞争,不如我们自己直发,这样速度更快,还能给杭州中心减轻分拣压力。”

从此,安吉的电商客户不需要让货再去别的城市多跑一趟。而且陈义给这些客户的运价,比黄牛便宜十到二十元一件。

半年后,陈义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接手了中通安吉网点,拥有80%股份的他成为安吉网点最大的股东,也是该网点负责人。

陈义展现了95后雷厉风行的一面,他将原来40多个承包区合并重组为直接管理的15个二级网点。二级网点负责所有收派件工作,产生盈利也直接归属二级网点,而安吉网点只负责转运,只收取转运费,承包区的积极性一下被调动起来。

夜里是安吉公司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候_meitu_10

除了二级网点的客户,陈义手上只剩下三家直营大客户,都是淘宝天猫的头部商家,主打电脑椅、电竞椅、办公椅等产品。

为了把控网点经营状况,陈义花了大量资金和人力在网点IT建设上,他对数据管控部格外重视。数据管控部每日产生30余份的各类数据报表,计抛费、中转费等都能清晰地显示,直观反映每日的盈亏状况。

曾有二级网点,将4米2的车牌号套用在9米6的货车上,车牌扫描时,录入的车方依旧为4米2的车方,偷方行为让中通安吉网点7天损失了60万元,陈义从报表上看出异常,最后顺藤摸瓜查出网点,让其补齐漏交的费用。现在,陈义养成了看完所有报表再入睡的习惯,每次看完报表,时针已指向凌晨4点。

包裹分拣工作对陈义来说并不陌生_meitu_11

短短一年,中通安吉网点的市场份额达到了40%以上,日均出港量从最初的几千票涨到了3万票。自2017年10月起,安吉网点成了一个小型的转运中心,目前通过安吉中通寄往全国各地的各类座椅足有300万把,另外还有白茶10万斤,竹席200万条、其他农副产品万余斤。

陈义证明了自己,也因此与父亲和解。曾经,陈义以为父亲只不过是凑巧赶上快递兴起的好时代,如今,他却深信,在时势造英雄的另一面,英雄也在造时势。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